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CCS]未散花






那时侯观月歌帆是踩着英国平平整整的浅灰色街道朝他走过来的。纯白的长裙,琥珀色的头发,怀里的一大束百合绽放在微凉的空气里。
她用仿佛已经认识了他许多年那样的神情微笑着说你好。
像早就决定好了一样。

很久很久之前某位神秘而强大的魔法师说过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这样想起来的时候艾利欧正握着魔杖倚在宽大的躺椅上。斯比卧在桌面安安静静翻着书,露比却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在英国的日子如同这栋老式的房屋般平静安然,保持着孩子的形态,需要进行的重要事情似乎也只有等待而已。站在身旁的观月正把百合安置进花瓶里,长发遮挡了侧脸。窗子外的光线正好落下来,白色花瓣几近透明。观月依旧会常常记不起来这里的路。巫女的通灵能力放在认路这回事上就完全没了用处。

艾利欧记得第一次见面时观月也是这么怀抱着白色花朵走来,脚步轻巧笑容浅淡,似乎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所有记忆。月光一样。
她说你好。
他微眯着眼睛仰起头,视线滑过那张微笑的面庞,然后向她伸出手,笑起来。
“我想我们应该是认识的。”

所以这大概也是必然。

日子其实很冗长。英国的天气永远温温和和,不会有大风大雨也不会有太过耀眼的太阳光。

“也快要到最终审判了吧。”艾利欧侧头望望观月,她回以一如往常的含着安静笑意的神情。
遥远的记忆里那个叫友枝镇的地方是有着温暖的阳光和盛开的樱花的。那里是观月来英国留学之前呆过的地方。
可是即使继承了库洛·里得的全部魔法和记忆。他想。他只是柊泽艾利欧而已。

艾利欧拉住她的手。早晨的光线悉数掉落进他平静微笑的眼睛里。他的声音有着和孩子的外表不相称的低沉平稳。

“哪。歌帆。和最终审判或者库洛都没有关系。到了那里记得不要再迷路了。”

然后琥珀色长发的女子俯下身抵着他的额头笑了。



从前观月总是摸着他的头说桃矢君真是好孩子呢之类的。桃矢皱皱眉头别开眼睛。他明明已经不是孩子,还比她高出了一个头。
然后就突然分开了。观月和平时一样弯着眼睛笑着说等下次见面时我们都会找到真正喜欢的人。

桃矢其实很生气。
却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
而是因为竟然就这么被她说准了。

桃矢从来不觉得失去了那种力量有什么不好。尽管以后就见不到母亲也没有办法第一时间保护妹妹。
可是雪兔还会站在他身边微笑。樱也依旧过得快乐无比活蹦乱跳。

并且能预测将来能发生什么也算不上多让人高兴的事情。
例如第一次见到那个叫李小狼的小鬼时就知道他一定会抢走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结果那家伙就真的拐走了他的宝贝妹妹。
例如从一开始就看出了雪兔其实不是人类。

可是即使这样也好。即使不是人类。即使身后还藏了个叫月的守护者也好。他早习惯了那个灰白色头发的人在一旁温和笑着的样子。
所以要把魔力全部给月的时候桃矢一点也没有迟疑过。

桃矢系着围裙忙活家务。本来是轮到了樱的。可是就在前一天那家伙突然可怜兮兮拉着他的衣角嘟嘟囔囔着哥哥能不能和我交换一次。
父亲藤隆在院子里种了向日葵。金黄的灿烂颜色。好象会顺着阳光满满溢进屋子里。

楼上突然就响起了樱高叫着不好要迟到了的声音。然后就听见女孩子砰砰地踩着楼梯跑下来。可是今天明明是假日。

“真是怪兽。”桃矢低声嘀咕着,额上隐隐约约跳动起井字纹。“反正一定又是去见那个讨厌的小鬼。”
这么说着却还是把装得齐齐整整的便当好好放在桌面上。可爱的粉红色盒子。正好两人份。

