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GL]琉璃 END




流离为什么叫流离已经是个历史遗留问题。暂且不论老爸当初所谓“很有文学气息”的理由是否说得过去,她本人还是对这个略显怪异的名字相当满意。浅默却总说这两个字念起来委实很好听,只是写着似乎太苍凉了点,她不喜欢。

浅默从一开始就把她的名字写作琉璃。还是一样的读音,却完完全全两种意思。流离喜欢看她的字,工工整整的一笔一划都出奇的秀丽,棱角间一眼就看得出是练过书法的样子。流离向来对能把字写得漂亮的女生很是羡慕,时日久了这种羡慕就演变成执念,再后来执念便成了定期与浅默通信的习惯,甚至许多年都不曾改变过。她坐在窗边望着被防盗网和林立的高层建筑分割得支离破碎的灰蓝色天空,托着腮想自己果真是和这个名字一样古怪的人。然后咬着笔杆笑得莫名其妙。

好在还有浅默陪着她一起古怪。



和浅默的相识始于中学时代一次无聊的写信游戏。被功课折磨得久了大家都变着法子在有限的时间里给自己找乐趣,于是到了某一天,不知道是用多了网络打算返璞归真集体怀旧还是什么,总之交笔友这种事迅速在本市各个中学之间席卷开了,用的还是写信的古老方式。一时间“XX学校XX班XX号收”字样的信封雪花一样漫天飞。也仅仅是那一次流离鬼使神差去凑了趟热闹,而原因竟然只是家门口超市大甩卖时赠送了信封和信纸并且她偶然从抽屉底翻出了一张未使用的邮票。那封信偌大的一张纸上只有一句话“你好我是流离性别女如果愿意就回信吧”,典型的懒人风格。丢进邮箱后便再没多想什么。没料到第二天傍晚就收到了回信。

回信的人就是浅默。



后来流离百无聊赖地思考为什么那时候自己就寄了那封信以及为什么偏偏会是浅默收到了信而不是其他的路人甲乙丙,思来想去也始终是无解。那时候她正坐在学校隐蔽角落的一处石凳上,已经到了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不远处有男生在打球,篮球与地面碰撞的沉闷声响隐隐约约传来,夕阳的色彩蔓延着浸透大片天空,交织落下的金红光线染得整个世界都成了宁静的童话。她的膝盖上还摆着当天的数学习题和演算草稿纸,公式和数字都模糊不清。她的手里正捏着浅默的回信,薄薄的一张纸,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的雅致字迹安安静静乖乖巧巧排列在青空背景的信纸上,有一点点温暖顺着指尖缓慢扩散开。



浅默说,我以后叫你琉璃好么。

浅默说,交个朋友吧。



浅默其实并不沉默。显然这是谁都能明白的浅显道理,说出来等同废话。就像从来没人规定取名字叫流离的就一定要四海漂泊流离失所。可是在第二封信里流离偏偏充当了一回笨蛋,傻兮兮写了句“感觉你和你的名字不太一致”。寄了以后寻思着就后悔起来,估计只要正常点的都不会对一个其实还算不上认识的人说这种话。她惴惴不安想会不会被讨厌。浅默却在隔天的回信里笑得人仰马翻,说是第一次见有人这么问,可是她喜欢。



“很久以前就开始这么想了。没想到还会有人和我一样。”



流离几乎可以想像出浅默回这封信时的模样,女孩子轻快地挑着眉作出精灵古怪的表情,清亮的眸子里也很有生气地蓄着笑意。恍惚中就和记忆里另一个人的影像重叠起来。那个季节学校中的紫藤花在几日之内便开得繁丽,从远处望去是成片温柔的淡紫色,像极了天边流泻的云彩。流离随手接了几片落下的花瓣,连同信一起夹进了厚重的词典里。



流离一直都奇奇怪怪。这当然是别人给的评价。羽野说这人着实是十足诡异的存在,乍看把内向冷漠寡淡孤僻种种不良性格都揽括了十成,熟络了之后才发现不完全是这样,明明心思够敏感够弯来绕去却死活不肯把事情痛快说出来,这么下去早晚会被自己累死。

