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眼健]I just wanna be with you




“KENZO太迟钝了。”

吉田礼这样小声嘀咕的时候表情颇有些埋怨的意味。榎户干雄笑了笑不置可否。

棒球社的训练直到傍晚时分才结束。榎户转身收拾好器材的空档里就看到有人连衣服都没换就已经倚坐在墙边打起瞌睡。不远处准时上演鹤见尚耍宝再被绘理无视的万年不变的戏码,吵吵嚷嚷。睡着的人却还是毛茸茸脑袋一点一点的丝毫不受影响。球队经理吉田奇奇怪怪往墙角瞥了一眼然后就说了那句话,是否有什么深层含义榎户懒得去考究。女孩子们的心思永远都是比来实习的多田老师上课讲的线性函数更弯来绕去的存在,如果总是要为了牛奶咖啡猜谜题找生日礼物之类的事而奋斗人生未免太辛苦。

所以说相比之下还是养只钝感的生物比较好。比如眼前这个。



“KEN。”榎户扶着膝盖蹲下平视着他。

“要回去了。”伸手摇了摇肩膀,还是半分反应都没有,覆盖了额头的茶色头发微微晃动。

“岩濑健。”榎户稍微加大了音量喊了全名,随即看到岩濑的眼睫毛轻轻颤了一颤。却最终不见了动静。榎户无可奈何。一旁的打闹声变本加厉地有往越发大声发展的趋势。对面那张遮挡在刘海阴影下的清秀脸庞上终于开始呈现些微扭曲的神情,他听见岩濑拧着眉头嘟哝了些什么。



“很吵啊啊啊……”

想要赶走噪音一般胡乱挥挥手臂,结果一下子就磕在旁侧的桌脚上,牵扯着嘴角叫了声痛。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你这家伙……”榎户长长叹口气,茶发的少年迷迷糊糊眨着眼呆愣愣看过来时他却莫名地没了下文,递过一只手,拉着对方站直。

“啊昨天不是赶作业到很晚么,今天还要训练真的很累啊……”岩濑鼓着脸颊嘟嘟囔囔,他说话时向来混杂着浓重的鼻音,粘糯柔软得乍一听上去实在像极在对谁撒娇一样。榎户突然很想捏捏他的腮帮子却终究没有这么做,只是一手拎起书包一手搭着他的肩膀朝门外等着的那三人走去。

“好啦好啦该回去了。”



这个时节里天色暗得并不快。窗外风吹得树叶哗啦哗啦地响,橘红色光线透过树木和玻璃窗子横七竖八斜照进屋子,如同最奇妙的魔法,让一切事物都显得柔和起来。

榎户有些晃神。不过是两三秒的时间回忆就呼啦涌上来。



刚认识时岩濑的头发还没染成茶色,个子也比现在矮了一大截,这么多年来那张脸却很奇迹地从来没发生过太大变化。那一年冬天反常地冷。某天早上突兀地下了大雪,正巧轮到他们一起做值日,等下午放学收拾好教室其他人早都走得稀稀拉拉。他们一同走出校门时天空中还零星落着雪花,半途中岩濑忽然丢下一句等一等就独自跑开,几分钟后又抱着个纸袋一路小跑回来,他身后的雪地被踩出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空中飘落的纯白的碎屑在黑发上尤其显眼。榎户指指他怀里的东西很是疑惑不解。

“是鲷鱼烧啊鲷鱼烧。”男孩子正处于变声时期的嗓音黏软低暗,说话间呼出的热气迅速消散。他的大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露在外边的眼睛一闪一闪,澄亮明净。手一伸把纸袋递到对方面前。

“喏分你一半吧。”



那家店的鲷鱼烧是否真如岩濑所说是最好吃的无从考证,因为没理由能把本市所有地方卖的鲷鱼烧一一尝过去,况且一两年之后老板便关了店改了行。倒是从那以后榎户干雄就成了岩濑健的亲友之一。鹤见和绘理是后来加入他们的行列。至此立修的五人组正式成立。其中只有岩濑和吉田从小学一直同学到高中,传说中的青梅竹马,榎户每每想到这一点都会觉得万分微妙,当他想明白这种微妙代表什么之后恍然醒悟这很不妙。非常不妙。

