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有保]有谁不记得




他说我是你的婚约者,只是婚约者而已。

有利在半夜醒来后便再也睡不着,在黑暗中大睁着眼睛仰望天花板。
本来应该穿着粉红睡衣像小动物一样在他左手边睡得安安稳稳的保鲁夫拉姆不在。不能否认这在以前本是会令他欣慰不已欢呼庆幸的事。
但现在有利只感到不适应。
由此可见习惯委实是一种微妙的东西,一旦形成了就再难磨灭。就例如当总是形影不离地跟在他身边并且时不时带着骄傲神情叫他几声笨蛋的保鲁夫突然开始疏远的时候,有利却莫名地怀念起他任性的婚约者。
于是有利开始想几天前保鲁夫说过的话以及说话时那张一向骄傲的脸孔上一闪而过的落寞。
他说我只是你的婚约者而已。你要解除婚约的话,随便。
这似乎有利梦寐以求想听到的话,但真从保鲁夫口中说出的时候,有利发现自己表情僵硬地咧着嘴笑得比哭还难看。众所周知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
并且从那时起真魔国的第二十七代魔王陛下就开始了连续几天的失眠。

不断在心里自我催眠说其实我只是为了能睡得安稳些,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有利一大清早就在花园里拦住了他的婚约者。
“呃,那个……保鲁夫,我说……也许我们该谈一谈……?”
两人面对面沉默数十秒后,有利抓乱了一头黑发才结结巴巴吐出几个不成句子的字词。
虽然早清楚保鲁夫平日里惯用的表情除了任性桀骜不驯还是任性桀骜不驯,有利还是对面前的人表现出的明显的冷淡与疏离感到手足无措甚至……难受。
“……什么事?”
保鲁夫拉姆努力扬起头,避开他的视线。眼睛有些干涩。
他想说我只是你的婚约者,只凭着一个莫名其妙的契约和你维系在一起的人,一直追赶着你却还是要被忽略的人,始终追随着却依旧无法让你爱我的人。那么笨蛋有利你还想要谈什么。
但空气中仍然只有一片沉默。
骄傲到骨子里的人往往会在最后选择放弃,然后抽身离开。
骄傲的神色却掩藏不住碧绿双眸底下的黯然。有利看得清楚,片刻地失神。

保鲁夫的容貌常常让有利几乎要忽略他的性别。心口不一的别扭性格又让他向可爱这个形容词更靠拢了一步。
这样的婚约者……其实也不错。
有利被这个突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虽然紧接着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往别处想但类似的想法依旧如雨后春笋般接连在心里茁壮成长。

“什么事?”保鲁夫明显没那么好耐性。
有利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想到要说什么。懊恼地再次抓了抓头发,试图组织出只言片语。但下一秒他脚下一滑就向后摔去。
有利同学显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水池以及水对于他而言的特殊意义,至少在看到水面浮现起曾出现过无数次的他再熟悉不过的恐怖旋涡之前没有。
眼前依稀看见的只有保鲁夫慌乱的脸和他匆忙伸出的想拉住自己的手。
下一次一定、绝对、肯定要远离有水的地方。这是有利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清醒时有利正趴在自家床上,窗外熟悉的景色让他感慨不已。只是有利现在却很奇怪地笑不出来。
灿烂的阳光让有利联想起保鲁夫耀眼的金发。几天前他就站在阳光下正对着自己,低垂着头,额前投下淡淡的阴影。他倔强地抿着唇。他说要解除婚约随便你。
他坚持了那么久,久到有利几乎已经把这当成习惯。但他却突然要放弃。
薄薄的金色阳光洒在窗台上。有利一手托着腮,史无前例地无比怀念起某人的气息。

“yu-chan现在的表情……是在恋爱啊~”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美子妈妈的脸部大特写让有利险些从窗边跌下去。
“什么恋爱……”手忙脚乱一阵后重新坐稳的有利自言自语般小声嘀咕,“可是我们都是男生啊……”
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的有利慌忙捂上嘴。
却来不及了。
接下来的事完全出乎意料,在有利看来应该会被严重打击到的自家母亲以光速扑上来握住他的手用力摇晃,笑容比阳光灿烂,大眼睛里星光璀璨。

“原来是男生啊yu-chan你们好伟大那个孩子长得怎么样可不可爱一定是美少年啊对不对什么时候带回家让妈妈看看……”

有利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名为同人女的危险生物。
但在这之前有利显然还不知道自家母亲大人也是其中一员。

“可是,”有利小心翼翼地向母亲大人求证,“其实我想……我并不喜欢男生……”
英明的美子妈妈一针见血地指出关键:“yu-chan当然不是喜欢男生只是yu-chan喜欢的人正好是男生。所以最重要的不过是yu-chan自己真正的心意哟^o^”
有利突然笑得一脸恍然大悟。
那么只要自己真的喜欢其他的事也无所谓了……就是这样?
只是涉谷有利同学还来不及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就在他想洗洗脸清醒一下的同时被冲到了另一个世界。

有利湿嗒嗒地从真魔国的某个水池里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他漂亮的婚约者正很不合形象地站池边发呆。
保鲁夫看见水池里的人后稍微吃惊了一下,然后伸手,帮忙把他拽上来。当然像往常一样带着近乎鄙夷的别扭表情。
保鲁夫指尖的温度让有利感到亲切,然后似乎所有他还没来得及思考的问题都在一瞬间豁然开朗。
喜欢本来就不需要太多烦琐的程序和复杂的理由。

“先去换衣服吧。”
保鲁夫移开视线,想转身离开。但迈出脚步的前一秒就被人从背后拉住。温热的气息在耳畔徘徊不去。接着他听到黑发少年很认真的声音。
“呐,保鲁夫。我说……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保鲁夫一皱眉想说笨蛋有利你什么意思就算要解除婚约又用得着说这么隐晦的话么。
但只是片刻的迟疑他便永远没机会将这些话说出口。
因为身后的人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就像恋人……那样。”

保鲁夫楞住,一时忘了挣脱。
身后的人握紧了他的手,还留着水迹的温暖的手掌紧贴着他的。
保鲁夫嘴唇翕合几下,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
周围安静得只听得到风穿越树梢留下的沙沙声。
平静的水面泛起几圈浅浅的涟漪,缓缓向远处散去。

-END-
  1. 2008/03/13(木) 17:08:49|
  2. | 引用:0
  3. | 留言:0
<<[巧晶]春日 | 主页 | [巧晶]晴夏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5-7cd1a977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