和羽野究竟是哪一年认识的流离早忘了个干净,唯一记得的只是那天晚上毫无征兆地下起了大雨,她披散着长发白衣白裤白球鞋,一副可以直接去COS幽灵的打扮站在街头傻呆呆淋着雨不知所措,然后一个小个子的短发女孩子伸手把她拽到附近的屋檐下躲雨。那个叫羽野的女孩子成了她第一个朋友。

可是羽野在一年前就全家迁居到外省。听说是个与这里截然不同的冬天会下着纷扬大雪的地方。临走时羽野扁着嘴扯扯她的脸颊开玩笑般说流离不能总是这样了会找不到朋友的呢。流离僵直着身子望着天,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就干脆面无表情。羽野又靠上来拍拍她的脊背,轻声低语说了些什么,这一次却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语气。



流离始终记得那天还是三月时候,倒春寒,很冷。她裹着厚厚的大衣安静地笑着挥手,另一只手无处安放于是只能一下一下摆弄着围巾上的流苏。就这样望着遥远的方向直到眼睛酸涩了也不曾挪开脚步。



那时侯羽野说,会很寂寞的吧。说不清指的是谁。睁着平日里总是很有生气地蓄着笑意的漂亮的深褐色眸子一动不动看着她。



可是寂寞之类的,不都是早已经习惯的事情。也早习惯了不要想起来说出来写下来。好像一旦这么做了就会显得矫情。



然后就在流离尚且未更改掉这个习惯的时候,浅默出现了。



像从前那个边数着屋檐边滴水声边眨着眼睛晃悠悠地笑的短发女孩子一样对她说,交个朋友吧。



经历过的那些时光总也用不上太过矫情的词汇来形容。流离在下午例行的自习课上偏着头数夕阳斜照到对面实验楼的第几扇窗户,数着数着脑子里充斥着的公式数字单词也恍恍惚惚飘远了,末了正了正身子推开面前摊着的习题集,整个人伏在桌面上,写信。这件事对于流离来说永远比想破脑壳挤公式化的应试议论文轻松简单得多,即使通篇都是“今天天气很好但是我心情很差”之类的无聊字句也不会有人板着脸孔来教育她说这么写会离题万里。那时她和浅默已经无话不谈。浅默说书信和文字是无比奇妙的载体。流离看着那行字兀自笑了笑。也许是真的吧。她想。



写到第49封信时流离先前夹进词典里的紫藤花瓣已经完全失水成了薄薄的几片,仿佛稍一用力就会毁坏,褪去了颜色的呈现出浅淡至透明形态的花瓣上细小的纹路清晰可见。收到的回信已经有一小沓,按时间顺序叠得整整齐齐摆放在抽屉的一角,学校里的紫藤由于季节也不再开得繁盛。流离记得她拣起这些花瓣的时候正在看浅默的第二封来信,出神地想了想,夹进信里一同寄了过去。按照惯例依旧是在5天之后收到了回音。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信里也附带了些几近透明的叶片,窄而长的小小月牙一样的形状,流离认得出这是在这个城市里大量栽种的某种树木,她叫不出名字,只是知道这种树木容易掉叶子,风一经过就有大片的细碎浅绿色打着旋哗啦哗啦落个不停,尤其美好的景象。



是看到琉璃的第一封信时捡了收起来的。

浅默说。句子后是一个大大的笑脸符号,轻快而温暖。

你说像不像奇迹呢。



流离捏着信纸仰躺在柔软的被褥上,恍然有种陷入深海底的错觉。她长时间地仰望着纯白色的天花板,伸手挡在眼睛前。这个季节里青草疯长,有些模糊的念头也在心里暗暗滋生隐约成型。那次的回信她磨蹭了好些天,写着这和奇迹有什么联系么浅默你果然和我一样没逻辑,那么我们是同类也说不定,等等。涂涂改改了几次最后还是加上一句话。

所以我们来见个面吧。



流离住在市区南面,浅默住在市区北面。中间隔了大老远的距离。两个女孩子经过简单商量之后把见面地点定在市中心的一家西点店里。那天流离仍穿了惯常的浅色系套衫,棉布裙子,白球鞋,坐在开往目的地的公车上努力平静地数着车窗外掠过的树木,感到忐忑必定是难免的,在这之余却还是按捺不住地雀跃期待起来。到站后才想起其实两人都粗心大意得压根没提过该怎样认出对方。好在互相都留了电话号码。流离在店门口橱窗前左顾右盼迟疑了一阵按下拨号键的同时,附近立即像回应一般响起了铃声,是“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的调子,流离一下子笑了出来,她记得浅默在信里提过自己的手机铃声是这个。随后循着声响望去,另一个女孩子也正握着手机四处张望,视线正好碰上。



