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静夏]夜蝶




喜欢是个太过温柔的词语。
可是静留直接对她说爱了。

推开门静留还一身和服安安静静站在庭院里。夜色一点一点覆盖下来,水样的月华满地。静留紫苑色的衣襟在风里轻轻扬起来。夏树疑心自己看到了夜晚里安静飞舞着的蝴蝶。

静留询问是否要在她家留宿的时候夏树毫无悬念地迟疑了。在心里列举了几百条理由却终究还是说不出半句推辞的话来。支吾了一阵又咬咬下唇沉默下去。
静留抿着唇望向她微微笑,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带了京都口音的说话声悠悠缓缓。

难道夏树在害怕什么。

夏树皱了皱眉头转开了头将视线固定在身边的樱树投在地面的模糊影子上。几片细碎的樱花瓣晃悠着没有一点声响地擦着脸颊落下来。

夏树依稀记得学生会办公室外也有这样一棵樱树。四月是樱花开得正纷纷繁繁的时节。认识没多久的那一年她从那棵樱树下经过的时候曾经被静留叫住过。

那已经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

难道夏树在害怕什么。
才不是害怕之类的。

结果还是留了下来。
也许真的并不是因为害怕什么的。夏树想。敛着眼睛默默地看着身上的白底碎花和服。静留说过她这么穿很好看。
大概本质里是太过孤单的人。所以不敢轻易靠近其他的什么人。

静留在她身畔沏茶。袅袅的水雾混杂着茶叶特有的清淡香气在屋子里氤氲着散开去。令人无比安心的感觉。
夏树这么想着便侧过身子躺了下去。静留俯身一寸一寸理着她散落着的墨色头发。动作柔和得像庭院里悠悠飘落下来的樱花瓣。指尖的温度缓缓停留在发稍。紫苑色的衣袖轻轻拂过脸颊,渗着清浅的花香。

琥珀色长发的女子略垂下头轻笑。眉眼间一如初见时的温婉模样。
睡吧。她说。
夏树总是冷冷淡淡的神情里不自觉地有了微笑的痕迹。

要进来坐坐么。
几年前夏树曾迎着层层叠叠的光影和零星散落着的粉白色花瓣看到女孩子倚着学生会明净的玻璃窗子边对她招手。却还是想也没想便回绝了。
静留像早预料到了一般抚着长发,唇边弯起的笑意轻轻浅浅。

难道玖我同学是在害怕什么。
才不是害怕之类的。

四月份的淡金色阳光顺着空中细碎樱花的轨迹蜿蜒下来。

到后来夏树还会想那天她一副理直气壮表情几乎用吼的反驳出来的时候其实一点底气也没有。那个叫静留的女子总是看穿了一切般对她微笑。微笑着问要过来么微笑着说哦是吗。
夏树讨厌这种感觉。事情的发展却不在她的预料之中。
包括后来她开始习惯被默许随意出入学生会。包括再后来大概可以算作朋友的静留理所当然地说其实我爱你。
都不过是一晃眼间的事情。

喜欢是个太过温柔的词语。
于是谁也不说。
彼此心知肚明。

大概早就是注定了的事情。
从她一脸阴郁地走在风华学园里然后转过身却看见阳光下静留正笑得春暖花开的那一刻开始。

夏树隔着纸门望着院落里树的影子一晃一晃。茶香和樱花的香气缭绕着徘徊不去。
然后阖起眼睛渐渐睡过去。
梦中紫苑色的蝴蝶轻巧地扇动着翅膀停栖在月光如水的夜色里。

-END-

  1. 2008/03/13(木) 17:41:22|
  2. | 引用:0
  3. | 留言:0
<<[有保]想之川 | 主页 | [巧晶]萤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31-d483abd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