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巧晶]枯之色




晶说,秋天到了。用的是再寻常不过的陈述性的平静语气,只是些微蹙起的眉头显示了不满的意味。她透过明净的玻璃窗子看到病房外的草木在泛白的日光下呈现出枯朽的颜色。空气是干燥的,天空一片浅淡的蓝。事实上晶的确不喜欢这个季节,她总觉得这时节里里外外都透着的清冷寥落会不经意地勾起些不太美好的回忆,比如一直都是孤单一个人的童年时光,比如在巧海消失之后经历的那些日夜对着窗外发呆的浑浑噩噩的日子。但她最终只这么轻描淡写提了一句,关好窗子,重新坐回巧海的病床边。



巧海将视线从信纸上移开时墨绿头发的女孩子正抿着唇给他切苹果,柔顺地垂下来覆盖了半边脸颊的发丝轻微地晃动着。只是用像拿武器般握着水果刀的姿势怎么看怎么怪异,动作也干净利落得令他瞠目结舌。和平年代里再优秀的忍者也派不上用场,为了避免浪费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一身本领善加利用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处。这样想着他莫名愉快地笑起来。



晶不明白巧海为什么又在微笑,这人永远一副完全没脾气的老好人模样。她只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很不自在地脸颊发烫。她甩甩头发想瞪回去,目光触及少年的柔和侧脸和温煦神情时莫名地失了神。巧海腾出一只手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然后递过纸笔,说晶要不要也对大家说点什么,温和而小心翼翼的征询的表情。信毫无疑问是写给舞衣的,巧海也无非说了些一切安好希望姐姐不要担心的话。晶怔怔地皱着眉抓着笔对着信纸发愣,思来想去只在末尾补充几句放心吧我会照顾那家伙之类,还是习惯性地用上了男性用语,对于是否要改过来这件事她苦恼地思考了一刻钟,终于作罢。

“喏写好了。”

她说着把信递还回去。紧接着两个人又不约而同都沉默了。



这样的早晨有穿越树影星星点点落下来的太阳光,纯白窗帘垂落地面,似乎已经被稀释了的消毒药水的气味。连成片蔓延起来的安静都显得恰到好处,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秋分前三日和后三日是秋彼岸,曼珠沙华盛开的时间,巧海曾经很自暴自弃地想过也许不多久自己就能有幸经过三途川畔见到那种生得艳丽神秘的红色花朵。但现在鸨羽巧海依旧在世上存在着,温热血液在身体内汩汩流动,心脏跳动不停,这便足够。巧海回过神时晶已经伏在床边睡过去,长发松松散散落在肩上。他记得手术后一段日子晶总是忙于照顾他鲜少有好好休息的时候。

“会感冒的呀……”

男孩子轻叹了一声,略微起身拖过一旁的大衣小心给她披上。巧海长久地望着医院的白色天花板,身侧有熟悉的气息,这让他无比安心,他的唇角微微上扬弯成一个相当温柔的弧度。倦意缓慢袭来,于是他安沉睡去。



晶不记得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就睡着的,像这样轻易松懈了委实不是忍者的作风。她只记得自己做了个冗长的梦,许多画面像老电影一样模模糊糊从眼前闪现过。

第一次见到巧海时她穿着风华学院男生制服黑着脸,拖着行李箱的男孩子笑容和暖如同阳光,他说你好。

被她教训说不像个男生时他说对不起,却仍然好脾气地笑着。

她说喜欢时他说晶君谢谢你。

他消失后又重新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毫无形象地把眼泪蹭了他一身,他说不知所措笨蛋一样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在这里。

她在半梦半醒间昏沉着想真诡异明明是梦境为什么看到的都是确凿发生过的事情然后昏沉着睁开了眼,男孩子正抓着她的手,视线撞上时通红着脸匆忙解释着因为看晶好像是作噩梦了也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你,结结巴巴。晶看着他局促不安的样子没来由地想笑,有什么话埂在喉咙里,最后只发出TAKUMI三个音节,尾音轻微地颤抖。

她想其实自己只想喊他的名字,只是想喊他的名字而已。



而后静默了半晌。

而后她听到了回答。



巧海说,我在这里啊。



巧海可以正式出院的时候秋天还没有结束。他提议是否要给大家带点礼物回去的下一秒晶立即用见了外星人的眼神看他:鸨羽巧海你当你是出国观光旅游的啊。但也终究没有反对。他们像所有互相恋慕着的孩子一样在异国的街道上并肩行走,彼此保持着奇妙的小小距离,眼中含着涩意,偶尔面庞浮起淡红。泛黄的树叶层层叠叠掉在路边,教堂里传来的钟声悠缓绵长,远方的黛色山峦隐约可见。晶踩着落叶一步一步走着,突然觉得秋天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



去机场之前他们拜访了住在医院附近的一位老太太。晶曾经在外出购物时捡到一只小猫,小小的生物一路委委屈屈轻声叫唤着跟在身后让她完全无法硬着心肠丢下不管,带回医院自然更不可能,正巧遇上见过几次面也打过招呼的老人家出来散步,晶涨红了脸硬着头皮拜托她照看。每每回想起来晶就懊恼万分,这么拖泥带水的事简直彻底偏离了她的忍者作风,只是当时莫名地想着如果是巧海那个笨蛋一定会这么做于是便鬼使神差地照办了。她的思维正日渐被某人同化。却无可奈何。心甘情愿。



老人非常欢喜地接待了他们。上了年纪的人见到乖巧的年轻孩子心里总是会觉得高兴。先前那只猫大概还记得她,门刚开就急急窜了过来,晶俯下身抚摸它柔软的皮毛,她喜欢这种温度。告别时老人家很是不舍,拉着他们的手嘱托了许多,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她的目光慈爱笑容祥和,说着英语的调子缓慢而温情,令晶觉得恍惚看见了自己的老祖母,然后无端地觉得难过,不知道为了离别还是其他。巧海像是看出了什么,试探着拉住了她的手。她没有挣脱。



回国的飞机上晶昏昏欲睡。云影天光在身边掠过。她低着头看着双脚,橙黄色的棉质裙子没过了膝盖,裙裾层叠成可爱的纹样,她还是不习惯这样的装扮,但总归还有足够的时间让她去研究作为一个平常女孩子的尾久崎晶究竟是什么样子。巧海说过不论怎样晶始终都是晶。



巧海低低哼起秋之七草歌。简简单单的字句。晶想问他怎么毫无缘由地想到了这个。



秋の野に 咲きたる花を 指折り かき数ふれば 七種の花萩の花 尾花 葛花 なでしこの花  女郎花また藤袴 朝顔の花…



“哪晶,我们一起去看秋野吧。”



晶听到巧海这么说着,她有些别扭地抬起头看向前方,她想自己是不是应该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来回应他。巧海轻碰了她一下,晶转头,看到他伸手从自己头发上取下一片树叶,迎着光可以清晰看见细小纹络。应该是来机场的途中沾上的,她没有觉察。



男孩子拿着落叶笑得一如从前般无比温柔的模样。

他说晶你知道吗,我觉得这是很温暖的颜色。



-END-

  1. 2008/03/13(木) 17:59:46|
  2. | 引用:0
  3. | 留言:0
<<[沙穆]风去 | 主页 | [眼健]I just wanna be with you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51-de57fae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