这就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不梦幻不像命运也不跌宕起伏荡气回肠。不过这类形容词本来也就用不上。流离抬头时正好对上以不可抵挡的姿态径直铺陈下来的逐渐明亮晃眼的太阳光,她眨了眨眼睛,很丢人地举着手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艰难地挤到那个正摆着同样姿势向她走过来的人面前,挂坠随着动作摇晃着,微凉的有机玻璃珠子一下一下碰着她的手指头。她们互相呆望了几秒后彼此露出一个了然的眼神,相视而笑。



“嘿。”

“嗨。”



浅默穿了件暗灰色衣裙,裙角处绣着同色的花朵纹样,在暗地里独自生长盛放着一样,一头及腰长发,刘海剪得齐眉,平平整整覆在额前。浅默的头发很黑,流离咬着吸管有些羡慕地想,不像她的头发天生带着暗茶色,也细细碎碎地始终只能留到肩膀上,用几枚发夹随意固定着。浅默伸手在眼前晃了晃她才匆忙回过神。



流离没头没脑地开口,一手支着下巴嘻嘻笑。

“浅默像是暗色调和暖色调的综合。”



对面的女孩子极其不合形象地三下两下将蛋糕塞进口中咽下,抬头看着她,微微眯了眼,笑容温软。

“你倒是和我想像中的一样。”



那次会面只持续了不到两个小时。两人都是趁着周末难得的闲暇时间出来的,下午还要回去上补习班。西点店里人流不断,她们特意选了个靠近窗户的角落位置,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落地玻璃窗外正好有树木挡住了太过刺眼的阳光,在桌面上形成不大不小的阴影。时光静好。

她们在公车站彼此告别。浅默拢了拢长发半开玩笑半认真般说我们这样像不像已经认识了很多年的样子。流离也点点头冲她笑,说也许真的是这样。

在她们周围树木静默如昔,枝叶交错躯干斑驳,年复一年地伫立在那里。

好像一切与时间都无关。



往后的日子依旧平静而安然地度过。流离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将来考上大学了一定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最好要遥远到很多年都回不了故乡好显示自己如何理想远大志在四方。只是不久之后她就知晓了那个世纪末世界灭亡的预言,于是自暴自弃地想考虑那么长远说不定根本没用,心安理得地咬着冰棍继续准时守在电视机前。那时侯她还是个留着童花头的小学生。太过早远的记忆难免会模糊不清,只是勉强可以拼凑出一些还算重要的事情和念头而已。而在那段记忆里羽野或者浅默谁都还不曾出现。

而后来的事实就是就像那场世纪末的大灾难其实并没有发生一样,18岁那年流离还是安安分分考了本市的大学,一到假期就比闹钟还准时地杀进公车里从郊区的学校回家。她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仅仅是希望固守着一小片天地平淡生活的,哪怕是要被人说成没理想没志向安于现状也好,终究不愿意去远方。



由此可见名字说到底只是名字罢了,完全没有一点预示意义。流离在信里这么说的时候浅默只简单回了一句是吗便再没下文。几年来她们始终保持通信,有时是相隔几天,有时是三两个月,却从来没有中断过。仿佛同中学时代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除了浅默去了外省的大学。



大二下学期的某一天流离却突然接到了浅默的电话,说是学校放了半个月大假。浅默的声音清澈明快,听起来让她莫名地觉得温暖且亲切。流离死活没想过会有她的电话,梦游般应了几声,挂断电话才醒悟到先前说了些什么事。

浅默说,我来找你好不好。



浅默当天晚上就到达了。流离跷了两节选修课去火车站接她。虽然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但流离还是迅速就找到了她。依旧一身暗色衣裙墨黑齐腰长发的浅默拎着大旅行包冲她招招手笑得明亮。

