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赤山]浅蓝烟火




他看到那些烟火接连绽放。光亮映在海面上。
安静突如其来肆意滋长。
像是擦着时光的缝隙经过一样。




赤西说作为热血青年在面对大海的时候应该大张双臂然后用很抒情的语气激情澎湃地喊一声我爱大海之类的话。
山下转头瞥了他一眼。不屑写在脸上。
再很认真地反驳说光喊有什么用啊应该直接张开双臂奔向海洋。

当然所谓热血青年该有的举动终究没有付诸实践。山下一边看着夜色一点一点沉下去一边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过是偶然嘀咕了一句想去海边啊这样的话紧接着就听到有人自顾自地开始嚷好啊好啊那么现在就去吧。
一小时之后便在这里像两个傻瓜一样望着眼前的大片深蓝色探讨热血青年究竟应该如何面对大海的学术性问题。
某些时候赤西是不折不扣的行动派。

海浪拍着沙滩哗哗作响,声音渗透空气绵密悠长。有人在放烟火。大半边天空被映得发亮。

赤西难得安静了半晌随后P啊P啊的叫。烟火的光在夜里四散。山下看到他的眼睛亮得好象会闪光。
P。赤西抬起手肘碰碰他。那么,许愿吧。

山下从来不知道原来对着烟火也可以许愿。
至少在某天之前不知道。
只是根据站在他身边笑得极其灿烂的某人的理论烟火和流星其实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所以功能也应该大致相同。
虽然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山下也依旧对那理论的可信度保持怀疑。
不过那也早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山下有时会很奇怪地错觉在海边看到的烟火也许应该是浅蓝色。

就像那天。

他抬起眼睛看天边烟火的细碎光影。

他看到火光须臾明灭璀璨无比。
他看到夜空中的光华流转如同珠玉。
他看到那些光亮升起落下满满映在眼睛里。

光亮笼罩下来的时候好象要在空气里大片大片蔓延起浅蓝色。

整个世界都是浅蓝色。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第二天没有工作。于是理所当然睡得天昏地暗。
次日赤西不知死活地拉扯着他的脸颊问P你昨天许了什么愿。
山下迷迷糊糊中忍着想扁人的冲动嘟哝了一句我希望世界和平。

然后睁开眼睛并且在意料之中地看见面前一张写满我不相信的脸。

山下拍掉还扯着自己不放的爪子再跳起来拉开窗帘。
夏天的阳光从窗外涌进来深深浅浅铺撒了满地。一屋子明晃晃的金色。

Bakanishi。
山下微眯起眼睛看他,眼底的笑意一览无遗。铺天盖地的暖色日光下琉璃样的面容熠熠闪光。
愿望说出来不就不能实现了么。

浅色窗帘在澄清明亮的空气里轻微摇曳。
阳光清水一样流泻指间。
如同经过的那些日子。
于是那一年的夏天便也倏忽过去了。

山下记得在那一年的夏天赤西拉他的手。十指修长指尖温暖。
山下想也许他本应该像平日里一样笑着甩开手说笨蛋你在做什么。
却终究还是顺从地任由对方牵着一语不发。

闭上眼睛浅蓝色的烟火弥漫成一片。细致微小的柔软温暖涌过来覆盖过岑寂无声的年岁。
谁也没有说话。
然后山下便微笑了。
一直到2006年山下还是会想起这些和那些的事情然后禁不住地微笑起来。

记忆很奇怪。
所以有些事情总像是隔得不太遥远。
清晰得无论如何也遗忘不掉。

第一个愿望是要成长为强大的人。
第二个愿望是要保护好重要的人和事。
第三个愿望暂时空缺。
一定要说的话。
大概是想要和谁一直在一起。

所以会有个好年。
接下来的日子里也会有好天气。
会有明亮柔和的阳光。和澄澈的空气。

4月9日那天赤西隔了十万八千里给他打电话。说着生日快乐的声音因为感冒变得含糊不清。
山下隔着电话一句一句嘱咐记得注意身体记得养病记得休息。
电话那一头为了表示感激之情拖长了声调用夸张到莫名的语气念叨着P啊我好感动我好喜欢你。

阳光从头顶悉簌落下。山下站在树影里孩子一般兀自笑起来。

我知道啊。
他说。
一直都知道。

电话那边便突然沉默了下来。呼吸清晰可闻。
周围隔绝了喧嚣繁华一样安静无比。
就像几年前那个一起在海边对着烟火许愿的夜晚。有风经过声音,连绵的海浪的声音,烟火在空中接连绽放的声音。
可是两个人躺在沙滩上仰望漫天碎钻繁星的时候世界很安静。

安静得好象浅蓝色的烟火。
安静得好象只有我和你。

-END-
  1. 2008/03/13(木) 17:33:32|
  2. | 引用:0
  3. | 留言:0
<<[赤山]浅草浅草(一~四) | 主页 | [赤山]那时天蓝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21-ae802cf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