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狼樱]水光




没有过去没有记忆。睁开眼睛后的第一句话是你是谁。
然后樱看到哪个有着温存眼神的少年微笑着对她说话,之后他极有礼貌却显得僵硬地转身走出屋外。
夜晚。大雨。滂沱。

那是能回想起来的关于小狼的最早的记忆。

以后就是旅途。漫长得像一直曲折延伸的路。遥远看不到尽头。
到不同的世界。遇见许多人。完全不同的,或是有着相同的灵魂和样子在平行着的世界里截然不同地生活着的。

以及在某个国度里遇见的占卜的巫女。用苍老而和蔼的声音对她说,望着水的时候,总会冥冥被告知一些事情。关于过去,或者未来。

所以当樱坐在湖边的时候,当她低下头看湖光水色的时候,有浅淡柔和的阳光轻轻铺洒下来,于是水面略微泛起淡金色的光。空气中充溢了青草和阳光的味道。水中映出一整片天空的蓝。干净清澄的颜色。樱在一片蓝色中看自己的倒影。棕发绿眸的模样,笑起来很温暖,只是像遗漏了什么似的眼底有些寂寞。
偶尔有几圈极浅的涟漪浮起,顷刻间又平息。一闪而过的东西。就像有时候会记起的那些零碎的东西,出现或消失只在须臾。樱看到大片大片的水光映在眼底,想努力回想一些事情。

寻找的旅途总是在继续。它在某个时候开始了,却没人知道会在确切的哪一天结束。
身边的景物一直改变。也有不曾变过的。当她抬起头,当她看向前方,前方的少年的背影坚韧沉默,总是有着单薄而寂寞的轮廓。很紧地握着她的手,一直一直都不曾放开过。以及温暖得让人心安的,掌心的温度。

许多事情已经由羽翼拼凑着回忆起来。傍晚时候金红色染遍天空。某个地方开着白色花朵。熟悉的地方。哪个世界。那些人们。
却总会有空白。像缺失了的拼图,断断续续。
对着某处微笑,或是开心地说话,却什么也没有。除了清冷的空气。

莫歌拿在身边跳着,无比欢快的样子。这样的阳光美好得会让人禁不住地微笑。悲伤的感觉却抑制不住地涌了上来,就这么毫无理由的,铺天盖地。
樱抱起膝,突然之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小狼时常会有落寞的神情。樱便对着他笑。微笑着说路上走好,或是欢迎回来。
小樱的笑容会让人感觉温暖。人们总是这么说。樱就想如果是这样,如果能做到的只是这样,那么是否也能稍微让他不那么寂寞。
偶尔还会想这个棕发棕眸的少年究竟曾经存在于记忆的哪个角落。是否也像现在这般会在面对着她时柔和地微笑。

记忆中的空白却依旧持续着。樱开始习惯长久地望着阳光下的旖旎水光,直到眼睛酸涩。
找寻什么。或者回忆什么。

也许冥冥中的告示是觉察不出来的。过去或是未来。那些光亮映在眼中,看到的始终只是现在。
人们总说宿命。不可回避的宿命。
也不过是必然的轮回而已。

那是看不到尽头的旅途。伴着难以避免的争斗。

樱沉没不语着给小狼包扎伤口。灯光给两个孩子笼上一层柔和的金黄色。也空是很深的蓝,透过窗子可以看到不远处湖面上的银白光亮。水波安静而细微地起伏。像是在提醒着什么。谁的三世三生。

指尖上很清晰地传来纱布粗糙不平的质感。樱低下眼睛难过得莫名。少年抿着唇,略有些局促。

“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事呢?”
女孩子的声音很轻,有些含糊。

棕发的少年长久地沉默下去。很久之后樱才听到他的声音。缓慢的,一字一句。

“算不上什么……如果是公主的事……”
他的语气很平静,并且习惯地对她用敬语。

“Sakura。”
樱突然打断了他。她抬起头看着那双棕色的眼睛。她看到小狼由于诧异而略微睁大的双眼。

“叫我的名字。”樱重复。目光又渐渐垂到地面。她透过额前头发的缝隙看自己的手,抓着衣角,越来越紧。

在那些消失不见的记忆里是否也有过。像这样。棕发棕眸的少年。面容柔软干净,眼神坚定温存。

樱的眼泪掉落下来,在手背上溅起温暖的花朵。

“小狼君。为什么呢。我还是想不起来。从前关于小狼君的事。”

她说。一句一句轻声说着。

“可是即使是这样。”
“即使是现在这样。”
“请你叫我Sakura。”

-END-


  1. 2008/03/13(木) 17:20:23|
  2. | 引用:0
  3. | 留言:0
<<[赤山]那时天蓝 | 主页 | [赤山]Never Land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19-56ddd2f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