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沙穆]沙罗木




当女神的圣斗士们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圣域里的日子尚且平静安闲。



穆曾经站在处女宫深处那扇厚重而古老的大门前,努力伸长了手臂抚过门上凹凸不平的繁复花纹。彼时他还未料到许多年之后的某一天自己可以岿然不动地张开双臂将这扇门和门后的一切阻隔在身后。



在穆没有成长为旁人眼中的优雅平和的穆先生以前,不可避免地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会对未知的事物抱着或多或少的好奇心。于是那天还是个孩子的穆先生出了神地仰头望着面前精细神秘的纹样,犹疑着思索如果就这么推门一探究竟是否妥当。甚至直到处女宫的主人出现在他身畔才恍然觉察。



“穆。”沙加简短地轻唤了他一声,随即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是沙罗双树园。”

穆冲他点点头,默默收回手垂在身侧,指尖似乎还余留着微凉的触感。金发的孩子注视了他片刻,尔后微微弯起唇角,湛蓝色的眸子里浮起些许笑意,平日里一向保持庄肃表情的脸庞瞬间生动了起来。沙加的眼睛是天空一样的明净蓝色,似乎永远不会带有任何情绪,一成不变的仿佛洞悉世事的悲悯淡然的样子。只有在私底下的相处中才常常会显现出柔和神色。穆喜欢极了那样的柔和。



“穆。我们进去喝茶。”



两个孩子一齐推开门后穆任由沙加拉着他走了进去。沙加手心的温度略低,不同于史昂老师拉着他时的温暖踏实的感觉,却同样令人安心。这个时节里园中草木生长得正盛,中央两棵树安静伫立,枝叶层叠交错,在希腊的水样天穹下一片青郁葱茏。穆倚在泛着植物特有的古朴清香的树干上,垂下眼睛兀自想着像这样的两棵树,说不定它们曾见证过的悲欢离合远比圣域中任何一个人乃至自己的史昂老师都多,半晌后略微侧过脑袋看着盘腿坐在一旁的沙加,透过树叶缝隙的细碎光影斑驳落在他们脸上。穆缓缓舒展开一个浅淡的笑容。



“沙加……别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么。”

穆突然就这么问了。无异于寻常小孩子般的略带淘气的口吻,不似他一贯的温文有礼。灿金太阳光调皮地跃动在他的眼角眉梢。然后在对方微笑着给予肯定回答之后莫名地欢欣鼓舞。



再早慧的小孩子也会有仅仅为了某些琐碎的原因便轻易高兴起来的时候。例如拥有一个和最好朋友共同知晓的秘密之类听起来很美好的事情。穆再次仰起脸凝望像是历经了数不尽的沧桑年岁的沙罗双树,他总觉得它们在传递着什么久远的信息,带着宿命感般的预示在他心底某一处泛起细小波澜,又迅速隐没。

并非全然不在意。只是在潜意识中的一些念头在一瞬间固执地阻止了他再细想下去。



像那样长闲日和的时光于他们毕竟珍贵。



次日他们照例在教皇厅集合。年幼的孩子们聚集在一处,各异的发色下一排相似的圆嘟嘟包子脸,或沉静或顽皮或稳重的全然不同的神情。相同的是几年以后他们都将成为无比优秀的青年。



穆一如往常安安静静站在一旁,视线越过其他同伴,一下子便看见了同样静立在角落的沙加,目光正巧对上。他想起昨天那个名叫沙罗双树园的地方,道不明的欢喜的情绪又满涨起来。像是心照不宣地暗示他们共同的秘密。在小孩子看来这总是了不得的事情。

沙加看到淡紫色头发的小孩飞快地朝他微笑了一下,闪着大眼睛一脸温驯乖巧得如同小绵羊的模样让他回忆起了他们初次见面时的情形,他不禁莞尔,向穆颔首示意。



那是他们尚可以生活得悠闲宁静的短暂时日。



之后的某一天穆造访处女宫不多久外面就淅淅沥沥下起雨。雨点敲击着青石板地面的断续轻细的滴答声让他禁不住地烦躁起来。穆坐在门前,双手托腮怔怔望着一级级蜿蜒而上通向远处的石阶。不多久沙加也踱出来,一言不发坐在他身旁。明明不过三两年的时间,却仿佛经历过了无比漫长的光阴,先前那些无忧的年岁在回忆里渐渐被打磨得模糊淡薄。



入夜的处女宫中空旷寂静,甚至可以清晰感觉到其间无声流淌着的清冷空气。过了许久穆才喃喃自语般缓慢开口。

“沙加……”他说着,淡然目光依旧停留在远方虚渺的一处,原本清润可爱的声音由于太长久的沉默显得有点低哑干涩,“从山下开始,顺着这些石阶走上去,经过十二宫,再到教皇厅,其实也很快就到了尽头了吧。”



话音落下后穆错觉自己是听到了一声几乎轻不可闻的叹息。他有些僵硬地站起身,转向门内,视野内成片都是夜晚的暗色。他莫名地想到处女宫深处的那扇门,不知道门之后的沙罗双树以那种旁观者的姿态默然存在了多少个年头。然后他听到身后沙加唤着自己的名字的声音,清澈空灵,惯常的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的平静语调。



“穆。”



穆侧过身子,金发的孩子走过来拉住了他的手,手心依旧是比他略低却让他觉得安心的温度。



“一切皆有定数。”



他默然无语地靠近了那个人。淡紫色的头发衬着浅金色的头发。就像先前幼年的他们相互依偎着沉睡时一样。道不尽的悠长时光匆匆掠过。他看到沙加的蓝色眼眸,像要化开在夜色里。



后来穆站在帕米尔高原的石塔之上俯望着广袤无垠的荒地如同看见圣域中绵延而上的漫长石阶。他想沙加,我们所有人,又能够走到多远呢。他想那个尽头,是否也在并不遥远的地方。沙罗双树园也终不过是命定的归去之所。

后来沙罗树的花开了又谢了。穆只身挡在那扇有着繁复纹样的古老的门前,想起许多年前有着天空般湛蓝眼睛的金发男孩子拉起他的手微笑着的模样。一低头毫无知觉地落下泪来。

后来沙罗双树依旧默然伫立着,沉寂如昔,就像先前静默而立的无数个日夜一样等待下一个轮回。



后来的后来。



他们都不在了。



-END-

  1. 2008/03/13(木) 18:01:11|
  2. | 引用:0
  3. | 留言:0
<<[赤山]樱吹雪 | 主页 | [沙穆]风去>>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54-1c0db01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