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狼樱]stay together




-夕暮-

记忆里的那个地方是什么也没有的。

在梦里她看到那些花开了。纯白色的花瓣交接成一片,在傍晚的风经过的时候悠悠摇曳成绵长而温暖的曲调。然后身后大片大片的霞光漫透天际,那些光影径直落下来便将白色的花瓣白色的裙裾染上金红。
樱睁开眼睛后依旧会隐隐记得那样的情形。金红的夕阳。古旧的遗迹里的白色花朵。她站在那些花前侧着头微笑。像在同谁说话一般。
以及在傍晚的风中散开的模糊的话语。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哟。”

很开心地拉长了语调。女孩子笑起来,清澈的嗓音珠玉一样滚落在古旧的地面。

那时她说的是我们。两个人。
可是身边分明什么也没有。暗自流动的空气安静岑寂得好似清水。

这样想的时候樱低下头,额前的发丝盖住碧绿色的眼眸。有细软的青草在脚踝边环绕。于是心底的某一处像被牵扯着一样轻微地疼痛起来。
已经是薄暮时分,远处的光从天际蔓延到草尖。渐深的血一样的颜色。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哟。”

樱记得自己是说过这句话的。当时的夕阳是很温存的金色。

浅棕色头发的女孩低垂着眼睛,再抱住膝缓缓蹲下身子。
眼一眨晶亮的液体就顺着脸颊滑了下来,落在草尖上如同露珠。抬起头时正朝她走来的小狼的身影变得有些模糊。

“为什么呢……明明什么都没有……”

却又为什么会这样的难过。


-烟火-

樱拉着他说要去看烟火的时候小狼先是不知所措然后隐隐约约混杂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高兴和欣慰。
于是棕发的少年微笑起来继而轻轻地点头。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
女孩弯起眼睛笑得开心。她的手一如从前般温暖,拉住他时小狼甚至有瞬间的错觉。

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

樱突然像意识到什么一样送开了手,微红了脸颊,目光有些局促。

“对不起……小狼君。是不是太冒昧了呢,像这样……”
“……不。公主不需要道歉的……”

像这样的对话。

像仅仅一步之遥就远远的疏离了一般,就例如小狼或着小狼君并不只是称谓间的差别而已。
更多的依旧是从旅程开始时就埋藏心底的深入骨髓的无可奈何。

少年的眼底浮起极淡的落寞痕迹,一闪即逝。
就像法伊会时常在私下微笑着说起的,他总是隐忍而坚强的孩子。然后倚着墙的黑钢撇过头轻哼一声,用别扭的方式表示赞同。

樱望着他片刻又垂下眼睑,表情有些许黯淡。

“对不起……”
“……公主?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许……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小狼君难过的事……”
“不是的……”

小狼沉默了下来。他抬头。烟火正接连升起。
如同无法触及的盛开在彼岸的繁华。
升起。绽放。落下。像那些回忆,碎了一地。再消失在夜色里。

樱迟疑着还是再次拉住他的手。夜空中的光亮映着她的侧脸。
“可是可是……我希望看到小狼君开心的样子。”
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女孩拉住他的那只手又握得紧了一点。
“我还是希望……能想起关于小狼君的事……”

小狼于是微笑了。他想说其实那些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我能保护你。

什么也没有改变。

除了记忆。


-四叶-

樱捧着一大束花走在郊野的时候就遇到了那个浅色短发的女孩。樱站在原地听着她唱歌。歌声里有绵密的伤感,潮水一样铺天盖地。
眼睛酸涩起来。樱低下头看手中的花。纯白色的花瓣,形状和记忆中种在古老遗迹里的那些有几分相似。樱突然想起自己并不记得种花的人是谁。
女孩的歌声很突兀地停下来。樱看到她转过头,明澈如水的眼眸安静地注视着自己,而后款款微笑着,笑容和声音一样浅淡。

“你知道四叶三叶草么?”
“四叶……三叶草……?”
“开着白花的能带来幸福的四叶三叶草。”

