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赤山]Never Land




山下被某个大亲友摇醒的时候只透过自己房间的窗子看到天空似乎阴沉得厉害。视线偏转45度,赤西放大的脸上表情无害眼神无辜。起床气莫名其妙消了大半。
隐隐约约记得刚才的梦。似乎是很小很小的那个留着一头柔软黑发的自己,握着话筒在节目上神游太虚。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被拖出房间再拖出家门坐到车里。山下在想说不定是他们两人的其中一个在梦游。赤西开着车。山下抬起头看前方,似乎是通往海边的路。

仁。
什么?
恭喜出道。

赤西突然间一语不发。山下扭头看着车窗外。安静的空气逐渐弥漫。云层被风拉扯着像要散开。天际模糊的金色。是阳光。

光线很柔和地落在山下安静的侧脸上。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赤西就想起几年前那个熟睡时也蜷起身子抓紧棉被的孩子。
赤西想他应该是知道的。
从来都知道。

第一次绝交的时间背景起因经过早已模糊不清。赤西的记忆中还算清晰的那部分就是自己如何表情扭曲地看着那个本该老死不相往来的家伙在自己的座位上同家人愉快地吃饭聊天,以及表情扭曲地看着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的床上盖着自己的被子睡得安安稳稳。直到三个月后他们时间背景起因经过依旧不明的和好,并且从此类似的事便很诡异地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直至第N次。

再清晰一点的记忆。赤西赌气般趴在床边瞪着早已睡死过去的山下。被子被紧紧抓住,赤西无论如何拉扯不动。松了手开始无可奈何。赤西趴着将能想到的山下的所有缺点念叨过一遍。又别扭,又死逞强,又缺乏表情,在熟人面前会很吵其实却是……寂寞得要死的人。

碎碎念突然急刹车一样停下来。

睡着的山下孩子一般一脸的毫无戒备。额发柔软地散落。弓着和孩童时代相比明显消瘦下去的身子。
赤西突然很想拥抱他。

海浪的声音绵延不绝。
如果可以的话。
就这样沉入海底。
是不是所有的事情就都能忘记。
抬起头的时候天空的蓝色开始逐渐清澈。山下踢着沙子。突然想微笑。

很久很久以前山下智久的愿望是成为宇宙人。只在不久之后山下智久明白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不像故事里的那样简单。
很久很久以前赤西仁想快点成为大人快点变强。很久很久以后赤西仁看着童话里的永无乡想其实只做个孩子没有什么不好。

却终究要长大。成人礼只是形式。他们要像大人一样站在舞台上灿烂地笑,灯光照下来的时候握着话筒说你们好。

只是心里还可以留一小块地方。所有的东西都装进来。不论是小时侯奇怪的愿望还是童话里的永无乡。甚至包括很久很久以前直到现在的记忆。
包括。
某个早晨的阳光温暖。桃子脸冬菇头的孩子和蓬乱头发的孩子齐齐微笑。柔软温存。上午九点的风不急不缓,白色云朵纠结起来。

做朋友吧。
脱口而出的话。

就好像。
在那么久那么久以前我们就已经彼此喜欢。

山下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沉下去然后往回走。
回去吧。
恩。
在海边真好。
是啊。
谢谢。
是……什么什么?赤西突然回过神来一样呈现一脸茫然。
山下背对着那个正叫着P你刚才说什么的家伙。
你果然是笨—蛋—哪——
他皱起鼻子笑。孩子一般。

以后会怎样。
这样的事谁知道。
不过是冬天过去春天就来了,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地球照旧转动不停。

在经过无数个二十四小时之后他们不可阻拦地长大。他们很耀眼地站在舞台上,灯光集中过来的时候灿烂地笑着说你们好。他们的身高拔长肩膀变宽,面庞上有了坚毅的轮廓,迈出去的步子一点点加大。他们在路上向前走去。再也不会被谁伤害到。

车窗外飞快掠过的景物都染上了夕阳的金红。从这样的角度看来会莫名得觉得伤感的颜色。山下在想那片遥远得看不到尽头的浸透金红的深蓝色。
像要沉入海底。
然后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
这样的感觉。

赤西在后座。头一仰靠着椅背。哼着不成调子的歌,有一搭没一搭。

所以说人实在是很奇怪的生物。某些时候会不可抑制地伤感起来,某些时候会连伤感的时间都没有。

后面的人不寻常地安静了一阵之后突然P啊P啊的乱嚷。随即脑袋也靠上前来。
赤西盯着他研究似地看了半天。
P你是不是瘦了。说完一只爪子扒拉上他的肩膀。
山下转头。一旁是典型的赤西式笑容。这样的问话让他稍微有那么几秒钟的感动。
然后山下也笑起来。好看的眉眼微微弯起。

Bakanishi。

他说。

一贯特有的带着点鼻音的声音。每一个音节都无法形容的好听。

-END-

  1. 2008/03/13(木) 17:19:15|
  2. | 引用:0
  3. | 留言:0
<<[狼樱]水光 | 主页 | [狼樱]stay together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17-44054bee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