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人间五十年

[巧晶]纯色






冬天刚刚结束的时候晶站在宿舍的窗边看着微粉浅白的细碎樱瓣以无比悠闲的姿态在空气中缓缓滑落。风华学园的早春,总会有渗透着青草气息的樱花香味,浅淡得像天空的蓝色一样,仿佛很快会在眼前化开去。以及被树影分割成无数碎片的淡金色阳光,在地面上肆意铺陈延伸。
晶站着的窗边却没有阳光,使得宿舍干净的墙壁看上去黯淡苍白。即使被阻隔在墙外的阳光让室内残冬余留下的寒冷更加明显,晶仍觉得身上的男生校服实在太厚重。
也许总有一些地方,连阳光也无法穿越。晶默默地想。伸手在初春的风中抓了一把,指隙间似乎会停留着樱花的淡香。

晶不知道所谓命运究竟是怎样的。
大概那只是个模糊的概念。仅仅为了这种奇怪的理由现在她必须穿着男生校服呆在这个地方以及同出现得莫名其妙的弃兽战斗。
晶没有想过。
如果不去想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巧海转学来的那天晶坐在教室后排,一手托腮,侧着头看窗外的绿树成荫鲜花似锦。空中几片淡粉悠悠然旋舞零落。风华学园的美丽一如往常。却好像与她无干。
男生的声音温和而清澈。千篇一律的新生自我介绍却生生将晶已经游移到远处的思绪扯回教室。
微颦起眉,视线掠过静静立在黑板前方的男生。
鸨羽巧海。面庞清秀而苍白,眼神干净而温暖。始终略带涩意地轻轻微笑。浅得像这时的阳光。

一种温暖的感觉隐隐在晶心中浮过。却转瞬即逝,不着痕迹。她旋即又将视线从教室前移向窗外。
很多年以后晶还会想,如果不是后来得知他们将是室友,也许在她看来鸨羽巧海永远都只是路人甲一名。


扫视过宿舍一周。在卧室中央划上分界线。挂好门帘。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晶才想起身后还有个差点被自己忽略的人。
“那个……晶君,这是……”巧海看了看地上那条将房间一分为二的醒目界线,脸上写满疑惑。
“以后在问过我之前不能踏进这里,”晶指了指房间的一边,略转头看着他,“看进来也不可以。”再补充一句。
“可是……”
“不可以吗?”
“……不是……”
“那就行了。”
晶努力压低嗓音好让自己看起来更显得态度强硬,顺便在心里将HIME这种麻烦身份带来的种种麻烦诅咒了无数遍。
出乎意料地巧海没有再多问,只轻声说以后一句请多关照。笑容一如既往,温然柔和得让晶失却了其他言语。
温柔的笨蛋……
“你总是这样吗?”晶看着那个正在收拾行李的身影低声嘀咕。
“耶?”身影微微转动了一下。
“……你幻听了……我没有说话!”晶急急扭过头,一时间心中慌乱得莫名。

其实生活并没有改变多少。只是时常巧海会敲着墙壁小心翼翼地问晶君是否要一起吃饭之类的问题。笑意温和。起初晶还会指责作为男生不该做饭或者他的脚不小心踩进了自己的区域然后看着他带着有些无奈的温存笑容道歉。渐渐地却习惯了这种询问,于是改为低低地答应一声。也习惯了在巧海咳嗽时“无意地”提醒他是否有服药。
晶发现宿舍的窗口有时会有阳光照射。浅浅的一层金色。连空气中的浮尘都看得清楚。只是从前不曾注意过。
由于担心身份暴露而时时竖立起的警惕,好像也会在这片淡金色中逐渐缓和。
草地的颜色从原先的零星鹅黄变为些微浅绿,最终一片青郁葱茏。走在学园中也渐渐不再有落樱纷舞肆意洒落肩头。又一个夏天开始的时候,晶对巧海的评价是“一个永远只会对别人温柔最大的优点就只是善良的笨蛋”。

可是晶真的已经忘记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了。




巧海随着姐姐转学到风华学园时还是初春。到达之前发生的事太过混乱以至他实在不愿再去回想。巧海关于转学第一天的记忆只是,被一直笑得无比和蔼可亲的导师领着来到据说将成为自己室友的尾久崎晶面前,并在看到说明情况后眼前墨绿长发的少年露出的不善神色时隐隐感到前路坎坷。

