彼方

人间五十年

[有保]如果是童话




他们总是说着任性的小鬼啊任性的小鬼再不着痕迹地摇头叹气。
然后保鲁夫拉姆一挑眉别开脸去,窗外满目的阳光灿烂。再稍稍移动视线就正对上刚从桌面上堆积的文件中抬起头的黑发少年的目光。

有利略显僵硬地牵动了一下嘴角。勉强算得上是微笑的神情。十足的敬畏。
对于这位漂亮的魔族少年的感情绝对不能说讨厌,甚至还可以称之为喜欢。但这些都不是关键。

有利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童话。就算故事的结局不是惯用的王子和公主一起幸福地生活也绝不会是王子和王子或王子和魔王共同迈进教堂。

所以说牵扯上婚约者三个字之后一切情况都变得复杂。

保鲁夫飞快地低头,视线在地面上掠过,复又抬起。一贯的桀骜表情似乎没有变化。
“我去同伊丽莎白告别。”
他咬了一下下唇,说。
随后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有利听着靴子踏着厚重地毯发出的沉闷声响渐渐远去才突然想起就在先前自己为了这件事险些没命。但他现在唯一的反映只是看着那个走远的金发身影发呆。

童话里的情节早已模糊不清。

花瓣在风中散落,一地的浅粉嫣红。天空是通透的蓝色,保鲁夫偶尔会想另一个世界的天空是否也是这样的。不远处的秋千吱呀吱呀,像流过的时间一样不紧不慢悠悠晃动。一回头就只有模糊了的面容。

伊丽莎白神色平静。

有时候放手其实比想像中的简单许多。

如果是童话,通常要用很久很久以前开头。
伊丽莎白的童话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同样盛开着鲜花的季节开始。
如果是童话,通常结局是王子和公主一起幸福地生活。
因此伊丽莎白不再相信童话。
如果是童话,只定格在多年前蝴蝶轻巧地飞过的时候。
最终不过是枉然一场。却心甘情愿。

仅仅因为喜欢了。等待或是追逐或是可能的受伤都接受得从容而坦然。

所有人都一样。

“保鲁夫拉姆哥哥,请一定要幸福。”
临走时女孩站在花丛间对着他淡定地微笑,风绕过纠结的金色长发。
所有的心情都还脉络分明地印在心底某个角落。喜欢本来就是可以回避却不能轻易丢弃的东西。但她只要他幸福。

保鲁夫略抬着头,正对着太阳的方向,于是眼睛微微地疼痛。连一句谢谢都那么骄傲地卡在喉咙口。怎么也发不出声。

他喜欢这个妹妹。可是不一样。
那不是她想要的喜欢。
于是他又任性了一次。

他们总是说真魔国的前三王子是个任性而倨傲的孩子。

可是并不只是这样的。
并不只是任性而已。

保鲁夫在想是否总有一天自己也会不再坚持。
他固执地坚持着那个故事,所希望的结局却看似遥遥无期。

只是那之后几天的事。
他们吵了起来。

事情的起因保鲁夫想不清也懒得回想。似乎有利说了句解除婚约然后再被他用一连串的笨蛋菜鸟驳回。
上演过无数次的对话。

但这次有利好像生气了。

“保鲁夫拉姆为什么总要这么任性?”不容反驳的语气。
他皱紧眉头,脸色难得地透着愠怒。

保鲁夫蓦地抬头,剔透绿眸定定地注视着他。

“那么,你希望我怎样?我还能怎样?”
他的声音很大,却显得干涩。

玻璃器皿随着挥起的手乒乒乓乓碎了一地。散落的碎屑映着黑发少年错愕的面孔。反射出的光晃得眼前有些模糊。
保鲁夫头也不回地甩门离开。被碎片划破的指尖生生地疼。

身后的人慌忙间伸出的手挥了个空,于是心里也跟着空了一大片。
有利突然就开始后悔了。无论是刚才说过的话还是解除婚约的事。

他所希望的结局果真遥遥无期。

保鲁夫安静地立着,脚下踩着迎宾楼的木制地板。
他扬起头好让头发不再遮挡住视线。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伊丽莎白对他说请一定要幸福,那时女孩微笑着声音却有些许哽咽。
熊蜂发出可爱的叫声蹭着他的脸颊。保鲁夫突然想说对不起也许那些幸福我抓不住。

如果是童话,是否任性骄傲的孩子就不会有人喜欢?
如果是童话,是否任性骄傲的孩子总不会幸福?

可是……

如果一直追逐着也是任性。
如果希望某个人喜欢自己也是任性。
如果喜欢着也是任性……

窗外开始下雨。大滴的雨点在池中溅起晶亮的水花。潮湿的气息弥漫,像是伤感绵延不断。
熊蜂们挤挤挨挨靠近他身旁。保鲁夫倚着墙角想也许某个笨蛋现在应该高兴,没有任性的家伙紧跟在身边总算找得片刻安宁。

然后抱起膝睡得昏昏沉沉。

保鲁夫不知道有利怎么就找到他了。睁眼就只发觉自己的脑袋正搁在某个不算太宽的肩膀上。有些暧昧的姿势。
保鲁夫还没有想过从此一个人离开走远,虽然这个念头曾经一闪而过但至少刚才他还没这么想过。因此他不明白为什么面前的人这样盯着他好像看到自己会消失了一样。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嘀咕了一声笨蛋。

黑发少年没有反驳反而看似十分高兴地咧着嘴笑。
“还是比较习惯你这样。”
很不正常地挂着万分欣慰的神情。

笨蛋果然是笨蛋。保鲁夫不屑地哼了一声。心里好像卸下了重物一样。

“呐,保鲁夫。”不容分说地扳过他的肩膀,自顾自地说下去。“如果我说早上那些话以后我不会再说了……”
“够了!”不耐烦地打断他。
“可是我想说对不起啊。”委屈的声音。
“……我不是想说这个。”额前开始冒青筋。“你想持续这种动作到什么时候?!”视线锐利地扫过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声音提高了八度。
“其实只是想这样试试所以……”无辜地眨着眼睛。

“……笨蛋!”

黑发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稍微收紧了手。
于是只在一瞬间言语就成了多余的东西。

“笨蛋笨蛋笨蛋……”话语间渐渐混杂了些许鼻音。
保鲁夫埋下头,细软的金发浅浅扫过他的脖颈。

窗外的雨开始稀疏。逐渐澄净的天空中有流云缓缓游弋,干净得好似童话。

尽管所有的事从一开始就不是童话。
但已经无关紧要。
幸福可以存在于童话之外。

-END-
  1. 2008/03/13(木) 17:12:48|
  2. | 引用:0
  3. | 留言:0
<<[有保]It's only the fairy tale(一~二) | 主页 | [有保]朝颜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9-5d99f6a2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