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OG]初音




周末的早上天气晴好。向日岳人捡到一只猫。

虽然完全没有联系,但那一刻向日的脑子里确实翻来覆去只想到这么两句话而已。



他和芥川在街头网球场的一角拎着球拍面面相觑。刚才那一小团毛茸茸灰扑扑的生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紧跟着不放,摇来晃去蹭着他的裤脚,咪呜咪呜叫得楚楚可怜。

甩不掉,赶不走,打不下手。于是看似只剩下暂时收留一条路。

带回家显然不可能。姐姐是过敏体质,他还不想连人带猫被扫地出门。

身边的芥川似乎又开始呈现昏昏欲睡状,边揉眼睛边嘟哝小岳人我把它带回去养吧。向日想也没想就坚定地否决了。绵羊能否养猫这个诡异的论题究竟能得出什么结果暂且不论,面前这只绵羊能照顾好自己至今都没有睡倒在路边被人顺手牵走已经要感谢上帝了。



天空中的云朵慢悠悠地飘着遮挡住太阳再慢悠悠地飘走。风一经过树的叶子就哗啦啦往下落,一片两片三四五六片。芥川直接倚着墙睡着了。猫咪依旧转着圈叫得柔弱宛转哀怨凄凉。

向日思索了片刻从背包里翻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习惯性地歪了歪桃红色脑袋,眨眨眼,齐眉刘海下笑容十二万分的纯良天真。

“哪,侑士侑士~”

凡事总归要有个解决办法。



忍足接通电话的那一瞬间不详的预感就铺天盖地涌上来,挡也挡不住。认识也有些年头了,一般来说自家搭档会用这种语气喊他绝对不是什么好预兆。话说回来那小孩也只有要找人帮忙时才会想起他。万能的忍足侑士君扶扶眼镜一阵感慨,还没感慨完那个无比熟悉的轻快嗓音又从电话里蹦了了过来。



“侑士一个人住一定觉得很冷清很孤单很寂寞很无聊吧。”

“……”

“所以多一个新成员侑士也一定不会介意的吧。”

“……我说岳人……”忍足刚准备开口对方已经挂断了,冒到嘴边的半句话硬是没说出来。



……岳人难道你叛逆期到了打算离家出走让我收留。

直到红头发的漂亮少年手里拖着绵羊脚边跟着猫精神抖擞出现在他家门口拽着他的衣袖说侑士你能不能暂时收留这只猫之前,忍足始终都只想到了这件事而已。

所以说忍足同学根本从一开始就猜错了方向。

天才偶尔也会有判断错误的时候。



忍足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单人公寓。家人都在关西。独自一人倒也过得悠闲自在,什么冷清孤单寂寞无聊纯粹是向日那家伙在胡扯。不过多养一只猫也算不上坏事。忍足这么想着在沙发上转了转身打算挪个位子,趴在他膝盖上的猫甩着尾巴轻巧地跳了下来,抬起乌溜溜的眸子瞄了他一眼,三下两下把茶几上的零食扒拉得乱七八糟。忍足越看越觉得那副嚣张神态实在似曾相识,分明就是他每天都要见到的某人的惯用表情。



“啊啊,这么说来……”



墨蓝发的少年向后一仰又整个倚在沙发靠背上,藏在平光镜片后的眸子一点点弯成了温柔好看的形状。



“果然是岳人捡回来的猫呢。”



向日往忍足家跑的频率明显比之前更多了。问起原因那小孩一脸理直气壮:“因为我要监督侑士是不是有对我的猫负责啊。”

……什么话啊这是。忍足狠狠地呛了一下。打算敲敲那颗脑袋,想了想,伸出的手还是在空中划了半个弧最终落在身侧。下不了手啊下不了手,某天才还没来得及郁闷向日就突然抱起猫双眼扑闪扑闪地望过来。

“侑士你说给它取什么名字好呢。”

然后一人一猫齐刷刷抬头望着他等答案。樱桃红的向日岳人的眼睛,黑漆漆的猫咪的眼睛。忍足不假思索给出了回答。

“那就叫GAKU CHAN。”

“……诶?”

“因为是GAKUTO捡到的呀。”



向日还没来得及抗议“那养在YUSHI家里为什么就不能叫YU CHAN呢”就被忍足端出来的巧克力蛋糕收买去了,放下莫名其妙被定了名字的猫三两下跳下沙发直接奔向目标,其他事一时都抛到了脑后。忍足一边嘱咐地板很凉记得穿拖鞋一边表情僵硬地想我堂堂冰帝天才怎么好象似乎貌似……已经沦为保父了呢。妹妹头小孩脚下一滑正好撞进他怀里,一低头,灼灼的桃红色占满了视野。



一瞬间仿佛牵扯了无数回忆交织成网无限延展开来。



樱吹雪漫天飞舞遮挡了视线的四月份。有着水蓝色清澈天空和明晃晃温暖阳光的早晨。他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接住跳得老高的小个子少年。