女孩的视线转向了遥远的天际。

“一片叶子代表祈求,两片叶子代表希望,三片叶子代表爱情,四片叶子代表幸福。”
四叶三叶草。

樱的指尖一颤,怀中的花朵散落一地。

一片叶子代表祈求。
她的记忆里遗漏了谁。

两片叶子代表希望。
她想要记起的是谁。

三片叶子代表爱情。
还没来得及说出的话是我喜欢你。

四片叶子代表幸福。
女孩的歌里唱着我想要幸福。所以请带我离开。
只要有人握住她的手远远离开。只是这样简单的希望。

樱伏下身,把头埋在臂弯里。不可抑制地难受起来。就这样毫无原因的。那样的感觉就和她想起在记忆里自己明明和谁在说话身边却依旧只有一片清冷空气时一样。

四叶三叶草四叶三叶草。
四片叶子代表幸福。

一直有人握紧她的手的。
可是在哪里呢。那些记忆。还有……幸福。


-友枝-

已经记不清那是他们的旅途中到达的第几个世界。那个地方有盛开着的粉色樱花纷纷扬扬。

在不同的平行世界里有和你一样的人。相同的灵魂,不同的记忆不同的生活。
那个被称作异元次魔女的女子曾这么说过。那时她唇边的笑意神秘而妖娆。
没人想过见到另一个自己时会有怎样的情形。
只是也许像白面馒头一样软绵绵的莫歌拿会蹦着蹦着跳出来叫着说就像在照镜子啊。
之类的话。
就像现在。

两双棕色的眼睛。两双绿色的眼睛。面面相觑起来。以至于当莫歌拿欢快地蹦跳着高叫两个小狼两个小樱的时候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在经历了无数怪事之后要接受存在平行世界这样的事并不算太难。于是穿着中学校服的棕发女孩子率先笑了出来。
“真好呢,能遇见另一个自己。好像想起了从前收镜牌时的事呢。对吧,小狼君?”她拍着手笑着,转头看着身边的少年。
少年简短地答应着。然后两个孩子很快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再各自转开头,脸颊上不约而同地浮起红晕。

有着共同的记忆多好。像这样。
樱突然间语塞。
这个地方叫友枝镇,这里的四月有樱花盛开纷扬如雪。
漫天的樱花间小狼的目光坚定温存。

“能遇见你们真好。”临走前樱看到在这个世界里生活的另一个叫木之本樱的自己拉住她的双手,在樱花树下笑容如同阳光。
她便也微笑起来。
女孩像有些不好意思般地停顿了一下,随即靠近她耳边悄声说话。

“而且真的很高兴……能知道即使是在另一个世界我们也在一起……小狼君和我。”

樱失神了片刻。即使转身离开了她依旧会记得另一个自己说过的话以及灿烂阳光下微红的面庞。幸福的表情。
那么她能找得到吗?丢失的那些关于幸福的记忆。

小狼的身影显得单薄而寂寞。
樱突然很想握住他的手。

“我们……总是在一起吗……”


-一起-

樱踩着影子一步一步走着。

“小狼君……我们总是在一起吗……?”
即使在不同的世界。
即使以不同的身份生活着。

前方的身影一直持续着沉默,仿佛无法给出回答。这样望着他的背影的时候樱总会感到胸口沉闷而疼痛。

“小狼君……”
“小狼……”
走在前面的人蓦地停下脚步。

樱从身后握住他的手。掌心的纹络紧贴着,传来的温度清晰无比。
少年因为些许的诧异而略睁大了眼睛。浅棕色头发的女孩急急抬头看着他。
“虽然还是想不起关于小狼君的事,可是像现在这样与小狼君一起……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那么认真的表情。

就像第一次见面时她弯着眼睛笑一样。
就像她急急问着我能不能叫你小狼时一样。
就像她笑起来说那么你的生日就是四月一日时一样。
就像她站在夕阳下的花丛前拉长了语调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一样。

小狼一怔,然后棕色的眸子里蔓起温存笑意。他在想会不会有些事情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就如同那个雨夜即使知道会被忘掉他还是坚持着要一直守护下去的心情。

记忆会改变会磨灭。但总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一直以来都是。
喜欢的心情。
以及,我们在一起。

-END-
  1. 2008/03/13(木) 17:18:27|
  2. | 引用:0
  3. | 留言:0
<<[赤山]Never Land | 主页 | [狼樱]昔颜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15-664a801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