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赤山]无题




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瞥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早得人神共愤。

他一晃一晃呈现梦游状态起身穿戴。头发睡得乱蓬蓬一团,茶色刘海耷拉着一大片挡在眼前,伸手左边拉一下右边扯一下,再鼓起脸颊吹了吹。

然后思维才迷迷糊糊绕到“哦原来我早起是因为还要拍戏啊”这方面上来。



PIN趴在地板上,觉察到动静只是呜噜呜噜动了几下又继续睡死过去。PIN的主人却由于时差反常地一早就神采奕奕,盘腿坐在床上眨着眼直盯着他看,还勾着嘴角嘿嘿嘿笑得十足的意味不明。

喂笨蛋你干什么这么笑很恶心啊知不知道……他一哆嗦接着就想不客气地丢出这句话,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硬咽了下去,只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节。顺势也在床沿坐了下来。随即前一阵子修剪过的头发就被某人的爪子揉啊揉绕啊绕的蹂躏得更加凌乱。

“诶P的发质很软呢摸起来感觉很好。还有这个发型看着真不错。”



他恍惚着望着窗外任凭摆布。东京的樱花已经开过。大约再一两个月就要入夏。夏天的回忆多半是和某个人有关的。其实不止夏天,春天秋天冬天也是。

至于发型么……



现在的发型是为了配合新剧才万分不甘愿地去剪的。Mama chan看到的时候还很惊喜地说哎呀很帅呢,可是好巧不巧他还是听到了跟在很帅后面的那句压低了音量的“不过说不定用可爱比较合适啊”。

可爱啊,那么让人怨念的形容词。他呆楞楞望着镜子里那个蘑菇头桃子脸正太哀悼自己所谓的男前形象。



想到这些再看看那张放大了的笑得没心没肺一点都不像在异国他乡呆了半年的脸,怨气一下子伴着推迟了几分钟的起床气一同往上蹿。

于是有些费力地拉开还没完没了搁在自己头发上的爪子,在心里哗啦啦拨拨算盘,秋后算账。



“你还欠我生日礼物。”

“……啊?”

“而且连个祝福都没有。”

“都说了因为时差么。而且后来还补上了……”

“也没请我吃烤肉。”

“……”

“去年圣诞节也没有一起过……”

“P太过分了啊啊啊我都回来了还说这些……”



对话就倏忽卡在了半途中。所有声响仿佛在一瞬间消失,安静开始侵蚀空气。PIN醒来了,摇晃着尾巴不明所以。他看着从前总是明晃晃对着自己笑的那个人在流经的年岁间逐渐沉淀了些稳重的晶亮眼瞳,不太自在地侧过身子。



“哪,P……”



所以说,我们,果然还是两个笨蛋吧。



“Bakanishi……”他抽了抽鼻子,原本就柔软粘糯的声音显得越发含混不清。他闷闷地低头只想着这完全是因为太早起了没精神的缘故,绝对不是为了旁边的那个谁谁谁。绝对不是。绝对。

深吸口气,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很丢脸地掺杂进了更浓重的鼻音。

“回来了啊。”



背后的人倾身凑了上来,像从前一样蹭了蹭他的后颈之后环抱住他。依旧是比他略宽的肩膀还有从许多年以前就已经再熟悉不过的气息和声音。过长的头发在皮肤上扫过弄得他有些想笑。



“是啊回来了。”



隐约透出的太阳光开始给云层晕染上金色。深深浅浅,深深浅浅。



-END-

  1. 2008/03/13(木) 17:57:10|
  2. | 引用:0
  3. | 留言:0
<<[GL]琉璃 END | 主页 | [赤山]八点档>>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47-e3658571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