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巧晶]春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晶对巧海的印象一直很奇怪地停留在淡金色的阳光里男生浅浅微笑起来的那一刻。初次见面时巧海在教室前做例行的转学生自我介绍,晶只来得及看了他一眼就撇开头去。
那时是连相貌都不曾看仔细的。却唯独记住了他笑起来的样子。

晶曾见过巧海的许多种表情。被她训话时尴尬地笑着却也从来不想反驳的样子。很开心地笑起来的样子。担心地皱着眉头的样子。还有垂着眼睛显得安静而寂寞的样子。最常想起的却始终是他微笑的样子。就像在那个突然下起大雨的夜晚,她昏昏沉沉想不起那个人是否真的就这样消失不见了,茫然的意识里只有那个笑容是清晰的。四月或者五月的时候,空气中的浮尘都覆着光晕的日子,唇角上扬眼睛微微眯起的微笑,干净简单。晶看着那个微笑一点点模糊了。然后大片大片的咸涩就蔓延上眼眶,和雨水纠结在一起。

后来再回想的话晶会觉得自己其实是做了一场沉冗灰暗的梦。那里成天阴沉不见天日,冰凉的雨点劈头盖脸。她睁大了眼睛毫无知觉。直到某一天巧海再次站到面前弯起眼睛微笑着叫她晶。
天空就好像一下子亮了起来。

就好象凭空插入了一个休止符一样。从出生到十四岁一直认定的生活方式在这一年多了个转折,然后一切翻新从头开始。不用男装不用刻意压低声音说话不用当HIME不用战斗。日子仿佛突然间清闲下来。晶在心里却开始慌张。她不喜欢这样慌张的自己,就像不喜欢当看到巧海再次完好无损地出现在眼前时抑制不住地掉起眼泪的尾久崎晶。

已经可以不用像过去那样生活了。那么现在和以后的尾久崎晶又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类似的问题时不时在脑子里浮现个影子。隐隐约约。晶依旧想不出答案。

陪巧海出国做手术前被父亲找去谈话。和从前没多大差别。只是教诲的内容从如何成为优秀的忍者如何隐藏身份变为了如何成为讨人喜欢的女孩子。晶听得昏昏欲睡,那些话却还是清清楚楚地在脑中自动回放了无数遍,背景画面是父亲意味深长到有些诡异的笑脸。
于是临行前终究是别扭地换上了裙子。
见到巧海时那家伙像往常一样傻瓜似无比温和地微笑着。晶像在隐隐期待着什么,却始终不知道该怎样换上柔和一点的表情。只能转开头去。阳光有些晃眼,晶低下头让额发挡住视线。脸颊却倏忽烫起来。

晶记得刚认识巧海的时候他明明还是让她厌烦的家伙。那种完全不像个男生的会扫除会做料理的连说话都不曾大声过的家伙。却又是无比的善良和温柔的。
所以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像今天这样。
像这样会因为他就那么真实地站在自己面前而窃喜不已。

晶有时候会觉得时间委实是很微妙的东西。
巧海刚转学来的时候是春末夏初,逐渐升高的温度有时会让人莫名的烦躁。
现在是冬末春初,寒意也还没有完全消散。
唯一的相同点也许只是都在春季。
在两个春季之间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有些事情。比如HIME比如假扮男生比如隐藏身份。都已经是过去时。再想起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很遥远的感觉。
还有些事情。现在进行时的。在晶看来却远比以前麻烦。比如要穿着裙子,要学会柔和地说话,要怎样作为乖巧可爱讨人喜欢的女孩子生活着。

这样的事情其实麻烦得多。晶暗自嘀咕,一边不自觉地扯起裙角。大概烦恼的表情太过明显,一旁的巧海眨着眼睛疑惑不解。

晶君。红头发的男生迟疑了片刻还是轻轻拉了下她的手臂。有什么事吗?
没有。她一下子就摇头否定,接着就避开视线转头看向窗外。

终究还是这样。这样面对面的时候她的强势就会土崩瓦解,好象剩下的只有别扭。只是柔和的表情柔和的声音柔和的话语依旧是怎样也学不会的。还是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的样子。
所以说这始终都是无比麻烦的事情。

然后巧海动了动嘴唇却也没再说话。
病房里顿时静了一片。
刚刚下过雨。还会有水滴落下来的滴答声透过玻璃窗子传进来。
这样听起来。
是显得特别寂寞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晶再转过头的时候巧海似乎已经睡着了。

在不用按照从前的方式生活之后大概所有烦恼的源头只有一个。
就是。
以后的尾久崎晶应该怎样。
才是会让鸨羽巧海喜欢的。

晶长久地注视着男孩子有着温存轮廓的安静的睡脸。
然后。
晶听到自己的很轻的叹气和说话声在并不大的病房里响起。
要怎么样会真正像个女孩子。她说,随即赌气般拉扯着头发。会想这么麻烦的事情,大概我是笨蛋。
真的是很轻的声音。
所以立刻就被滴水声覆盖了下去。

第二天巧海的精神意外的好。住院休养的日子太闷所以想去散步这样的说辞让晶一点反驳的理由也没有。所以就任由他拉着出去。
已经是冬天的末尾,依稀可以看见春天的影子。只是空气中依旧还留有寒冷的气息。阳光正好,早上的风不急不缓。医院附近的喷泉水声哗哗不断,阳光下水珠折射起七彩。一群鸽子悠闲地落在地面。

都是会让了看了禁不住微笑起来的事物。

巧海就站定在喷泉前。晶在他身后,蹲下身子,看着地面。
然后听到巧海走到面前叫她的名字。

晶君好象总在苦恼着什么……其实……

晶似乎打定了注意沉默不语。抬眼。等着接下来的话。
巧海涨红了脸,似乎不敢看她的脸。说话声也有些断续。

晶始终都还是晶……不管是什么样子……
所以……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对晶……

晶站起来。地面上的鸽子拍打着翅膀飞起。几片白色羽毛掉落下来。
喷泉的水声依旧响在耳边。还有鸽子扑打翅膀的声音。经过的路人的声音。
也许有点吵。
不过。
她还是听到了那个句子里的最后两个字。
是喜欢。

现在还是冬季的末尾。也可能已经是春季了。所以并不算太冷。
晶在想或许她一直在意着的那些事情是真的很麻烦,只是并不那么重要。所以似乎不需要她去烦恼。

还有。
大概昨天的那些话那家伙是都听见的。
那时侯其实并没有睡着吧。
狡猾的人。

晶把半张脸埋在宽大的围巾里,再抬头。
巧海依旧是笑得很温存清澈的样子。有细小的羽毛落在他的发稍上,晶想抬手帮他掸开,就看到男生突然间一脸茫然局促的表情。
真是笨蛋。她说,蹙了下眉。
然后。
抬起眼睛看着他。微笑了。

-END-


  1. 2008/03/13(木) 17:08:56|
  2. | 引用:0
  3. | 留言:0
<<[巧晶]冬末 | 主页 | [有保]有谁不记得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6-51cf156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