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FS4楼紫]浮生(8~9)

拉灯党自重啊这样都能卡一周我好去自动死一死了(摔




魔界有归墟泉。灰红的天,深黑的地,大片大片的彼世之花火焰一般盛开灼灼。

那几日楼澈没事便提了壶酒来这附近溜达,一边晃悠着一边不着边际地想倘若真让他见着了个像那人的紫发小孩,究竟是该冲上前抓住就问弹琴的你还记不记得本仙人,还是要很没品地摆出人口贩子的架势笑眯眯凑上前:小紫紫过来楼哥哥接你回家了。思来想去也得不出个结论,反倒被自己想象出来的场景冻得直打颤。然后偷懒的代理魔君就被揪了回去。

鹰涯照例凉飕飕瞥他一眼哼了一声不再说话。琴瑚用看笨蛋的眼神看他:“怪仙人难道你不知道吗,盘古之源还没消失少主就一定还在里边,又怎么会在归墟泉……”提及少主二字小姑娘原本亮晶晶的眸子瞬间黯了黯,眼看着又要哽咽不成声。楼澈见她这副神情也不好再同这小丫头吵,反驳的话刚到口边就硬咽了下去,生生憋成了一肚子闷气。最后还是黑豹形态的宵明慢悠悠从几人面前晃过,一甩尾巴又是一叠公文。楼仙人随即苦了脸,认命地继续免费劳工生涯。

没人对代理西魔君实际上是个货真价实的仙人这码事抱有哪怕一丝疑议。那个嚣张自大口没遮拦的怪仙人带领着他们重整魔界,就好像他从前总会坚定地站在他们的王身边那样理所当然。
一晃也就是百来年。仙魔之分早已经土崩瓦解,骄虫耕父那帮人大约是觉得这么个大好劳动力不牢牢拴在魔界委实太可惜,十年如一日地给楼澈介绍门当户对的姑娘并且乐此不疲。楼大仙人自然抵死不从,被逼得急了索性一挥笔掀了桌子开始口不择言:“本大爷还要等弹琴的回来说什么也不会娶亲的!”

一语惊四座。

琴瑚瞪大了眼看他,一句“怪仙人……”木呆呆地滑了出来,好像她到今时今日才刚刚认识这人一样。楼大爷正兀自得意:怎样小姑娘独眼鹰你们都被本仙人感动了吧都忘了说话了吧。还没得意完蹴鞠已经往他脑袋上招呼了去,小丫头转眼开始面孔狰狞:“……就算你这么说琴瑚也绝对不会把少主让给你!”

只是在那以后也再没人拿娶亲的事烦他。楼澈乐得自在,继续驻守魔界被首辅大人使唤当劳工,继续同鹰涯琴瑚抬杠,继续酿他的薰风继续去月陵渊喝酒。
以及……继续等着某个人。

紫丞在魔界的居所同落仙谷的那间布局装饰完全一致。楼大仙人亲力亲为把那些个书桌笔墨古琴琴谱一齐都搬了来,一件件摆放得整整齐齐,顺便一手包办了修缮打扫事宜。他一想到日后弹琴的回来见到这一切时可能会有的惊讶表情便会不由得意地大笑出声。笑着笑着神情中却平添了几分萧索,回头还是继续对着怀音没完没了地念叨弹琴的弹琴的你这回欠本仙人可多了看你回来了要拿什么补偿。

话虽这么说,也不过是想着等那人回来了必定要一起饮酒畅谈到天明,也许还能去从前跑过的那些地方故地重游一番,要不干脆痛快打上一架。怎样都好。他只想等着他。
他们之间的孽缘从前世延续到今生,狗血淋漓不断到最后竟说不清究竟是谁伤了谁谁欠了谁谁负了谁。上辈子他杀了他,这辈子他上天入地跟着他跑,他最后离开了丢了魔界给他,他每每想要抱怨却发现无从说起。仙魔的寿命无穷无尽。纵然是平白蹉跎了漫长光阴他也只想等着他。

入夜了月光从窗子外漫进来,落了满地的银色霜华。

琴瑚说少主想来浅眠。原先尚且好些,自从先王离世全族人的希望都落在他一人肩上之后更难有睡得安稳的时候。她和鹰涯便每每要在夜里来他房外走一趟替他关紧窗子放上安眠驱虫的熏香。即便不知道能有多少用处。他们总是希望那个被他们视为至亲的沉静少年能多少依靠他们一些。这个习惯即便在紫丞离开了之后也被保留了下来。小姑娘说这样就像少主还在一样,说不定那天早上一推开房门就能看见少主对他们微笑了。

