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巧晶]冬末




下雪的情形巧海是见过许多次的。

先是很久很久以前。晶亮的雪在窗外的地面上成片成片地堆积,小小的孩子站在屋子里的窗边长久地观望。冬季的玻璃窗子上有水汽氤氲一片,于是眼前的景物就模糊起来。隔着窗子还能看到冬日的阳光,很淡却极有精神的样子,精神得让人莫名的有些沮丧。然后巧海就将掌心按在胸前,想自己是否是真实地存在着,之类的事情。

只是再想起来的时候这些都已经是模糊不清的回忆。

之后就是在那所异国的医院里。雪花像从前一样一片一片落着,透过窗看上去像是挂在墙上的画。手术后住院休养的日子多少有些无聊,巧海开始习惯对着窗外一片一片数着雪花,数到依稀是第一百或是一百零一片的时候他转头,晶正用很帅气的动作干净利落地削着水果。忍者的本领除了战斗以外还可以用在其他方面。例如这些。
然后巧海就微笑了。再然后晶抬头瞥了他一眼又显得别扭地转移开视线。最后就是两个孩子一同盯着窗外的雪,举动间有掩饰不住的慌乱,两张面庞上同时浮起不自然的红晕。

而这些都是清晰得触手可及的。就好像他现在打开窗子伸出手掌就可以真实地感觉到落在手心的清凉的雪一样。

地面上的积雪已经很厚。站在窗外的巧海望着蔓延到远方与天际相接的成片纯白色笑得惬意而满足。
那是几秒钟之前的事。而现在的情况是他和晶面对面站在雪地里。墨绿头发的女孩对着红头发男生冻得通红的手指以及肩挨着肩并排立在地面上的两个小小雪人不断地皱着眉。

咬牙切齿,或者无奈。

在一开始她教训巧海不像男人却被询问是否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晶就知道对着那张笑意温和的脸咬牙切齿也是徒劳。
然后在那个黯淡的夜晚男生一如既往地温存地笑着说和晶君在一起那也没关系的时候她开始无奈。心底的某一处被那样的笑容牵扯着无奈地疼痛。却还是什么都办不到的。

所以说这两种情绪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性作用。

于是接下来巧海就看见墨绿头发的女孩很轻地叹气,再拉过他的双手,握好,连同她的手一起放进大衣的口袋里。当然没有多少好脸色,却始终掩盖不了眼底的一丝柔和。
温暖的感觉。

“晶、晶君……”
“……别吵……!”

雪地里的两个孩子又不约而同地微红了脸颊。一个别别扭扭地将头撇向一边,一个慌乱间低着头径直看着地面。雪下得接连不断,两双眼瞳里映着雪光。天空的一角微微有淡金色的阳光从云的缝隙间露出来。

半晌晶复又开口。想岔开话题一样。

“就是为了这个?”撇嘴,眼睛瞥了下地上的雪人。
“只是突然想到的所以……”男生眨了下眼,看向相同的方向,像还在思考着什么似地停顿了一下。
然后他突然红着脸笑起来。
“总觉得漏了什么呢。”
他有些慌张地抽出一只手,半蹲下身子,在雪人前的空地上划了几个字母。

巧海没有看到晶的表情。只知道他的另一只手蓦地被握得紧了一些。
像是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晶也俯下腰,墨绿的发丝遮挡住半边泛红的脸颊。在下方又接了一行字。

于是某一年的冬季两个孩子手拉着手站在弥漫了天地的成片纯白色里不好意思地相视而笑,很浅阳光铺洒下来落进他们的眼眸中,闪闪发亮。

他们说这就叫做幸福。

窗外的雪已经停了。

巧海一手托着腮想了片刻,在给舞衣的回信上写了几个字。
谢谢姐姐。以及,我现在很幸福。

是和那些落下来的雪一样柔软干净的幸福。

阳光在地面上覆上一层金色。浅淡却温暖。纯白色的积雪晶亮,一点一点地消融下去。
雪地上的那些字迹便逐渐地模糊了。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依旧会在一起。就像现在。

Takumi and Akira
stay together forever

雪融化了。巧海这样想的时候才发现现在早已经是冬末。
就在人们还来不及觉察的间隙里冬季已经快要结束。

然后,就是春天了。

-END-


  1. 2008/03/13(木) 17:10:55|
  2. | 引用:0
  3. | 留言:0
<<[有保]朝颜 | 主页 | [巧晶]春日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7-c4aa5c5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