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赤山]静寂之森




记忆或者梦境始终都是奇妙的东西。

山下突然就没有任何预兆地想起了在两年还是三年前他曾经做过一个冗长的梦。
是大片望不见尽头的森林,头顶枝叶层叠交错着遮蔽了天日,他的脚下踩着覆盖了落叶的柔软湿润的土地,面前站着的赤西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模样。没有声响,空气仿佛停滞不动。然后赤西缓缓开了口,明暗的光影间眼角泪痣闪烁。
P。如果我要离开了。他听到十四五岁的赤西仁这么说着。如果我离开了,你要怎么办。

山下记得从那么个诡异的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额角手心覆了薄薄一层汗水。不知道是太热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大概是夏天要到了,那么什么时候去海边吧,冲浪啊放烟火啊或者就只是踩着细细的沙子走上一圈也好。那时侯山下第一时间联想到的确实只有这个而已。接着看到的是赤西房间的天花板和墙壁以及乱糟糟的桌面,前一秒还在梦里用无比严肃的表情和自己说着类似告别的话的家伙正在距离他不到三厘米的地方,睡相完全没有身为偶像的自觉。
所以说,那果然只是个梦罢了。再怎么奇怪的梦也一样。山下扯着被角想,歪头看窗外时一缕太阳光正好落了下来,他微微眯起眼睛。梦境什么的,终究还是看不出特殊含义的东西。

以前似乎是听谁说过的,常失眠的人做的梦往往有预知性。也不知道是怎么得出来的理论。
事实上山下不常失眠。有工作还要做出看动画折腾到大半夜之类傻事的人通常只会一闭眼就天昏地暗睡过去。以前是他和赤西一起有时候还会加上个城田优,三个笨蛋一起把所有傻事都做了个遍。现在大多数却只是一个人而已。各自的工作早已经渐渐多了起来,不可避免的事情。
在两三年后突然发现从前梦到过的场景从一大堆记忆里跳了出来的时候山下还是很认真地开始思考这句话的准确性。梦是有预知性的东西啊。这样的句子说出来总带有些神秘莫测的意味,会让人联想到更遥远的东西,例如塞亚星什么,赤西曾经在某天半夜给他发的无聊信息中开玩笑般说他们都是从那里来到地球的观光客。
可是已经参加过成人礼的山下智久君还是很孩子气地小小希望了一下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或者能有人马上来告诉他梦境的内容其实与现实相反。

这么想着赤西仁暂停工作出国留学的报道却还是铺天盖地涌了过来。

在工作的间隙里有了几个小时的空闲。于是很有兴致地戴了墨镜就要去散步。山下走到路口却直直站着愣了几秒钟。行人车辆川流不息。在那几秒钟里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就像他很久以前在乘电车回家的路上中途下车旅行,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那么大的世界,可是就那样向前走着也不去深究终点究竟在哪里,后来的某一天毫无征兆就出现在他生活里的赤西挂着大大的笑脸招呼他去自己家里,再后来这样奇怪的旅行就结束了。
可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像几年前在电车上发呆一样站在京都的路旁神游。可是这次没有赤西仁。只有山下智久。那么谁给我打个电话发个信息好了,是谁都好。山下这样想。然后突然就寂寞起来。

傍晚时候天边的云朵一点一点染上渐深的红色,风吹过就被牵扯着散开去。山下觉得那样的颜色有些像蔓珠沙华,传说中只盛开在三途河畔的寂静美丽的花朵。要是把所有声响都屏蔽去的话,世界安静得就像梦里那片没有边际的森林。

其实几个月前就知道了赤西的决定。那家伙大半夜跑来敲他家的门,往里走的时候险些踩到小P差点被咬。赤西很平静地说出那些话之后还生怕他不相信般加了一句你知道我不会骗你的,P。
所以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啊……山下想着一点一点转动着有点僵硬的脖颈把视线从灯光下赤西开始模糊不清的脸上移到窗外。夜空深黑一片。赤西没再说话,他也咬着下唇不吭声。两大好青年就在午夜里恍惚的橘黄色灯光下沉默着站成两棵树。多少有点诡异的场景。可是真的一点都不好笑。就像山下说过的除了他自己少有人能听得懂的冷笑话一样完全不好笑。

在那之后说过些什么山下也记不清楚了。那么好吧如果是你自己希望的。大概就是之类的意思。
如果这是你自己希望的。他说,眼睛飞快地眨了下,睫毛轻轻一颤。胃有点难受,头也开始隐隐作痛。果然是最近三餐都太不正常了,还有睡得也不好。山下扶着额角这么想,头发挡在了眼前。空气依旧出奇的静谧,山下想起了两三年前他梦到的场景。那样沉寂一片的森林,他和赤西面对面站着,都是少年时的模样,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两个人那样简单,进行的却是类似离别之前的对话。

山下没有去看赤西的表情,却能察觉到赤西正安静地望着他。那一瞬间山下以为赤西将要和从前一样伸手拥抱他。事实上赤西也确实这么做了。赤西温热的鼻息打在耳畔的时候山下小孩子一样皱了皱鼻子。仿佛有什么东西哗啦哗啦碎了一地。
那些事情,所有的过往。明明都还没有远去的样子。

例如一人一半地分了的那十二个相同口味的面包。
例如引发了无数次循环往复的绝交又和好的那些芝麻大小的事。
例如若干年后要一起去定居的夏威夷的海边。赤西曾经在那里那么大声地说过喜欢P。
例如赤西在回家的路上将双臂环过他的肩膀,他说P你还真是瘦啊。山下笑笑没有回答。
例如赤西在分别是总是微微抬着下颌,弯起嘴角眼睛明亮地笑,他说再见。虽然下一次见面可能只在几个小时以后。

那时侯他们还只是孩子而已。

那个梦其实还有后续。
十四五岁的赤西仁像有一个世纪那样长久地望着他,然后说P,如果我离开了你要怎么办。
再然后赤西微微抬着下颌,弯起嘴角,和往日里告别的模样没有多少区别。他说那么,P,再见……再见。真的只是再见。

他总是这样。微微抬着下颌,弯起嘴角眼睛明亮地笑,然后说再见……再见。

再见的意思就是还会再见面。

山下站在京都的路口往前张望。依旧东西南北四条路。孩子们已经开始长大于是要自己选择方向。天空中蔓延开金红的云彩有如彼岸的蔓珠沙华。而有些东西大概是即使到了三生途上也不能忘掉的,他想。夜色逐渐降临下来如同梦里的那片静寂之森。信息提示音骤然响起的时候一个微笑滑过他的眼角。

发信人的姓名是赤西仁。

那么,再见……再见。
真的只是再见。
不要把我忘了。
不许把我忘了。

-END-

  1. 2008/03/13(木) 17:47:48|
  2. | 引用:0
  3. | 留言:0
<<[赤山]彼方 | 主页 | [赤山]言叶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40-c00fcd07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