一坛子酒很快又见了底,楼澈退出那间一尘不染的屋子,临走前想起了什么一般在门前顿了顿。然后伸手关紧了窗。

都是习惯。从前是他们的,现在成了他的。包括守着他的世界他的子民,包括薰风,包括月陵独酌,包括无数根深蒂固的琐碎小事,全是不知什么时候就深扎进了心里再也磨灭不掉了的。

那家伙永远都是这样。摆出一副温文儒雅冷静沉稳的模样欺骗世人,骨子里却任性执拗到让人直冒火的地步。葭萌关上自顾自地决裂,雨苍山里自顾自地支走他们自己去送死,最后还自顾自地撇下他一人进了盘古之源。亏他楼大爷救了他跟着他护着他还掏心掏肺对他说了无数次有事不要一个人扛他们可以一起分担,敢情全被丢进了盘古黑洞。

只是他也早习惯了那人的任性。

那么便再等上一回又有何妨。



紫丞终于开始后悔。
西魔王千算万算却偏偏忘了原来楼大仙人的酒品还是千年如一日的差。至于为什么仅仅是像从前一样一同喝了几杯酒会发展到如今这种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也着实始料未及。

紧紧箍着自己的双臂沉沉压在身上的重量和停留在颈项边的温热气息无一不在提醒着他现在的情形并非梦境。有人没知识没常识灌了几坛子薰风后就只剩下本能。于是紫魔王处境堪忧。

无暇思及更多。楼澈一只手已顺着他的长袍下摆探了进来。掌中由于常年握笔而生了的茧摩挲着肌肤令紫丞不由自主地轻颤了一下。尚残留的一丝理智叫嚣着要他立刻推开身上那人,刚一用力,抬眼却见楼澈正怔怔望着他,一只手掌缓缓抚上他脸颊。

“弹琴的,你在的吧……”

耳边的声音恍恍惚惚似在梦中,句尾竟不确定般带了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

傻瓜。

他目光闪了闪,终是认了命般不再反抗。有些吃力地抬起一只手,一点一点握住了楼澈停在他颊边的那只,十指相缠。转眼就见那笨蛋仙人松了口气一样咧出一个大大的明朗笑容。

傻瓜。

他微眯了眼仰起头与那人四目相对,一抹温润笑意滑过唇角。一声低叹。
“楼兄,莫非事到如今你还觉得紫某会再次消失不成。”

然后又再次落入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罢了。他想。默默转了头看窗外月色旖旎,如水般漫过了眼前银白的发熟悉的眉眼,晕开了一片温柔缱绻。
都彼此守候了千百年,待到天界落梅如雪人间沧海桑田。如今可还有什么好逃避的呢。

他记得他在盘古之源里那无数个日日夜夜,没有声音没有光亮只有淹没一切的死寂。他时常会想起某人明明怕黑当日却偏要代他踏进这里,还头也不会走得万分潇洒,若是知道了他最后还是逆转时空改了结局必定会气得直摔笔。他的心里异常平静再没了前世那种无边无际的憾恨。

原本当真是抱着从此永不相见的念头。岂知千年一瞬竟还能相逢如初见。

彼时正当年少轻狂,一个初涉凡尘,一个满心算计,月凌渊匆匆一瞥,仙士驿馆内遥遥相望,都只道遇上了个难得有趣的对手。
谁曾料想只一眼,便是一生痴缠。

疼痛如预期那般袭来时紫丞下意识地咬紧了下唇,楼澈探上前亲吻他。唇齿相依。他伸出双臂环住对方,安心地阖了眼。

夜色岑寂无边。

次日楼澈哇啦哇啦地叫弹琴的本仙人不是有意的本仙人平日里喝酒明明从来都千杯不醉,说完了也不等他做出回应就又一把搂过来,笑得张狂:“不过弹琴的本大爷可说了这回一定再不会让你离开的了。”
紫丞无力挣开也只任由他抱着,有些无奈地扫了眼横七竖八丢了一地的酒坛子。

楼仙人是否千杯不醉有待商榷,成功将自己入赘魔界是真。琴瑚哀哀凄凄念了无数遍琴瑚的少主被笨仙人拐走了。这是后话。

只是不知当日究竟是美酒醉人,还是人自醉了。
TBC
  1. 2010/03/14(日) 21:28:19|
  2. | 引用:0
  3. | 留言:1
<<[FS4楼紫]浮生(10) | 主页 | [FS4楼紫]浮生(1~7) >>

留言

口胡好虐|||
乃的温情路线乃的亲妈精神呢呢呢呢呢呢都浮云了吗吗吗吗吗吗吗*翻桌
  1. 2010/03/14(日) 22:04:15 |
  2. URL |
  3. AA #-
  4.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64-88d615aa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