接下来的事实证明鸨羽巧海的室友、风华学园中等部的美少年一号尾久崎晶君,的确是怪人一名。
例如合宿第一天晶君就在房间正中央画界线挂门帘,顺带三番五次地郑重声明进来前先敲门。例如会因为自己无意间越过界线而气得跳脚。再例如当被询问是否要一同吃饭时边举着哑铃边教训自己作为男生竟然亲自做料理。
可是巧海确实不认为是否会做饭扫除同所谓的男子气概有什么直接联系。
“那个……晶君……”巧海站在界线外举了举手中的锅子,“那么来吃饭吧……晶君喜欢什么料理?”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晶抓着哑铃一脸挫败感。

但这种生活虽然有些许古怪却并不是完全不能适应。尤其是当某些事成为习惯之后,即使原先的关系紧张至两人要大眼瞪小眼度过每一天,也能有所缓和。
“况且天天对着一个温柔微笑的笨蛋任谁也发不出火……”这是晶后来的总结陈词。

巧海偶尔会想风华学园真的是很漂亮的地方。现在的初春时候有落樱纷飞如雨,像要舞尽繁华。这样的地方又会有怎样的四季。他想知道。也想亲眼看到。
鸨羽巧海。从出生到现在的十多年中,一直为不成为别人的累赘而努力地活着。
心脏病实在是麻烦的东西。巧海自嘲地笑笑。

宿舍的窗口有阳光照射。微淡微深的金色纯粹无比。只是极少的几次,巧海曾见到晶站在窗边独自出神,那一瞬他似乎从那张落着阳光的侧脸上找出了与平日的冷淡张扬完全不同的深沉。仅仅是极短的一瞬。随即晶又恢复了与往常并无二致的表情。
但是巧海真的不懂。

室友尾久崎晶其实也并非怪异得难以相处。这是巧海不久便发现的事实。平日里晶往往是处处照顾他,从提醒他注意天气注意身体再到每天监督是否按时吃药。尽管每次晶都要强调这仅仅只是不想让他病倒给自己增加麻烦。
“谢谢你晶君。”这种时候巧海通常会很是感激地微笑。
“……我只是无意中想到的!”晶也通常会别扭地转过头避开他的视线并且加重“无意中”几个字的发音。
“但还是要谢谢你啊。”
“……那、那是因为如果你病倒了我会很麻烦……!”
类似的对话上演了无数次之后巧海意识到大概传说中冷漠孤高的美少年尾久崎晶君,也只是有些别扭的小孩而已。
也许,这已经算是和他成为朋友了吧。巧海暗暗想。

但不久以后巧海就明白其实自己犯了一个很要命的错误。
是“她”而不是“他”。
这样的话包括一开始的划地而居到后来发现的晶从来不肯下水游泳在内的许多事都变得顺理成章。



这个世界不正常了。在第N次接收来自学姐们的意义不明的暧昧视线之后晶有些绝望地想。即使没有出身忍者家族练就的敏锐直觉晶也感觉得出“关于风华学园中等部两大美少年鸨羽巧海君和尾久崎晶君之间的XXYYZZ”已经传了多远。
而此时花边新闻的另一位主角却依然一脸后知后觉的温良无辜微笑。
晶很想狠瞪身边面带温柔笑容的笨蛋一眼,但考虑到目前两人身处校园中而这一幕极有可能被周围拥有类似狼的目光的学姐们自动YY成尾久崎君对鸨羽君的深情凝眸,只能作罢。
用瞪的不行用说的总可以吧。晶确实是这么想的但话到嘴边才发觉已经自动转换成变了味的“不要忘了按时服药”。
“恩?……”巧海愣了片刻又了然地微笑,“谢谢晶君。”
“……没、没什么……”晶扭过头匆忙走在前头。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好像已经把对某人的照顾视为理所当然的事而且这样做她还会感到有一些……高兴……?
大概连我自己也不正常了……晶的绝望又加深了一层。

