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赤山]言叶




海边那场预料之外的大雨实在来得让人促不及防。匆忙间躲进车里的时候身上早已经被淋湿了大半。
耳边响着雨点敲打着车窗的声音。山下握着方向盘有片刻的出神,手心还是湿漉漉的。现在是夏天,可是有点冷。
赤西搭着他的肩膀,体温透过薄薄的一层布料传过来。山下不易觉察地颤了一下。侧过头,看到赤西扯出一个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大大笑容。

P。我们回去吧。
……哦。

山下带着明显还处于神游状态的茫然表情点点头,不知道是因为雨水还是刘海挡住了视线什么的,突然觉得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上的表情他看得不清楚。

山下盘着双腿坐在赤西房间的床上擦拭着还有点湿的头发,来不及擦净的水滴顺着他软软垂着的发稍冰凉凉落进领口里。山下打了个寒战。明天还有工作。他想。不要感冒了才好。
mama-chan的晚餐一如既往的美味。吃完饭总是要犯困。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习惯的。曾经被赤西说过这样的P就像小孩子,或者再准确一点地说是像某种英文以P开头的生物。虽然每次都被他用更加不客气的话反驳了回去。

现在赤西不知道去了哪里。说不定在看电视。山下眨着眼睛,眼皮有些沉。那么正好今天也不会有人和他抢遥控器了。刚刚这么想着下一秒赤西就推开门踏了进来。房间里没有灯光。天色一点一点沉了下来。赤西似乎是在笑着的,和往常一样灿烂到没心没肺。可是山下觉得他的表情映在眼底丝毫都不清晰。

他在赤西要说话的前一刻闷闷开了口,说我要睡了。连睡衣都懒得换就抱着被子躺倒下去。以往少有片刻安静的赤西一反常态地不发一语。顷刻间静谧得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山下毫无原因地突然就没了睡意。
彼此都忙得马不停蹄于是早忘了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赤西在电话里抱怨过。结果还是沉默了。

雨已经停了。山下记得刚才他们开车回来时天空是压抑的灰色。雨水打在车窗上的时候他透过有机玻璃看到眼前的世界是模模糊糊支离破碎的一片。沙滩上的足迹被消磨殆尽。夏天的烟火熄灭了。都是恍惚间就发生了的。

就像几年前他和赤西都还是十多岁的样子。肆无忌惮地粘在一起吵吵嚷嚷。不过一眨眼,什么时候那样的日子就都过去了。
就像他总是心心念念想着要长大成人的。成为什么也伤害不到的那样强大的人。长大成人。几个字白纸黑字端端正正写出来才发现这其实是那么寂寞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依稀可以觉察到赤西好像是背对着他躺下来,然后又翻了个身。一阵细碎的声响之后赤西的声音低低地传过来:喂。P其实你没睡着吧。山下咬了下下唇没有回答。
赤西称起身子凑近他耳边说话。近得微妙的距离。山下几乎可以感觉他的头发散下来落在自己的脖颈上。赤西不依不挠地念叨。气息温暖。山下看不见他的脸,只觉得他的语气里藏着些自己猜测不出的东西。

诶诶P你该不会是因为下雨去不成海边在郁闷吧还真是小孩子……
P你还是这样,总是什么都不肯说。
P你小时侯可爱多了啊你记不记得……
中学时失恋了还拽着我哭……
……

吵死了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山下一个翻身坐起来截住了他的话,匆匆忙忙的话语间多少有点恼羞成怒的意味。虽然周围没有什么光亮他还是可以看到赤西貌似是露出了可以称得上是窃笑的神情。

山下伸手揉了揉眼睛,没什么意义的动作。好象已经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国二还是国三。连具体原因都记不起了,只知道自己当时的确是失恋了这么个模糊的事实。放学后没头没脑地跑进来把赤西吓了一跳。他一下子坐在木制地板上也不管上面横七竖八地丢着些什么有的没的东西,然后把头埋进手臂里怎么也不肯抬起来,另一只手却死死拽着赤西的衣角。那时候似乎什么声响也没听见,几分钟后才回过神的山下一边想着仁这家伙不会是被我吓傻了吧一边悄悄把低着的脸抬高了几厘米。手臂上冰凉的一片。赤西却只是坐在旁侧那么安静地看着他而已,那一刻的赤西脸上有他怎么也琢磨不透的神情,有点像守护者的模样。

后来再去回忆的时候山下才发现那一年让他突然哭得没了形象的女孩子的样貌和声音他早已经想不起来了。
可是这么丢脸的事情啊……还不如忘掉了比较好。山下总是这么想着却还是记住了赤西表情安静地望着他的样子。那个时候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彼此沉默着。

赤西还在一旁自顾自说着。山下无法从他的语气里推测出些什么。或者说那些事情从来不需要去自寻烦恼地推测。

没关系的吧。真的没有关系啊。十五年以后,也说不定是十年以后。总之一定会有那么一天。一起搬到夏威夷去天天看海。诶诶P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我们要一起去的啊不然我不干喂P你不许睡……

赤西还记得许多年以前他遇见的山下的样子。面容姣好得简直像个女孩子的少年裹着宽大的风衣独自一个人坐在电车靠窗的座位上,朝他这里望了一眼又转开头去,小小的个子,有点孤单的表情。赤西想他应该和那个人做朋友的。于是他也就这么说了。

那些话。你说不出来那么我就替你说了。你想听到那么我就说给你听。
只是那样简单的事情。简单得就像一个不动声色的拥抱。

然后又重新沉寂了下去。山下一动不动睁着眼睛。渐渐不见了光线的屋子里所有的东西只隐隐约约看得见轮廓,可是这里是他无比熟悉的,包括堆满杂物的抽屉和不知道上一次整理是在什么时候的不见天日的桌面,包括已经开始变色的PIN和现在正从背后抱着他的叫赤西仁的人,包括这么多年以来发生过的所有乱七八糟的温暖的琐碎事情。他的眼睛有点酸涩。他突然觉得这样的时候其实应该说点什么才好,于是拉了拉赤西的手臂。

喂。Bakanishi。赤西仁……仁。
恩。我在。

-END-

  1. 2008/03/13(木) 17:46:51|
  2. | 引用:0
  3. | 留言:0
<<[赤山]静寂之森 | 主页 | [CCS]未散花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37-c2f633a2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