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有保]It's only the fairy tale(一~二)






第一个童话关于魔王。

当保鲁夫拉姆用45度俯角看着某个据说是真魔国第27代魔王陛下的家伙以极其狼狈的姿势出现在他面前时突然莫名地想不顾形象地在那张脸上踏上几只脚印。
而事实证明他当时没有那么做实在是万分错误的决定。

不久之后的晚宴上保鲁夫拉姆捂着发烫的半边脸颊咬牙切齿,双手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而罪魁祸首正无辜地眨着眼睛对面前金发美少年的熊熊怒火表示疑惑。
没注意到身边一群看热闹的大惊失色的拍手叫好的人们,如果可以的话保鲁夫拉姆很想一把火把某个笨蛋烧成灰。

于是几天之后是魔族的都知道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并且还衍生出N个版本在大街小巷广泛流传。
所以说世界是充满意外的这句话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如同太阳一般熠熠闪光亘古不变的真理。而另一位当事人涉谷有利同学还没来得及向他十六年的平凡生活正式挥手告别。

保鲁夫拉姆可以对着真王庙发誓这绝对是他出生以来遇到过的最莫名其妙的事。

美艳不可方物的前魔王却一边优雅地喝着茶一边向仍在咬牙的小儿子提出疑问。
“哎呀哎呀保鲁夫对于这件事感到不高兴吗?”

“难道有谁会觉得高兴吗,母亲大人?”
保鲁夫拉姆头顶的黑线又多了一排。

前魔王放下茶杯,对着疼爱的小儿子笑弯了一双绿眸。
“保鲁夫保鲁夫,其实魔王陛下是很~可爱的人哦~”

对着母亲大人笑得越发阳光灿烂的脸保鲁夫拉姆无比挫败。

“……如果您觉得笨蛋可爱的话。”

然后那所谓的婚约还是这么定下来了。雷打不动的事实很是令人无奈。
然后的然后就在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当保鲁夫拉姆正趴在桌面发呆的时候一张黑发黑瞳的脸突然凑了过来。

“我说……”16岁的魔王陛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虽然那种表情在保鲁夫拉姆看来完全可以直接套上笨蛋或菜鸟之类的词汇来形容,“我们以后还是和平共处吧。”

保鲁夫拉姆却一时语塞。

魔王是最具威严的存在。具体含义就是可以当BOSS可以统治国家可以平息战乱甚至可以被用在传说中来吓唬小孩子。
至少在这之前保鲁夫拉姆只听过这种版本的说法。
仅仅是在那天他以45度角低眼看到那个人之前。

那天的阳光灿烂,天气分明晴好。保鲁夫拉姆的心情却开始恶劣。

为什么会是像那样的家伙。
像那样的人类。
像那样什么都不懂的又聒噪又总是笨蛋一样无辜地笑着的人。

他想知道答案。

保鲁夫拉姆看着眼前放大的那张明显是在傻笑的脸,然后回想在面前的人体内的另一个够威严够有魄力却有朗读大段八股文的恶趣味以及嗜好在天上写正义两个字的家伙,哼了一声最后简洁明了地得出结论。

“……笨蛋!”
“不要叫我笨蛋……!”
“笨蛋就是笨蛋。”
“我不是笨蛋啊……”

万年不变的无营养对话。





第二个童话关于骄傲的孩子。

他总是骄傲的。从1岁到82岁都是如此。
在这之间有某一天,母亲大人搂着一脸不情愿的金发孩子笑得眉眼弯弯。

“保鲁夫保鲁夫你永远都是这么可爱呢。可是啊~”她停顿了一下复又笑起来,艳丽的花朵一样,“如果总是不在意的样子就会不小心让幸福溜~走的哦~”

保鲁夫拉姆抬头,金色的阳光映着他金色的头发。不远处的湖面有零星的波光在闪闪烁烁。

当保鲁夫拉姆迷迷糊糊间很奇怪地突然想到那句话的时候他正在船上晕得七荤八素,然后再在迷迷糊糊间对自己执意要跟着出来的不正常举动表示深刻的反思。
有利趴在床沿对着他念叨着什么。保鲁夫拉姆抱着枕头皱起眉头。那句话又奇怪地浮了上来。
只是他几乎可以确定虽然不知道在哪里才找得到他要的幸福但是,绝对,不会,在某个笨蛋魔王那里。

就在他做出确定的下一秒却抬眼看到了对方脸上某种可以解读为担心的神色。

保鲁夫拉姆迟疑了一下转开头。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有利……笨蛋。”

趴在床边的人硬把条件反射地刚要蹦出的一句“不要叫我笨蛋”咽了回去。因为金发的孩子把头埋进枕头里又睡得昏昏沉沉。
于是劳碌命的魔王陛下叹了口起又很短暂地自怨自艾了一下。
但是……算了。他想。

“如果总是不在意的样子就会不小心让幸福溜~走的哦~”

保鲁夫拉姆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句话又再一次在心里浮了起来而且还是在有利说到那个婚约的时候。
“呐,你看。那本来就只是个误会而已……所以就是这样……我们都是男生啊。”黑发的少年絮絮叨叨,“还是取消了吧。”
于是保鲁夫拉姆再次确定那张看似无辜透顶的脸确实,非常,该踩。尽管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行。”拒绝得干脆利落,金发的小王子一挑眉,“那我的尊严怎么办?”

贵族的尊严或者骄傲或者……其他的东西。

他该怎么办?

保鲁夫拉姆转头看向窗外。已经是夜晚,黑漆漆的一片,间或有几点灯火。
说不定都只是借口而已。
而幸福之类的东西也都随它去。他又不想要。
因为他是那么那么骄傲的孩子。

骄傲的孩子总会高昂着头望着远方的,他的眼神张扬神情倨傲。可是你看,骄傲的人总是容易受伤的。因为他们不容许让人看到自己受伤的样子而习惯独自处理伤口。
于是孩子就沉默了。末了他扬起头说即便这样也无所谓。已经足够。

果真是固执的人哪。所以无论如何是不肯舍弃他的骄傲的。
所以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有利还会记得那个早晨的阳光下保鲁夫拉姆的金发耀眼无比。他微微扬起嘴角,精致的面容骄傲而张扬。身前有淡淡的影子。
喂,有利。他说。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你是我的婚约者,也是我要效忠的魔王。但我还是我。

那个不会为了谁而改变也不需要为了谁而改变的骄傲的孩子。



  1. 2008/03/13(木) 17:13:36|
  2. | 引用:0
  3. | 留言:0
<<[GL]花逝 | 主页 | [有保]如果是童话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10-cf94e69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