美术室的午后安逸而宁静。从窗口潜入的风中夹杂着青草的气息。浅淡的阳光懒散地洒落一地。
撇开HIME的身份不谈,这样的生活大概可以称得上平静。
也许、大概……还要除去那天凪所说的奇怪的话。
晶一手拎着笔一手漫不经心翻着画本,脑中反复浮现的却是凪的那句“你最重要的巧海君”和他说这话时嘴角弯起的诡异弧度。
想起时晶就忍不住有将那张脸捏扁搓圆的冲动。
“尾久崎君在画什么?”趁着晶神游的时候已经踱到身边的老师石上。
“风景。”脱口而出的回答。
可是为什么仰起头会发现石上老师脸上的诡异笑容和凪如出一辙?
疑惑地低下头。看清自己面前的画纸上的内容后晶的脸突然开始发烫。
微笑着的、沉思的、迷惘的、忧郁的……满满一本的,和她同一宿舍的某个笨蛋的画像。
晶出生以来第一次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我真的是不正常了。作出这个结论后晶终于彻底绝望。

大概自己真的是喜欢他的,大概为了救他而打破和父亲的约定召唤出ゲンナイ时就是这样了,又或者从一开始就是。大概那个人,鸨羽巧海,对自己而言真的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可是。为什么总会有可是。

HIME们是要互相战斗的。战败的HIME,她最重要的人会消失。
被告知这个事实时晶竟然出乎意料的平静。平静得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淡淡丢下一句“我知道了”就转身离去。
也许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虽然从未认真想过。当知道自己必须以男生的身份生活的时候,当被父亲再三告诫不能轻易曝露身份的时候,晶就隐约明白自己要背负的不是普通的东西。
“如果……被打败……”晶低声念着这几个不成句子的字。脑中却突然浮现出巧海的笑脸。干净而温暖的微笑,在自己看来就像久违了的阳光。
晶咬紧了下唇。
晶甩甩头想把各种纷乱的念头抛到脑后。也许保持现状就好,只要不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只要巧海不知道尾久崎晶其实是女生……那么在鸨羽巧海看来大概尾久崎晶不过是同班同学,住在一起的古怪室友,在学院祭上和他玩闹的少年……如此而已。
可是。为什么依旧会有那个可是。

可是为什么还是被他发现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宿舍白色的天花板。安静得只听得见细微的呼吸声。醒来的巧海保持着仰躺着直视天花板的姿势,努力回想着之前的事。
他不小心把饭菜洒在晶身上。晶去换衣服。他推门而入。然后他发现了那件本该永远是秘密的事。然后晶说既然这样只能杀了他。然后的然后……他却看到晶哭了。
他第一次看到总是冷淡而强硬的尾久崎晶伏在他身前哭了。

“你醒了。”察觉到动静,坐在床边的人转过身。巧海看见晶有些愧疚的脸。
“恩……”巧海动了动,苦笑,“晶君……对不起。”
我好像又给人添麻烦了呢。巧海转头,将视线从晶的脸上移到天花板,默默地想。鸨羽巧海总是会成为别人的包袱。从一开始就是。
“为什么……”晶皱起眉。为什么会是你在道歉。
“是晶君说过进来前要敲门的。可是我……”巧海仍旧望着天花板,脸颊微微泛起红色。好像还依稀记得在给他喂药时,晶的唇,的温度。
“……给我忘了那些……!那是你在做梦!”晶此时的脸色足以媲美桌上的苹果,转开脸将鸵鸟精神发扬得淋漓尽致,强压下来的声音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慌乱。
巧海看着她强作镇定的样子反而不住微笑起来。晶很可爱。可是为什么要扮做男生,为什么要作出冷漠的样子,背负着什么。
只是最终巧海依旧什么也没问。

“对不起……”巧海将大半张脸埋进柔软的棉被中,用极轻的声音说着,打破了长时间的沉默。
“为什么还要道歉?”晶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些。
“我给你添麻烦了……我总会给人添麻烦。晶君也是,姐姐也是……”
“……”
“晶……君?”巧海抬眼看见晶明显是在生气的脸。
“笨蛋……!”
“呃?”
“……鸨羽巧海你这个永远只会为别人考虑的笨蛋!”晶一下子转过身揪着被子对他吼,“……如果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那么现在开始我来保护你,你只要给我好好地活下去。所以…所以……不要再让我听到刚才那种话!”

