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赤山]樱吹雪




简单说来就是某年某月某日的有上弦月的夜晚,在那之前岁月静好,在那之后也一切如常。被自家母亲大人打发出去买东西的赤西仁同学回家途中见到家门口拐角处的那棵樱花树下模模糊糊有个人影,晃了一晃,然后像是倚着树干蹲了下来。当时赤西完全是出于好奇才停下脚步打算上前一探究竟。入夜时分附近只偶尔有几个行人匆忙路过,他委实不认为会有什么风雅的人物在这种诡异的时间段里来赏樱。



总有些发生得毫无预兆却又偏偏顺理成章的未可知事情,而当数个未可知加在一起的时候人们狗血地将之归结为命运的安排。



“诶……”

赤西试探着出声。那个身影轻微地动了一下。借着浅淡月光隐约可以分辨出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抱膝坐在树下,低垂着头让茶色头发覆盖住大半张脸。

“……你在这里做什么……”

少年抬起头,带着一脸在梦游的表情瞟了他一眼,依旧默不作声。

“很晚了。”

“你不回家么。”

“说起来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喏你看我家在前面,拐个弯就是。”

赤西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把拎在手中的东西抱到怀里,塑料袋子沙啦沙啦。就这么站着和人说话他总觉得有些奇怪,于是索性在那人身旁坐下。半晌才听到带着几分柔软鼻音的闷闷答话。

“我就住在这里。”

“……这里?”赤西僵了一下下意识地往背后的樱树上望去,缩了缩脖子再小心翼翼转头看身边的正恍恍惚惚看着前方某一处的人,忽然觉得这早春的天气实在有点冷。



据说这株树已经有些年头,据说樱花树下埋着尸体,又据说小孩子大晚上的在外边乱晃容易撞鬼。

当然这些都只是据说罢了,真实性如何有待考证。唯一的事实就是赤西同学之前好巧不巧被同学拉着看了几部灵异电影,现在在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下本来快被丢到脑后的剧情一瞬间变得前所未有的明晰起来,顺带牵引着他的思维向越发诡异的方向奔去。

少年看着他发愣的模样轻声笑起来,神情也不再飘忽,银色月光细细碎碎落在略微弯的清澈眼睛,分外好看的样子。

赤西没来由地觉得安心。如果是这样一个同龄人的话,也许并不要紧。他这样想着,绷紧的神经顿时松懈下来,向后一仰将半边身子靠在树干上。风过处有细小的樱花瓣掉落身上。



回到家中后赤西再从窗子里远远望去,树下的人影似乎已经不在了。

其实他更愿意在樱花树下遇到穿艳丽和服梳繁复发髻的漂亮姐姐。不过今天见到的那个男孩子也长得相当好看。当然这些其实都不是问题的关键。赤西怀着种种纷乱的想法直到午夜才模糊睡着。梦里尽是雪一样纷纷扬扬落了一天一地的粉白色樱花。



小孩子对于那些奇异的事情总是格外热衷。而实际上现实往往是完全不梦幻并且和想像存在极大差距的。那是后话。



被耍了。

这是第二天赤西半梦半醒着踏进客厅时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昨天刚搬来隔壁的山下太太正带着儿子拜访新邻居,安安静静乖乖巧巧躲在她身后笑得一脸羞涩的小孩俨然就是他昨晚见到的那个谁。赤西忽然很想老气横秋地咏叹一声人生啊这就是人生。



“你那时是把我当成樱花树下的游魂了吧。”在后来山下智久再这么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赤西很想抵死不认账。山下却没再搭理他,继续大大方方坐在他的床上吃着他的零食翻着他的漫画,清亮的大眼睛眨了眨闪过一丝恶劣的笑,随即又低了头作纯良无辜状。

赤西郁闷地想这人明明长得一脸天使样私底下却像个头顶长角的小恶魔。所以说鬼故事果然都是用来骗人的,否则医院停尸房医学院解剖楼哪里会那么太平。不论在他家附近游荡的千年幽灵还是老樱树化身的精灵根本就都没存在过,只有和母亲闹脾气玩离家出走的叛逆期别扭小孩一个,姓山下名智久,把赤西宅当作自己半个家还总喜欢占着他大半张床。

可是哪有离家出走到家门口拐角吹上几小时风最后乖乖回去的。赤西呈鄙夷状盯着山下看了几秒种,扑上去,拉拉扯扯。



“这布丁明明是我的啊啊啊!”

“是mamachan给我的赤西仁你不许抢!”