“侑士你看你看这就是我的月返,怎么样很厉害吧~”

穿着队服一头耀眼红发的向日冲他扬起脸,笑容三分嚣张七分明朗。

干净得让他险些失了神。



之后的某一天,也许是嫌弃伙食不合口味,也许是住得闷了开始赌气,又或者干脆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总之养在忍足养的猫离家出走了。这是忍足同学一天不见GAKU CHAN踪影后得出的最终结论。



下午的网球部的训练中向日没留神扭伤了脚。仅仅是跳到半空时不小心稍微分神思考了下猫要怎么离家出走这个高深问题,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直直撞向地面。被送到保健室上了药裹好纱布,厚厚地缠了好几圈,拿手掌碰了碰满是粗糙不平的质感。他尝试着下地行走,不经意间受伤的脚磕到了桌角,疼得眉眼皱成一团。眼角瞄到身边某人的阴沉脸色,撇撇嘴,终于乖乖不动。忍足看着那颗委委屈屈垂着的桃红色脑袋,无论如何也再生不起气来,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声,拍拍他的肩膀说岳人你等等我送你回家。



放学后学校里的人已经稀少。向日倚着教学楼的墙壁等忍足过来的时候望见他墨蓝发的搭档正被一个女生拦住说着什么。女孩子素净的面庞涨得通红。模模糊糊听见几个“很喜欢”之类的音节。是校园里再寻常不过的告白情形。



向忍足告白的人从来没有少过。从他们认识以来一直就是这样。尽管当事人偶尔会强调自己本质里其实还算得上是个正直的纯情好少年但对于网球部众人似乎没有太大说服力。用宍户的话说就是你忍足侑士君往路边一站就是活脱脱一个夜店头牌,如假包换童叟无欺。侑士对几个女孩子说过喜欢呢,向日曾经开玩笑般这么问过,忍足始终笑而不答。



向日抱着书包扶墙弯进拐角处在台阶上坐下,安安静静把下巴搁在交叠的手臂上对着青灰色的地面直发愣。墙壁有些凉。他突然开始想念那只被他捡回来又被忍足养了好几个月的猫咪抱在怀中时微暖的温度。不多久传来女孩子低低的啜泣声,光影交错间橘色夕阳落下了满地忧伤。他抬头时墨蓝发少年已经站在面前,眼角眉梢都是温和笑意。

“侑士,好慢。”

红头发小孩抱怨般嘟哝着,随即却弯着眼睛笑开来。

侑士曾经对几个女孩子说过喜欢,或者曾经有几个女孩子对侑士说过喜欢呢。忍足不说,他便什么也不问。

入秋时节的风有渗入骨髓的凉意,向日抬眼望见漫天霞光渐渐被夜色遮蔽。他抓紧了忍足的手臂。



第二天学校里没见向日的踪影。“小岳人说他要去找他的猫。”部活期间芥川如此转述完毕后便抱着球拍睡得昏天暗地。迹部闻言挑了挑眉瞟向某天才。忍足的表情依旧高深莫测。

“我要请假。”

“理由?”

“去找我家的猫。”

“……”



忍足是在自己家附近的某个小公园找到向日的。小孩正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的猫坐在秋千上望着地面呈神游状态。秋千吱呀吱呀轻轻地晃。脚踝层层叠叠缠着纱布白得刺眼。忍足想揉揉他的头发说岳人GAKU CHAN胖了那么多你还抱得动么,话出口却成了“这家伙还真被你找到了”。

“因为侑士是笨蛋。”

红色妹妹头晃了晃又抬起来,桃红双眼里蕴着一点点张扬的笑。整个冰帝里会这么喊他的大概也只有向日岳人一个而已。忍足不禁莞尔,伸手替他拨开挡在眼前的刘海。



“岳人,我们该回家了。”

“……不要。”

“……”

“……”

“岳人,你想听我说什么呢。”



四下里仿佛在一瞬间安静。



从前比赛输了的时候向日就会跑到这个地方闷声不吭独自呆上半天最后却总是被他找到拎回去。向来独立骄傲讨厌被人当作小孩子看待的向日可以心安理得地对着他撒娇耍赖蹭吃蹭喝。忍足侑士如此了解向日岳人就像向日岳人同样了解他一样。他们是这样好的搭档。无可替代。



曾经向日问他侑士究竟对几个女孩子说过喜欢他始终没有回答过。

其实答案是一个也没有。

那么岳人,你想听我说什么呢。



猫咪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跳下地面轻轻蹭着他的脚跟。远方的碧空白云好似童话般澄净。红发孩子睁大了双眼看到墨蓝色放大在面前。有人在他耳边低声细语。



“我喜欢岳人。”

“很喜欢很喜欢。”



那是初次说出口的,只让你一个人听到的话语。



-END-

  1. 2008/08/27(水) 18:07:25|
  2. | 引用:0
  3. | 留言:0
<<汉文字一百题(001~015) | 主页 | [巧晶]五月雨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60-16d66eb4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