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有保]梦痕迹




后来他想,有一些什么东西,终究还是遗落在时间的缝隙里了。

有利记得自己离开真魔国的那一天依旧像往常一样有着无比绮丽美好的阳光。天空的颜色纯粹如洗。
他想说不定保鲁夫拉姆会生气。要拔剑架在他脖子上说有利你这个大笨蛋什么的。
结果那个金发少年咬了咬牙冲着他吼有利你这个大笨蛋还犹豫什么为什么还不走。
太阳光顺着金色发丝落在翡翠样的眼睛里。霎时间蒙了一层雾气一样。什么情绪都看不见。

有利于是终究没有回头。

到后来有利还会想那是错觉还是怎样。
他在那天早晨的美好阳光下踏着真魔国的土地一步一步向能回到地球的通道走去。
转身的时候。
像有什么东西玻璃一般在蓝天底下碎了一地。

涉谷有利以为从此自己会像所有的普通男孩子一样生活着。上学,打棒球,遇到漂亮的女孩子不自觉地红掉大半张脸。毕业,工作,一家人平凡却幸福地在一起。也不会再有许多奇怪的际遇。
仅仅是这样而已。
于是之前发生过的那些便像梦一样会渐渐湮没了。

有利刚闭上眼睛回忆就仿佛藤蔓在寂静夜晚里肆意滋长。
他本以为那些东西都可以放在某个角落里再一天一天地遗忘掉。

保鲁夫拉姆总要长年累月地占着他的半张床。睡相惨不忍睹醒来后却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
有利在一天半夜突然醒过来看着身边的魔族少年。睡着的保鲁夫拉姆没了平日里凌厉的神色,套着粉色睡衣抓着被角小动物似的睡得沉沉。梦里也不忘嘟哝几声有利笨蛋之类。
他对着那张睡脸念叨不要叫我笨蛋却依旧抓乱了一头黑发也无可奈何。

这样那样的事情。
有利其实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在静谧无声的深夜里,这样史无前例地想念起来。

有利记得在某一个闲闲散散的午后被保鲁夫拉姆拉着到了城堡的后花园里。玫瑰色的花朵铺盖了世界般盛开,满满都是香气蔓延着在空气里四散开去。
有利愣了片刻之后像意识到什么般匆匆忙忙挣开了被他拉着的手。问有事吗。
金发的漂亮孩子长久沉默着望着他,所有神情都隐没在斑驳的树影间。
然后轻轻靠近了他,和往常无异的表情,只是眼里有什么东西飞快地闪了过去。

细微的呼吸声近在咫尺。

有利还是别过头避开了他的眼睛。

后来有利想那个午后他应该是听到了保鲁夫拉姆轻声说着的话的。当时他却想自己其实应该一无所知。
那些细小的言语淹没在风声里消失在树木落下来的影子里。
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不知道。
然后这个世界和一如平常。

有利。
笨蛋。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可是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有利在清晨睁开眼睛的第三秒开始怀念。
曾经在路上见到过美丽的外国女孩子。金色长发澄碧眼眸却完全不像某个人一样眉眼间都透着别扭可爱的骄傲。
有利拎着书包想另一个世界现在怎么样。

若是再回去的话那个叫保鲁夫拉姆的金发小王子是否还会挑着眉叫他见异思迁的笨蛋是否还会站在他斜后方的位置是否还会别扭地拉着他。
是否还会低垂着眼睑低声说喜欢。

或者是收敛了一切神情疏远地喊他陛下。

突然就难过了起来。

在某个天气晴好的早上和一大帮朋友出去游玩。一群人吵吵嚷嚷没个消停。有利站在人群间陪着他们一起笑。男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长起来,言谈举止间早没了少年时的青涩模样。
却还是莫名地发起呆来。茫然中有一瞬间所有的喧闹声仿佛都屏蔽在脑海之外。
然后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开玩笑般说了一句涉谷你在发什么愣呢,笨蛋。

有利。

笨蛋。

可是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有利无端地觉得心里的某一个角落空了起来。

那些事情。
那些记忆。
那些他听到了却从来没有作出过回答的话语。

都如同一场长长的梦一般来不及挽留就淡去了。

他转身。斜后方。空空如也。
于是他想,有一些什么东西,终究还是遗落在时间的缝隙里了。

-END-

  1. 2008/03/13(木) 17:39:58|
  2. | 引用:0
  3. | 留言:0
<<[巧晶]萤 | 主页 | [赤山]一路无风景(一~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28-fe0b4a1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