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狼樱]我想握住你的手




[天空的颜色是千草。霞光的颜色是紫苑。]

漫长不见尽头的旅途中樱时常会望着蔓延起晚霞的天空直到眼睛酸涩。经过了许多世界。这样的夕阳和霞光却总是不变的。
好象从前也和谁一起观望过。
却终究是想不起来了。

[女孩子站在高高的石阶上,偏着头,浅棕色短发晕染上薄暮余晖的橘红。纯白裙裾在风里扬起轻轻饶过脚踝。很开心地笑弯了眼。
“哪……小狼终于笑了呢。”
然后棕发的少年沉默着微红了脸颊。]

以前小樱身边都有些什么样的人呢。
被这么问起的时候樱眨了下眼,再很努力地一件一件回想着。

“已经去世很久的父亲。坏心眼又爱欺负人的桃矢哥哥。很温柔的雪兔。还有对我很好的玖楼国的大家。还有从前来过一个考古学家。还有……”

回忆很突兀地停顿了下来。
樱失神了片刻,表情最终黯淡下去。
一低头,刘海挡住了眼睛。

“还有的……不记得了。”

就像记忆凭空丢了一样。
某一个地方。
空空如也。

[是谁。
霞光里温柔微笑再涨红了脸的。
在古老的遗迹里种过大片白色花朵的。
一起过了生日的。
一直都在身边的。
最重要的最特别的。
是谁。
谁。]

见到小狼的那一刻樱的眼泪就突然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毫无征兆的。连阻止都来不及。没有任何原因。
一片模糊中只看得见棕发少年一瞬间变得不知所措的样子。
女孩子一边用力摇着头拼命解释一边努力作出微笑的样子。

“其实我没事,只是……只是眼泪突然就掉下来了……而已……”

却连声音都渐渐哽咽起来。

[忘了最重要的人。这是多可怕的事情。
比地球一下子裂开了比世界突然毁灭了还要可怕得多。]

小浪问着你还好吧然后手忙脚乱地找手帕。
樱伸手轻轻抓住他的衣袖。没有原因。好象只是个下意识的动作。
少年怔了一下,沉默紧接着缓慢地蔓延开来。

[从前想要说的话。
从前还没来得及说便忘了的话。
究竟。
是什么呢。]

樱的嘴唇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却在沉默持续了半晌之后才有了一句完整的话。

“没事的小狼君。”
她说。
“我真的很好。”

抓着衣袖的手又很轻地松开来。

[喜欢。
女孩子在心里练习了无数次我喜欢你却还是在话要出口的时候咽了回去。
下次吧。她悄悄握了握拳。下次一定告诉他。
一直到那些记忆全部消失不见的那一天为止。]

樱重复着我没事然后就昏昏沉沉靠着他的肩膀睡过去。浅棕色的发丝散落下来,乖顺地贴在脸颊边。
小狼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梦呓般嘟嘟哝哝。

“总觉得……小狼君应该是很熟悉的人。很熟悉的。可是为什么又想不起来了呢……”

被她拉着手的人却只是释然地笑。

[旅途很长。
记忆的碎片零落。
可是我们在这里。
在一起。]

总有些不会改变的东西。
所以这些和那些。
都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像这样的话,睁开眼睛就可以马上看到小狼了啊。”
女孩子歪着头,因为发烧的缘故面庞还透着红色。碧绿眼哞清澈见底。
站在床边的少年愣了愣随即就笑了出来。
“好啊。”
他说。
小小的手掌安稳地握到一起。]

掌心的温度很温暖。
周围安静得好象能听见月光在夜晚悉簌落下的声音。
两个孩子互相倚着睡得深沉。
错落的树影一晃,消融在无边的夜色里。

-END-

  1. 2008/03/13(木) 17:35:12|
  2. | 引用:0
  3. | 留言:0
<<[有保]whenever | 主页 | [赤山]浅草浅草(一~四)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23-01cc86de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