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巧晶]紫藤




那时五月的藤花下成一场淡紫色的雨。晶抬头就看到漫天的紫色弥漫了双眼。那样美好的,温存而寂寞的紫色。
藤蔓交缠纠结如同世代都解不开的结。
那时晶已经习惯沉默,偶尔说话会压低声音,神情平静淡然。

那些似乎都是习以为常的事。包括男装以及转校以及,战斗。

风华学园的五月没有紫藤。晶这样想的时候正靠着窗,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天空。晶偶尔会发呆,例如现在。
所以当巧海走近时她没有觉察。忍者惯有的敏锐和直觉突然失效了一样。
但并不重要。那个室友时常会打断她,问的问题无非是晚饭想要什么料理或是是否一起吃蛋糕之类。晶先是不屑,然后无奈,最后就成了现在的习惯。

那个善良得过了头总是在充当老好人的家伙。晶叹了一声微蹙着眉将视线从他的面庞上偏移了一个很小的角度。毫无原因的。

鸨羽巧海。这个名字念出来会有很好听的发音。红头发的男生有着温存清澈的眼神,笑起来时眼角唇角弯成好看的形状,干净温暖。
晶永远对那样的笑容毫无办法。

心脏病。那时巧海把这个词说得像衣食住行一样云淡风轻。晶的手指不易察觉地颤动了一下。

“呐,很严重呢。不动手术就没有办法。”
他一如往常地微笑,然后略微低垂下眼睛,声音淡淡地渗进空气中。

“晶君……我是不是总在给身边的人添麻烦呢……”

晶莫名地感到生气。
“你总是这样。”她愤愤地瞪眼,一字一句。“还是男人的话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一直活下去。”

巧海忽然明朗地笑起来说谢谢的时候她僵硬地将视线投向远处。心口钝钝地痛。

从换上男装的那一刻起尾久崎晶就是淡漠得不会轻易在意别人的孩子。可是鸨羽巧海却是例外。

是喜欢吗。
晶轻轻一咬下唇别开脸望向窗外。正是傍晚时候,天际大片大片涌上透着微紫的云霞。晶忽然就想起了多年前漫天的淡紫色,淡紫色的花在她面前开了又败了,淡紫色的碎屑飞扬像要舞尽繁华。年复一年。紫藤花,五月雨。
喜欢吗。她反复念着那两个字开始感到史无前例的生涩和艰难。胸口会隐隐疼痛,像她每次见到巧海落寞神色时的感觉。

大概是喜欢。可是又怎样。我不确定是否能够保护他。

多年前她看到紫藤的枝蔓交缠纠结。HIME的身份也像纠缠不休的结,面对所谓命运谁都无可回避。
谁又能够守护谁。

画本掉落在地上。晶慌乱地收起,所有的血液似乎都在一瞬间往脸上涌。
满满的都是某个人的画像。
巧海的眼神由诧异逐渐变为了然。

“晶君知道么,是你让我有勇气活下去的。”
他轻轻微笑。温暖得好似冬日阳光。

晶突然间就沉默了。这样的沉默在巧海发现她的身份之后便时常发生。异样的情绪拔节生长,说不清道不明。
晶很轻地拉他的手,却刻意地别开脸避过那双眼睛。

“好好活着,我来保护你。”
她的声音低得仿佛不存在,但晶想巧海确实是听到了。

发生过的事有很多,多到让人无暇去一一回忆。于是到最后过程突然不再显得重要。重要的是在最后所有的人都很幸福。

她陪同巧海去异国。手术像预料中的那般成功。返回时男生靠近她耳边悄声说话,脸色些许泛红。他的嗓音干净柔和。

“谢谢晶君。一直以来都是。”

晶转头看飞机外的浮云天光,抑止不住地笑。
却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五月。
巧海拉着她去看盛开的紫藤。男生很高兴的样子,笑得眉眼弯弯。他们在悠长的小道上急急奔走。晶的裙裾不时绕着脚踝,她对此依旧有些许不适。走在前方的巧海红发在风中一下一下扬着,笼着浅金色的光晕。两人的手始终握着,十指相扣,于是掌心的温度那么清晰地传来。晶的面庞微微泛起红色却不知道是因为奔跑还是其他缘由。然后微妙的心情一寸一寸滋长着仿佛要浸透空气。

“晶君你看,很漂亮吧。”

巧海站在阳光下弯着眼睛笑。
晶抬头,弥漫了一天一地的淡紫花瓣像从前一样轻轻吻过她的双眼。

“晶君有没有什么很想实现的愿望呢?”

晶不明白巧海为什么会这么问。她紧抿着唇没有说话。对于这样的问题尾久崎晶似乎总是想不到答案,从前也是现在也是。

“我有呢。”男生在说话间略微涨红了脸。但依旧字句清晰。
“希望……”
“我和晶……”
“一直一直……在一起。”

一直一直……在一起。

晶一怔,低下头,大片的沉默间感觉到身畔的人的靠近。清新而温暖的气息立即笼罩了她。阳光的味道。五月的紫藤花瓣漫天,温存的淡紫色已经不再显得寂寞。
先前的问题突然就有了答案。关于她想要的东西。

红头发的男生澄净温存地微笑。五月紫藤。两人都涨红了的脸。彼此紧握住的手。掌心的温度。
两个人一直一直地,在一起。

所谓幸福。所谓永远。

-END-
  1. 2008/03/13(木) 17:03:47|
  2. | 引用:0
  3. | 留言:0
<<[巧晶]晴夏 | 主页 | 秋言>>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3-f0c36d3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