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GL]花逝




[“萩花、蒲苇、葛花、瞿麦、女郎花、兰草、朝颜 ……”
那些字句被小小的女孩子用绵长的声线断断续续念起。秋季的原野上草的颜色已经开始由青绿转为微黄,错杂生长。有渗透空气的清香。孩子们笑起来时阳光映得瞳仁晶亮。她们拉着手在花草间穿行直到暮色四合。]

时钟的指针摇摆着走过午夜零点。浅草默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光标闪烁,细小的竖线跳动着知道让她看不清眼前的名字。停留在鼠标左键上的手指在片刻的迟疑之后还是完成了下一个动作。浅草默望着屏幕上的鼠标变成沙漏的形状,再看着一切恢复往常,隐约的光线映出漠然的面孔。然后在瞥见身后倏忽出现的另一个纤小身影时她开始释然。
缓缓转过身就正好能对上鲜红色的双瞳,精致宛如人偶的面庞隔绝了喧嚣。午夜的空气岑寂,城市的鼎沸人声突然间遥远得仿佛隔世。
默于是微笑。唇角轻轻扬起最后定格成恰到好处的浅淡弧度。
你好。她说。

[我们会在一起。
小默和千夏会永远永远在一起。
小手指轻轻勾在一起。秋野上微黄的草在风中绵延起伏,偶尔有飞鸟的鸣叫声。夕阳浸透天际。孩子们脸庞上笑意柔软清澈。
那些话语隔着久远的时间就渐渐淡得像记忆中秋天时花木的清香一样。
没有人记得没有人忘记。]

阳光以无可抵挡的姿态穿越树的缝隙倾泻而下,坐在正对面的千夏的面容在一片光影斑驳中逐渐模糊。默就便了头看明净的落地玻璃窗外的树影摇曳。窗外走过的人们行色匆匆。女孩变得沉默不语,安静得如同她的名字。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所以我知道小默不会介意。
阳光中千夏唇边的笑靥冻结出冷意。她好看的眼眸微微眯起,光线在眸中跳跃,交织成明亮而残忍的颜色。
默转头直直看进她眸中。
可是千夏,为什么是你,用着这种残忍的语气。
于是解开绳结的手没有一点犹豫。

[开遍秋野的花一共有七种。孩子们轻念出声再掰着手指一一数去。
她们说会永远在一起。不论是哪里。
话语连同那一年秋野上花的淡香散落在风中。
无迹可寻。]

夏末秋初的时候草尖已经微微泛起黄色。天气开始转凉,于是换上的毛衣能将印记遮挡得严实。浅草默抬起眼睛看阳光跳跃在树梢,耀眼的金色闪闪烁烁。城市依旧喧嚣,树木沉默如昔。她抿着唇安静地站立,然后默念那个名字。千夏千夏。
哪怕你一直是个需要被人放纵的任性的孩子。哪怕你用残忍的表情对着我微笑。哪怕你总是习惯占据我拥有的。那些东西都可以让给你。漂亮的人偶玩具,下午茶时候的蛋糕,或者幸福,甚至未来。
不知道的只是该如何原谅你。
即使我依旧是那么那么的喜欢你。

[千夏喜欢小默。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就是小默了哟。
于是孩子们一同笑了起来,眼角唇角弯成好看的形状。
折了翼的鸟无论如何也飞不起来。女孩子柔柔软软将它互在掌心,灿烂笑容没有分毫褪色。
你看,没关系的。她说。我们同你在一起。]

伊泽千夏的莫名失踪只是不久之前的事,知道原因的只有浅草默一个。可是那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只是那么小的事,小得能在几天之内就被人们抛诸脑后。没有人会在意。伊泽千夏和浅草默在孤儿院认识,然后手拉着手一同长大,双生的花朵一般。
浅草默依旧会记得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午后,千夏拉着她的手笑得天真。
她说小默小默,我最喜欢你。所以小默要留在千夏身边。我们一直在一起。
即使要夺走一切也在所不惜。
从前说过的只是那样简单的话语而已,因此谁也没有忘记。
却忘了双生的花朵只能有一方存留。始终都是敏感锐利的孩子。
所以终究还是彼此伤害。

[“萩花、蒲苇、葛花、瞿麦、女郎花、兰草、朝颜 ……”
很久很久以前孩子们的念过的字句消散在风中。]

寂静的彼岸女孩纠结的黑发蜿蜒着如同难解的结。几滴水珠落下,声响清亮。
人世间的花都谢尽了曼珠沙华依旧长开不败。清艳决然的姿态。
那些事上演了又落幕了,那些筵席聚了又散了。有人看得到。
那个终年寂静沉穆的世界始终黄昏时分,夕阳斜照红如滴血。
三生往途,不知归处。

浅草默再次走进那一年的原野时又是深秋时候。秋野上开遍的花数来共有七种。
“萩花、蒲苇、葛花、瞿麦、女郎花、兰草、朝颜 ……”
那些话在风中零落便远去了。许多年以前两个孩子的身影斑驳陆离。
她们会在一起。如果不能在天堂,那就一同去地狱。那是诺言。

她看到那些花谢了。

浅草默阖上眼,渐枯的草的沙沙声接连不断地响在耳边。特有的清香大片大片蔓延。
抬起头,成群的鸟擦着白色云朵掠过天际。

-END-


  1. 2008/03/13(木) 17:15:37|
  2. | 引用:0
  3. | 留言:0
<<[有保/魔王保]未央 | 主页 | [有保]It's only the fairy tale(一~二)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11-d3bdc1f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