房间里混乱得像外星人入侵地球。



晚上山下在赤西家留宿。两个男孩子顶着被子趴在枕头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从超级塞亚人说到哪家店的烤肉比较好味再到夏威夷的阳光海滩泳装美女。赤西托着下巴为将来两家一起移居夏威夷拟定计划到一半时才发现一旁早没了声响。山下拽着被角睡得正沉,蜷着身子抿着唇,偶尔在枕头上蹭两下,轻微地皱皱鼻子像极了无害的小动物。赤西嘀咕着什么呀这么早就睡着了,却还是随手关了灯。

睡着的山下比较可爱。可是山下睡着了他很无趣。赤西望着天花板得出以上结论,不多久也安稳睡去。



周末里两个人一起四处乱走。搭着电车然后随意找一个站点下车,逛够了再去下一站。像在进行一场没有目的地的旅行。完全不担心会迷路这回事,反正循着站牌可以乘车回家。



他们的最后一站是一处不认识的田地。像这样坐在路边抬起头看到的天空是几近透明的水蓝色,丝缕的流云像要在上面化开一样。青郁植物蓬蓬勃勃延伸到遥远的地方,路面上斑驳的树影摇摇晃晃。谁也没有说话,只有树叶相互摩擦的声音在他们头顶哗啦啦地响。淡金色阳光柔和地洒落在他们身上。赤西转过头去看山下的侧脸,十多岁的少年有着美好而细致的轮廓,细软头发覆在额前在面庞上落下一小片阴影,嘴唇总是微微嘟起的形状。赤西默默地想其实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和山下认识多久了,山下一定也不会记得,可他就是觉得那应该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早到可以让他们习惯对方的存在和彼此间的一切吵闹闲扯与所有外星人举动。似乎那从一开始就理所当然。



搭上回程的电车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车上很挤,嘈杂的人声似乎永远不会停歇。没过几分钟山下又习惯性地开始发呆,他可以随时随地地神游这点让赤西无比佩服。他们面对面站在角落里,在这样的距离下能够清晰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甚至可以清楚数出山下低垂着的眼睫毛。然后赤西一下子冒出了个古怪的念头。随即在下一秒就付诸实践。



那是个像飞快掠过的羽毛般的极短暂的吻。他们握在拉环上的手臂将脸遮挡住。没有人注意这个角落里的两个少年。

他只是想试试接吻而已。

金红的夕阳透过车窗照进来正好可以将异样的神色掩饰掉。山下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时赤西忽然有点小小的得意。这种表情的山下估计几百年也难见到一次。

其实他只是想试试接吻而已。



电车很快就到站。他们回家的路上第一次出现了不正常的安静。山下小口咬着中途买的冰淇淋一路沉默无语。经过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棵樱树时停下脚步,愣愣看着树干几秒,随后转过头对着赤西笑。

“仁。我发现这上面的字真的一点都没错。”他微微地皱了下鼻子,眼睛弯成尤其好看的形状,“可是也没办法。”



仔细辨认的话还能看清树干上歪歪扭扭刻着的赤西仁是大笨蛋几个字,貌似是在他们的某次绝交之后山下赌气划上去的,赤西远远看见他阴沉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感慨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得爱护树木。可是第二天那行字下面就又多了一句山下智久才是大笨蛋加一排惊叹号,同样的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第三天下面那行字被山下狠狠划掉。第四天风平浪静他们和好。他们之间发生过的所有大吵小闹打架绝交,若干次是事后赤西主动搭话,若干次是两人隔天就把旧事忘了干净照旧粘在一起,总之某个叫山下智久的从来不会先言和却会面无表情地在他眼前晃。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怕寂寞却爱逞强的家伙。



赤西一边侧着头看那些字迹一边无良地想某人的字写得真丑。从前需要他们伸直手臂刻的字现在要低下头才能看得到。谁也记不清中间经过了多久远的时光。谁也记不清他们一起度过了多久远的时光。



如果可以遇上这么一个人。你们把对方的存在都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们甚至连呼吸都很合。你们会为了一块烤牛舌吵得不可开交却又立即和好。你们都梦想着去同一个地方。你们可以轻易看穿对方的寂寞。站在拥挤的电车上你突然想低头亲吻那个人。



那么这意味着什么。



我喜欢你。



虽然他和某人相识的经过听起来无比诡异,虽然某人常常和他抢烤肉,虽然某人别扭到绝交了都可以照样在他家蹭吃蹭睡却就是死活不肯先开口说话,虽然某人其实是个顶着纯良温善外表只在他面前暴露本质的外星人。

只是要知道两个外星人能够在地球上遇见彼此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如同奇迹。



我喜欢你。



风立即淹没了他的声音。可是赤西知道山下一定听见了。



那是某年某月某日的沉了一大半的夕阳挂在天空角落的傍晚。赤西仁与山下智久认识的第N个年头。

他们之间的第二个吻有香草冰淇淋的甜美味道。



在他们身后淡粉色的樱花温柔地飘落下来了。



-END-


  1. 2008/03/13(木) 18:01:57|
  2. | 引用:0
  3. | 留言:0
<<[沙穆]彩(一~二) | 主页 | [沙穆]沙罗木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56-89be254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