岩濑一向都粗神经。除了偶尔会遇鬼了似的变得稍微细心了些或者说些“我是从未来来的”之类的古怪言语。那次棒球比赛后他蹦出这句话时榎户其实想说你从未来来的也没用你过多少年都还是那老样子。也就是一样迟钝。



夕阳正以缓慢的速度沉下天际,但金红光亮还没有完全从空中褪去。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在路上讨论着明天的祭典。鹤见涨红着脸喊绘理请一定要穿浴衣,照例被无视。路边音像店里正放着欢快的歌。榎户顿了顿脚步。

“I just wanna be with you。”他说。

“诶?”走在前方的岩濑转身瞪大眼睛望着他,他笑起来,指了指那家音像店。传出来的是首日文歌曲,女孩子甜美的歌声在轻快的曲调间跳跃着流淌到空气里。

“我是说歌名。”

其他人八卦兮兮凑过来,说什么哦原来干雄你喜欢这样声线的女生。

榎户又一次弯起唇角,下午六点钟的余晖描摹着他好看的脸部轮廓。是啊,是喜欢呢。他仅仅这么回答而已,微笑的目光越过岩濑的肩膀投向彼方的天幕。



第二天晚上五个人一起去参加祭典。人群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实在太过拥挤因此一个不留神大家就走散了。岩濑和榎户一起,另外三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寻找了半天也毫无结果,索性停留在人少的空地上透气。附近的青草丛在夜晚溢开了稀薄的宁逸清香气味。能看得到萤火虫的光亮,三两点,细细小小。岩濑的目光飘忽着往四周环绕过一圈最后停在地面上某一处,木屐踢了几下,看着路面上的小石子骨碌碌翻滚着离开了几厘米远,蹲下来,又自顾自发起呆。榎户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念头。



“KEN你听说过么?”

“诶……什么?”

“那边,就是看上去阴森森的那边。”榎户随意指了下远处的一个方向。“据说夏天的晚上,啊比如说像今天这样,常常有人看到浮着没有脚的小孩还是半边脸的女人什么。因为从前那里是废弃的停尸房。”然后满意地看到岩濑肩膀轻微地颤了两下,站起身,眼神越发飘忽起来。

“……”

“不过是骗人的啊KEN你不会真被吓到了吧。”

“……什么啊……”



岩濑呼了口气拍拍衣服,强作镇定一般语法错乱地说没意思这里走吧我们那么。没迈出几步就被什么东西绊到,跌撞着往墙边摔去。他下意识地扯住榎户的衣袖,额头狠狠地撞在对方的下颌上。



夜空浩淼。有人开始放烟火。啪啦啪啦的响。半边天空被映得透亮。有点像融化了的雪光。岩濑毫无逻辑地联想到以前他们曾经站在雪地里一起分着鲷鱼烧。他的后背靠在有些微凉意的墙壁上,榎户的手臂撑在他身边形成奇妙的空间。他听见榎户在说话。



“礼说你太迟钝了。”

“……诶?”

“可是我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岩濑什么都来不及回答。榎户的鼻息打在他的发稍上。偶然经过的几个女孩子看了他们几眼,又恍然大悟地窃笑着跑开。岩濑似乎明白了什么,却还是没再想下去。



“走吧该去找他们了。”



榎户说完就拽着他往人群的方向走去。只是这回不是像从前那样搭着他的肩膀,而是稳稳地拉住了他的手腕,这让岩濑觉得不太习惯,但也依旧任由他拉着。他依稀听到转身的瞬间榎户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他想发问,却始终没有开口。

算了。他想。



然后紧随着向前走去。



-END-

  1. 2008/03/13(木) 17:58:57|
  2. | 引用:0
  3. | 留言:0
<<[巧晶]枯之色 | 主页 | [GL]琉璃 END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49-d77e74c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