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狼樱]残影的夏




他们到达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是夏末。

在穿行于一个个平行世界的漫长旅途中樱总是接连不断地做着相似的梦。有关于新找回的记忆中的旧日场景的,有关于依稀发生过却始终记不起来的一些事的,或者只是毫无内容却偏偏悲伤得几乎要让人窒息的梦。
渐渐就会错觉之前遇到过的和正在经历着的所有事情仿佛也不过是个未结束的过于冗长的梦境。

法伊左眼的位置被细细地包裹起来,层层叠叠的精细纹样也终究掩盖不了重伤的痛楚。如同他们一直以来都无法忽略的某些事情。金发的男子却只是微微弯着湛蓝的右眸像往常一般平静温和地笑。
“小狼啊…我是说之前的那个小狼。”他说,落在她的短发上的手掌同他的声音一样和暖,“小狼他是个好孩子。”
他是个好孩子。
樱垂下眼睛,绵绵密密的疼痛突然间在心底蔓延开。

那场雨毫无征兆,像要把残夏仅留的一点气息冲刷干净那样倾尽全力下着。雨水一刻不停地打落在玻璃窗子上,世界模糊成一片。其他人都出去了,连同莫哥拿,是要去寻找羽毛的线索。樱独自呆望着窗外,耳边哗哗的雨声始终没有中断。
总觉得类似的场景是确凿真实地存在过的。并不是说完全一样,只是感觉相似而已。比如像这样的夏末的某天,比如像这样的下着雨的日子,比如像这样的百无聊赖等待着谁的时候。具体有些什么事什么人却早已经忘了。樱想着便不觉间咬紧了下唇。

樱的记忆里总是有大片断续的空白。像是谈话间明明提到了某个人的名字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那是谁,或者她分明是在笑着同什么人说话的,在回忆里自己却只像对着面前冷冷清清的空气自言自语。这样的空白随着收回羽翼的增多反而日渐扩大。无故消失了的拼图一样。

[“小、狼…”棕发白裙的女孩子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几步跳下台阶。男孩子愣愣地看她拉着自己的手,像太阳光一样绽起笑容。
“小狼……我可以叫你小狼吗?”]

雨仍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水迹顺着木制的窗沿化开,一片潮湿气息。樱缓缓站起身,无意识地握住了门把手。
不久之前棕色头发的少年还总在她身边,他叫着樱公主的时候眼神坚定温和。樱不明白为什么他总要对自己用敬语,也不明白他微笑的神情之下藏着什么样的忧伤的东西。

[“不要对我用敬语。小狼只要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哟。Sakura,Sa·ku·ra。”]

樱突然飞快推开门跑了出去,没有撑伞,也不顾正下着的大雨。她踩着浅灰色的街道不停地往前奔跑着,大片透明的水花溅起来,做工精细的衣裙被淋得湿透。
像想要执意寻找着什么,或者单纯只是在奔跑罢了。她的记忆里的某些地方始终是空白,那么令人难过的颜色,像凭空缺失了最重要的东西。

[女孩子提着裙角在玖楼国的石板街道上大步跑着,直到远远走来的某个身影接近了才匆忙收住脚步。她喘着气抬起眼睛笑着,男孩子些微惊诧的表情让她有些得意。
“小狼,欢迎回来。”]

在开始旅途之前樱没有丝毫关于小狼的记忆。最早的印象只始于某个同样下着大雨的夜晚,那时侯她睁开眼睛看到正握着自己的手的棕发少年,她问你是谁时他还温和地笑着回答,明明看上去马上就难过得要哭出来的样子却还是在笑着,之后他就转身独自走进了屋外的大雨里。

[“小狼,我……”女孩子攥紧了拳头又悄悄松开,下半句话还是没能说出来。]

她以前应该是认识小狼的。樱总是这么想却依旧搜寻不到任何相关的记忆。那么,也许,将来的某一天找到了所有羽毛的时候就会全部想起来了。这么想着就经过了许多个世界。
直到那一天她从一个太过长久和寂静的梦里清醒过来,一直温柔而沉默地陪伴着她的少年脸上已经换上了她不认识的表情。他的左眸是天空一样的湛蓝的颜色,他的棕色的右眸灰暗冰冷。樱的眼中有温热的液体不可抑制地涌出来,她声嘶力竭地喊出了什么话,伸出的手最终只抓住空气。

