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FS4楼紫]浮生(11~12)

……请叫我真·废柴(挖鼻


十一

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更多时间里是盘古之灵在听着帝台兴致勃勃说个没完。

天是蓝的水是清的树是绿的,天界有白梅终年不败纷落如雪。这大千世界是何种模样,他终日睡了醒醒了睡从不曾见过。于是他只是懵懵懂懂地听帝台说得滔滔不绝,末了摇摇头很是无辜:“我出不了盘古之源。”换得对方半晌沉默。
可随即那俊朗的天神就收了玩世不恭的神色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小盘古你放心以后本天神一定设法带你出去好见识这世间种种!”
他说以后。盘古之灵默默想着以后这词听起来真不错,然后继续安稳呆在那片无边无际的混沌之中每天同帝台饮酒对弈听他天南海北地扯。白衣金发的天神偶尔会出了神似的久久注视着他的侧脸,尔后笑弯了一双桃花眼不住地念念叨叨,小盘古小盘古以后本天神带你去看我的神山休与。

谁知就再没有以后了。

他终是再度陷入沉睡。没有见到水清天蓝白梅胜雪也没有见到那人的神山休与。
心中只剩了一句为什么,反反复复,问了千年。

十二

楼澈提出要一起去一趟神山休与时紫丞并未感到惊讶。当日他从盘古之源归来之后楼澈便死活要他放下担子开怀玩乐,想来这次也是楼仙人兴致来了又要故地重游。只是正巧碰上魔界事务正繁多的时候,只得温言道紫某一时不得空闲还是日后再同楼兄一道前往怎样。楼澈却是出乎意料地没有立马跳起来教训他弹琴的你怎么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也没有软磨硬泡到底,只是一脸恍惚地点点头,讪讪应了句那本大爷一个人去喝酒了。说罢拎了酒坛子晃出门,青白衣衫飘飘摇摇,硬生生在这碧空白云微风和日的大好天气里显出一副凄风苦雨的惨淡模样。
如此反复了几日,倒是紫丞先顶不住了。
于是楼仙人又一次拉着西魔君扬长而去。只是苦了劳碌命的首辅大人远远望着一青一紫两道背影,不由铁青了一张脸。

途经长安时刚巧赶上今年的上元节。倒是正好兑现了之前那句一起去看灯会的承诺。

历经数百年人世变迁的长安早已不复当年模样。思及此饶是西魔君也不免有些感慨。只是还不等他感慨完一转眼楼澈已托了盏灯冲他笑得见牙不见眼:“诶诶弹琴的你可记得从前我们也看过灯会,那时候你别扭着不愿来还得劳烦本大爷……”他自顾自说着,紫丞却径自出了神。

那该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那时他对楼澈尚且满心算计提防,仙魔之别魔族大业万千子民的性命迎面砸来几乎将他压垮,可偏偏楼澈兴高采烈拽着他往人群中跑的那一瞬间他竟有了错觉。
觉得自己不再是魔族少主,而仅仅是“紫丞”而已。
如今面前的长安早已是人事全非,他的心境也大不相同。只是千百年了陪在他身边的却还是当初那个咋咋呼呼的怪仙人。

从不曾改变过。

楼澈久久不见对方回应,映着灯光又见紫丞眼底似是隐约水光浮动,只当是他这闷葫芦又藏着什么心事,不免有些慌神,当下急急转了话头:“不说了弹琴的咱们去放河灯!”说罢急匆匆抓了他手腕又要往河边走去。

紫丞眸光一动,朝他摆摆手,说话间温和笑意已染上眼角眉梢。
“……自然记得。昔日种种,紫某从不曾忘记过。”
楼澈还来不及感动,就见紫丞的笑容愈发温和起来。
“而紫某记得更加清楚的是,当初那灯会赏到最后,楼兄不知怎的就与人比划起拳脚来,更是为那年的上元佳节增色不少——只是可惜了被楼兄砸烂的那些花灯……”

楼澈闻言脚步一滞,嘴角不由自主抽了一抽。弹琴的这阵子似乎以没事戳戳他的心肝肺为乐,戳完了还一脸“在下谦谦君子端方如玉”的无辜样,硬是让他憋着满肚子闷气也发作不起来。只是楼澈也是天生粗枝大叶的性子,不多久就把刚才的事丢到了脑后。

况且既然来了,无论怎样这河灯也还是要放的。

紫丞点了灯送进河里,见它顺着水流悠悠往远处漂去,不消多久就汇进他人的灯里,再分辨不出了。直起身来时却见楼澈难得的一脸飘忽神情。他也不点破,只不经意般提了一句人界有放河灯祈愿的习俗。然后又问:“楼兄可还有什么未了心愿?”
楼澈挠挠头嘿嘿一笑:“弹琴的你都回来了本仙人哪还有什么心愿——”说着似突然想起什么一般顿了一顿,目光又有些飘忽起来。紫丞不言不语,只静静立在一旁听着他喃喃低语。

“弹琴的,你知道先前那勾芒老头硬塞了些莫名其妙的记忆给本仙人。神山休与是从前天神帝台的住处。本大爷不知为何就是觉得一定要和你再去一次,否则心里有些事总放不下。”

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紫丞却听得明白。一时间两下无言。眼前是流水浮灯星星点点,看着看着就晃了神,仿佛天幕之下只剩两个人,周遭人来人往欢颜笑语同他们再无干系。

最后是楼澈轻咳一声打破了沉默。

“不过弹琴的——”银发的仙人刻意拖长了语调,一手已握了紫丞指尖在掌心,稍一用力便将他拉到自己身边来,一双眼映着满街灯火笑得晶晶亮亮。
“楼澈大爷我可比帝台那家伙厉害多了不是!”

次日便到了神山休与。楼澈早没了昨日放河灯时的恍惚神态,刚到入口处便一刻不停地念叨个没完:弹琴的你说我们是先去东边还是西边,是要再去帝台天盘要不索性先去休与之巅看看风景……算了弹琴的你跟着本大爷走就好——

“这神山休与本来就是本仙人前世的地方,可不就要本仙人带着弹琴的你走才对!”
仙人说得得意洋洋,还不忘回头拉紧了魔君。青衫银发,衣角翻飞,神采飞扬。

紫丞微微一笑,反握住他的手。

“一切依楼兄的意思便是。”

他从未告诉过楼澈在盘古之源的那些日子里他总是会断断续续做着一个梦。
那确确实实是不属于紫丞,而是千年以前的盘古之灵的梦。

白衣金发的天神站在前方伸出手,他的笑容闪闪发亮好像能驱散那无际的黑暗,在风中他的衣袂飞扬如同他曾经形容过的云彩。

——小盘古,本天神带你去看我的神山休与。

像穿越了无数岑寂无声的年岁。一眼便是千万年。

TBC
  1. 2010/04/25(日) 15:26:19|
  2. | 引用:0
  3. | 留言:0
<<1拖12! | 主页 | 阿久嗨皮波斯待>>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72-c94f0f26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