“没想到你也没怎么改变呢。”浅默说。

流离下意识地低低头伸手撩开垂在脸颊边的碎发。她的头发还是一长长就分叉,却总舍不得剪短,结果和从前一样勉勉强强只能留到肩上。懒得花费太多时间在装扮上。身上套着的也仍是穿惯了的样式简单的淡色衣物。确实是和中学时相比没有一点差别的样子。流离想着也随着笑出声来。



回学校的公车上她们一前一后坐在靠窗的位子上,随意地说着些什么。那条路旁种了不少挺拔的木棉树,已经是花开的时节,只是因为天色太暗看得不清晰。流离在浅默后座伏在椅背上絮絮叨叨地说她喜欢看那些大红色花朵明亮而有精神地开放着的样子,不过她还是更喜欢紫藤,只可惜大学里没有之类。浅默侧着头,偶尔回答一两声,更多的时候还是笑而不语。半小时的车程似乎眨眼间就过去。



晚上浅默自然是要在学生公寓里留宿。因为没有多余的空位于是和流离挤同一张床。室友都睡了。她们为了不吵到别人趴在枕头上蒙着被子打着手电筒被子悄声说话。这样便很奇妙形成了一个狭小的空间。暗茶色的头发和墨黑的头发散落着重叠绞缠在一起。两个女孩子挤在一起止不住地直笑。浅默说她们这样像是还在母亲体内缓慢生长的双生子。流离乐呵呵地翻出手机给她看羽野发来的雪景的照片。关于羽野的事流离说的并不多,只模糊提了个大概而已。



“哪,浅默。”流离将头搁在手臂上以几乎轻不可闻的音量说,“一开始我真的觉得你们两个很像呢。但后来才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



比如羽野总是喜欢小离小离的叫她,而浅默则把她的名字写作琉璃。虽然原因都是感觉流离二字太苍凉。

比如羽野一直是剪着短发的,而浅默的头发长及腰际。虽然她们笑起来都是很有生气的明快模样。



但羽野还是羽野浅默还是浅默。

知道这个就已经足够了。



浅默略偏过头蹭蹭她的脸颊。黑暗中流离可以看见她的眼睛明亮,也依稀可以分辨出缓缓绽开的柔软的微笑神情。



“从第一次收到流离的信时我就感觉得到。”

浅默说,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你纯粹得像个孩子。”



第二天晚上系里办了场露天舞会。流离对于热闹的场合向来没多大兴趣,也一贯相信跳舞之类是即使到了下辈子也不会同自己扯上联系的事物,因此收到邀请函的时候委实是只打算充当路人甲站在一旁看看就走人而已。但浅默说想参加,她理所当然要陪同前往。

傍晚时分舞会便已经开始。人群渐渐聚集过来。音乐很吵。流离始终站在角落处,看着眼前晃动的人影有些昏昏欲睡。她想自己上辈子八成是独居动物。和人类正好相反。一直在她身边没出声的浅默突然开了口。



“要跳舞吗?”浅默拉了拉她的衣袖,伸出一只手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来参加的人本来就是为了自娱自乐,没有舞伴也自得其乐玩得高兴的或者两个女生一起跳舞的也比比皆是。已经换了柔缓的乐声。流离还愣着清醒不过来。浅默挑挑眉没等她回神就伸手把她从角落里拽到灯光下。流离手忙脚乱地踩着步伐像只笨拙的熊。只是所有人脸上都是笑着的。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



流离恍惚着想起了从前浅默用的那个奇怪的手机铃声,她突然想问问浅默你把那铃声换掉了没有。灯光在四周流转。她似乎听见一直笑得明亮温软的浅默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它们在跳圆圈舞呀,跳呀跳呀一二一。



我认识一个女孩子许多年。她写来的第一封信只有很简单的一句话。她的名字看上去很苍凉可是念起来很好听。

她叫流离,流离的流离。可是我喜欢写成琉璃。

温润美好。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



哪,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呢。



它们在跳圆圈舞呀,跳呀跳呀一二一。



有人开始放烟火。啪啦啪啦。半边天空被映得透亮。



-END-

  1. 2008/03/13(木) 17:58:05|
  2. | 引用:0
  3. | 留言:0
<<[眼健]I just wanna be with you | 主页 | [赤山]无题>>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48-9efa7a12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