“桃矢其实是个温柔的好哥哥呢。”一边的雪兔看着他笑起来。金色阳光落在他有着温暖笑意的面庞上。有点像窗外正开得耀眼的向日葵。

“罗嗦。”黑发青年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话音刚落下的同时一个柔和的微笑却不易察觉地浮现在唇角。



再去想的话才发现那也已经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

抚子笑得一脸幸福地告诉她决定要结婚的时候,园美曾经那么坚定地认为自己将会永远讨厌那个叫木之本藤隆的男人。
路上偶然遇见时藤隆依旧温和有礼地对她微笑,镜片后微微弯起的眼睛里透着温柔,春天一样和暖。
可是就是这个人。作为她们的年轻老师,出身不明也没有任何血亲的人。要抢走她最宝贝的妹妹抚子了。

园美迎着有些刺眼的光亮一直站着,攥紧了手。
突然就觉得寂寞了。

园美曾经那么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会永远也不原谅木之本藤隆的。她的妹妹抚子那么早地离开她又那么早地离开这个世界了。可是许多年以后带走抚子的人却还能那么温文和煦地在她面前微笑。
园美气势汹汹地质问他。眼前的男子似乎连唇角弯起的弧度都不曾改变一分。园美看不懂他眼底隐藏着的东西。

“我答应过她的。”他说。“不会哭。”

天空中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淡粉色的花瓣飘落下来。是抚子花呢。园美匆忙间捂住了脸。
痛哭失声。

园美记得那一年抚子的婚礼她是去看了的。即使有多得数不清的不甘愿。
可是她看到她最重要的抚子笑得无比幸福的样子。并且在那以后也总是用那么幸福的表情笑着。
园美记得那一天抚子抛出来的花球不偏不倚正好落进她怀里。
抚子说园美你知道吗我现在很幸福。
抚子说园美你也一定要幸福。

今后的许多年也都一样。

大道寺园美有个收藏自己和女儿最珍贵物品的上了锁的盒子。里面有珍藏了十多年的淡粉色的花球。
大道寺园美曾经很坚定地认为自己一定是不会原谅带走了她最亲爱的抚子的木之本藤隆的。
只是曾经而已。



妈妈应该是喜欢抚子阿姨的。知世想。就像她喜欢樱一样。
于是便这么对樱说了。浅棕短发的女孩子眨着碧色眸子看着她,然后绽放出一个很灿烂温暖的笑容。
樱说我也喜欢知世啊。

可是不一样的呢。知世只一语不发地微笑着拉着她的手往回家的那条路上走去。已经是樱花盛放的世界。友枝镇里纷纷扬扬的粉白色一片。
究竟是怎样的不一样还是只要自己知道就好。知世侧着头。细碎的樱花瓣落在她肩头上。有清甜的香气在空气里蔓开。棕色头发酒红眼眸的沉默少年站在樱花树下,看到樱笑着跑来和他打招呼就转开头微红了脸颊,和刚转学来时冷冷淡淡不屑一顾的神情完全两个样。

可偏偏小樱是迟钝到可爱的女孩子,那些异样无论如何都发觉不到。小狼又别扭害羞得什么也说不出来。知世悄悄笑开。还是帮他们一下比较好。她想。

如果会幸福。

合唱团的比赛举行在樱花开了的四月时候。知世安安静静站在舞台中央。樱在观众席上远远地对着她重要的好朋友笑,她身边的男孩子有着沉默而温柔的酒红色眼眸。

大道寺知世是木之本樱最要好的朋友。

知世缓缓唱起歌,双手在胸前交握。她的声音清亮柔缓。

这个季节里所有的故事都还在继续。大家。不论是谁都要幸福地生活着。

她的视线掠过小狼和樱微笑的脸庞飘向会场外遥远的水蓝色天穹。灯光散在她的墨色长发上如同珠玉一般。
她于是也微笑起来。
像那些花朵一般。
用那么幸福的模样歌唱着。

-END-


  1. 2008/03/13(木) 17:45:45|
  2. | 引用:0
  3. | 留言:0
<<[赤山]言叶 | 主页 | [赤山]向春>>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35-9579061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