[“小狼……”]

“小狼君……”
樱停了下来,重重跌坐在地面。淋湿的头发紧帖着额头和脸颊,水珠顺着发稍滚落,经过她低垂着看着地面的眼睛,再沿着面庞滑下。雨水中混进了咸涩的味道。她的左胸口处开始隐隐疼痛。她的声音淹没在雨声里。

“不要走……”

[“小、狼…”
“小狼……我可以叫你小狼吗?”
“不要对我用敬语。小狼只要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哟。Sakura,Sa·ku·ra。”
“小狼,欢迎回来。”
“小狼,我……”
“小狼……”
我喜欢你。
这样的话还是很难说出来的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觉察到没有雨水再落下来的时候樱才抬起头。棕发少年正撑着伞站在她身边。他的唇角弯起一个浅淡却柔软的笑容,俯身向她伸出手。

“我们回去吧。”

同样的面容,同样的棕色双眸,目光坚定神情温柔。

可是还是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不一样……

樱轻微地颤了一下,她又咬了咬下唇,终究没有去握住少年的手,撑着地面摇摇晃晃站起来。少年的眸子里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黯然。
樱透过一片水气望向面前的少年。依旧是那么熟悉的模样。樱想喊他的名字,声音却哽在半途中。

可是不一样的啊。
不一样。

三个音节。已经数不清叫过多少次的名字。樱突然喉咙干涩得无法出声。

小狼君……
小狼……君……
Syao……ran……

回去之后没有意外地发起了烧。樱睁着眼仰望天花板。额前搁着冰袋,清凉的气息渗透进皮肤里。刚吃完药,被嘱咐要好好休息。屋子里安静得可以清晰听见水珠一个接着一个从屋檐上滴落的声响。莫哥拿轻巧地跳上她的枕边。

“Sakura……”

棉花糖一样的白色生物只踌躇着唤了她一声便没了下文,语调间也不见了往日的轻快,满满的都是忧虑和关心的意味。樱略侧过头蹭蹭它软绵绵的身躯,努力扯出一个微笑,她的声音因为病着的缘故有些干哑,轻轻细细的仿佛浮在半空中随时会消失掉。

“呐,莫哥拿……”
“我还有许多想不起来的事情。”
“好像那都是很重要的。可是还是想不起来。”
“所以,所以也没有办法。”

少年远远地站在门口,沉默地望过来,他有很温柔的棕色双眸,脸上带着关切的神色。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容。也同样是那种寂寞又坚定的样子。

“可是,一直以来……”

女孩子用力闭紧了双眼,晶亮的水光缓慢地从微微颤动的睫毛下渗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莫哥拿不言不语,只是更靠近了些,安慰一般紧贴着她的脸颊。

“对不起。”樱又喃喃着重复了一遍,说不清是要对谁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那么说定了好不好。
我不要再总是眼睁睁地看着却什么事也做不了不要再总给人添麻烦。
我会把记忆的碎片找回来会把你丢掉的心找回来。
说定了。
好不好。
好不好。

[“小狼!”女孩子兴冲冲推开那扇早已无比熟悉的门,金红色的夕阳随着她的声音一同涌了进来,她的浅棕色短发因为刚才的奔跑有些散乱。
少年望过来的眼里泛起温存笑意:“公主……”看到对方听到这个称呼时气鼓鼓皱起的眉头他匆忙改了口。
“Sakura。我回来了。”
那时的他们还没有经历过那些关于记忆和离别的事情。]

樱沉沉阖起眼睑。在某一个仿佛永远的瞬间她像是记起了什么,又迅速模糊。夏末的大雨已经停了,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残留的滴水声。湿润的空气如同回忆分外柔软地弥漫开来。夜色逐渐笼罩下来的时候她伴着这个残夏的沉静气息安稳睡去。

-END-
  1. 2008/03/13(木) 17:49:59|
  2. | 引用:0
  3. | 留言:0
<<[巧晶]青空(一~二) | 主页 | [赤山]彼方>>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42-af9ed43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