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赤山]那时天蓝




赤西记得第一次见到山下的时候那家伙还粉嫩得像颗桃子。是看上去很好捏的那种。
所以下一秒他就真的这么做了。
所以很久很久以后再说起的时候山下依旧会撇着嘴一脸不屑状。那种表情和那一天桃子脸冬菇头的孩子鼓着腮帮子伸手拍掉蹂躏自己脸颊的爪子时如出一辙。

初次见面的情况很诡异地发展成了两个小小的孩子沉默着面面相觑。后来赤西会说那样的场景在旁人看来说不定就是一个呆子和一个笨蛋面对面站着大眼瞪小眼,然后山下叫着Bakanishi跳起来掐他的脸,赤西龇牙咧嘴笑得没心没肺。

不管怎么样。总之照常理来说那都是算不上多愉快的回忆。只是那时的天气好得出奇。
直到后来山下还会记得那天有很耀眼的阳光大片大片洒落下来,空气里都染遍明晃晃的金色。事物所的地板上有细小的光斑在晃动。窗外的天空蓝成一片。

真的是好得出奇的天气。

所以连带着原本也许不那么美好的会面也变得稍微有那么一点美好起来。

两个人如何成为朋友之类的历史问题就像在那一天的面面相觑之后究竟是谁先开口说话一样无从考证。大概甚至当事人自己也早已经记不清楚。被问起的时候山下习惯性地皱着鼻子。大概……大概是两个人回家的方向一样吧。给出这样的答案之后自顾自地点头,再补充上一句。应该就是这样。
总之那似乎是自然就发生了的事情。自然得像赤西对他的称呼从Yamashita变成YamaP最后干脆简化成P一个字那样顺理成章。
自然得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就注定好了一样。

赤西想有些回忆也许能够框起来。那么就像一幅画一样。
包括初次见面那一天明亮地蓝着的天空。慢慢悠悠晃荡过的白色云朵。包括两个人回家的那条路。路边的树木。包括回家途中经过的那个很小的公园。一直在支呀支呀响着的秋千。包括坐过的电车。包括一起吃过的400yan的但是味道很好的牛奶膨化。包括买过的同一种款式的衣服。包括去过的海边。那时侯的天空和夕阳。
一开始那些画面是彩色的。渐渐地颜色会随着时间褪去,却依旧轮廓清晰。再后来说不定连那些原本很清楚的轮廓也会在记忆里一点点模糊。就是这样。
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
都是些琐碎简单得很轻易地就会遗忘掉的事情。
却又是注定要一生纠结的。

赤西曾经不止一次地感慨过山下的样貌。即使几年来几乎是天天对着那张相同的脸这种执念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赤西嘀咕着这样精美到令人发指的脸蛋究竟是怎么长出来的然后想搞不好P那家伙真的是宇宙人。说不定就是火星上来的。
见过山下的人或许会觉得他大概真的是天使。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他不会对着镜头神游的话。
如果他不会对食物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的话。
如果他不会顶着一脸纯良无害的表情讲无聊冷笑话的话。
如果他不会总要逞强总会吵闹私底下却比谁都怕寂寞的话。
如果他不是那个绝交了还要在别人家蹭吃蹭睡三个月却死撑着不肯道歉的家伙的话。
所以说到底那家伙只是个呆子。
没认识多久赤西就很肯定地下了这样的结论。
并且在以后的几年里结论也一直没有改变过。

当然这些话是绝对不会在山下面前提到的。

只是似乎忽略了一点事。
就是。
如果能把一个人的所有事情包括缺点都倒背如流了。
大概。
就可以说得上是“非常喜欢”的表现吧。

时间这种东西好象一眨眼间就能把人远远甩到后面。
然后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山下就开始对肌肉锻炼这件事无比执念。
总被人用好可爱好漂亮之类的词形容对男生来说本来就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变强壮了才能保护重要的人。山下这么说的时候一贯温软粘腻的鼻音还带有些许孩子气。赤西就在一旁不住地点头表示赞同。

因为不能回到孩子时候。所以不如尽快长大成人。
那时侯真的是这么想的吧。
于是一回头初次相遇那一天两个面对面沉默着的小孩子的身影连同窗外那片蓝得奇异的天空都变得恍惚。

生活中的事情算起来其实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意料之中的,例如KT的出道。一种是始料未及的,例如NEWS发生的那些事。
然后赤西明白了几天内的翻天覆地也不是不可能的。

赤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晚。房间里没有开灯却还是能够一眼看到不请自来的山下又很没自觉地占了他大半张床。听到声响后山下抬眼看他。只是没有说话。
赤西动了动嘴唇,声音依旧卡在半途中。
赤西静静趴在床边。彼此的呼吸温暖清晰。
赤西想起几年前的那一天天空湛蓝如洗。那时侯的山下还是一张小小的桃子脸那时侯的赤西也还是一头蓬乱头发的小鬼。
那时侯的他们都还是小小的孩子。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像这样的长大了。

他们都是要拼命地成长拼命地发光然后很耀眼地站在舞台上的人。所以大概会对着镜头发呆的山下会害羞地笑的山下会安静地呆在一旁的山下以后就很难再见到。

即使是这样。
赤西想。
在他面前的还是那个偶尔会小孩子一样别扭地占掉大半张床的山下。
像这样就好。

都说变强壮了就可以保护重要的人。
那么他们比赛增重了一起练肌肉了一起长大成人一起强大起来了。是否也可以彼此守护。
是家人一般存在的大亲友也好或者还是别的什么也好。
总之是可以做同一个手势的人想去同一个地方的人会分着吃同一块面包的人会买同一款衣服的人。
总之真的是很重要的。特殊的人。
所以才要很努力很用心地守着彼此心里的那片天空。

夜晚很安静。赤西拖着他叫P的时候拉长的尾音让山下很轻易地联想到了被抛弃的巨型犬。于是拉过对方的手再很好笑地眨着眼睛弯起嘴角来。
然后山下想也许他是真的不在意了。其实从一开始他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别扭什么。
黑夜里山下的瞳仁漆亮。赤西俯身亲吻他的眼睛的时候山下像突然变回了几年前那个会在镜头前发呆神游的孩子一样安静乖巧。

总是这样的。只要不彼此伤害。那么就不会被其他什么伤害到。
就像他们在黑夜里拥抱。互相温暖。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然后再一路走下去。
他们一起。

刚见面的时候他们都还是瘦小的孩子。那时天空湛蓝阳光明亮。后来他们一路成长为大人。从前的那些事情就渐渐在记忆里模糊了。手心里曲线绵延。有些人有些事总要纠缠在一起,从现在到以后。
那时天蓝还存留在记忆里。长大了的孩子们一直走着。
就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即使。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永无乡。
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
我们都在了。

-END-

  1. 2008/03/13(木) 17:32:35|
  2. | 引用:0
  3. | 留言:0
<<[赤山]浅蓝烟火 | 主页 | [狼樱]水光>>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20-e1c4023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