……

僵硬地保持着这种姿势。晶确定自己是要丢脸到底了。
诡异的沉默。
晶放手。轻轻叹气。想伸过手触摸巧海的脸颊,动作却突然悬在半空。像是过了很久她才小声开口,脸庞依旧染着红润。
“我也只是……希望你活下去……而已……”
不是责任,也不是负担,只是希望。单纯地想要你活下去,而已。
“晶君……”巧海像突然放松了一样倚着枕头,然后很轻地,握住那只手,“就像现在这样……可以么?”
“……恩。”
从手心传来的,温暖而安心的感觉。能被人希望自己活着,也好。
“……谢谢……晶君。”
巧海微笑着阖上眼。安稳地睡着。空气恬淡清新。就像晶的气息。
原来我们可以,互相支持,彼此温暖。

阳光越过窗子铺洒一地。细致的金色。渐淡渐深。
这个夏天的天空,纯粹得要让人禁不住落泪。



如果没有所谓被诅咒的命运,如果HIME从不曾存在,如果尾久崎晶只是普通的女孩……我们将会怎样各自生活,然后相遇。

晶时常梦见同一个场景。教室前男生的身影显得瘦小,他对着她轻轻微笑,笑容纯澈温暖,浅得像冬日的阳光。
晶时常在梦里问他同一个问题。如果尾久崎晶只是普通人,我们是否会幸福。
晶时常等不到回答便醒来。只记得梦里的人嘴唇翕合,像在说着她听不到的话语。阳光淡淡笼着他,在身前投下些许明暗的影。
没有答案。
因为从一开始就不存在那个如果。

醒来的时候晶安静地仰卧着,在寂寥的黑夜里大睁着眼睛。因为听说过这样便不容易让泪滑下。
旧式的房屋中溢着木制品的清香。晶被这样的气息包围着,却没来由地想起了某个人微笑的样子,以及他掌心的温度。
那只是不久前的事。雨夜的战斗和逃亡。生涩的告白。黑暗中的拥抱。昏过去的前一秒晶亲眼看见自己的child在夜空中化成晶莹的尘屑。
清醒时已经在自己家中。晶宁愿相信那是一场噩梦却不得不告诉自己那真的是事实。即使当时失去了意识晶也清楚地知道会发生什么。她永远也不想见到的事。那个总是温和地微笑着的男生,那个总是太过善良的家伙已经不在了。晶纂紧了双手,任由指甲深深嵌入皮肤中,突然间慌乱不知所措。
那时的事父亲只字不提,只是轻轻抚摸她的长发。感觉到宽厚的手掌传递来的温暖晶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父亲轻微叹气。最后他说晶,你会坚强。
晶沉默着。垂下眼睑,视线停留在木制的地板上。僵硬地抿着唇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
尾久崎晶一直都是坚强的孩子。尾久崎晶知道自己必须坚强。
听到父亲的脚步渐渐消失在门口晶才缓缓出声。喃喃自语。声音低不可闻。

“只有这一次…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坚强……”

寂静的空气中逐渐染上咸涩的味道。蔓延着。

晶开始习惯成日地坐在窗前凝望天空。晶长时间地望着那片几近透明的冰凉的浅蓝色,然后想着在之前的某一天第一次遇见某个人的时候也曾有这样明净地蓝着的天空。
天空的蓝色依旧。只是阳光不再。
晶开始习惯回忆那段不算太长的时间里的许多事,就像年幼的孩子执著地搜集着漂亮的花糖纸,一片一片地堆积。

红头发的男生站在教室前温存地微笑,笑容干净纯粹,像极了浅淡的阳光。他脸色泛白,些微咳嗽。他笑着说谢谢。他轻轻握住她的手,手心都留着彼此的温度。
红头发的男生带着寂寞和柔和的神情站在远处。他安静地走着。晶抓不住他的手。
他说过会好好地活着。她说过他由自己来保护。
只是终究谁也没有遵守承诺。

晶仅仅想对他说对不起。
尾久崎晶最终没能守护他。

鸨羽巧海。

晶仰头望着无云的苍穹,泪水毫无防备地汹涌而出,安静却沉重地掉落。



巧海确定他不知道后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唯一知道的是他现在正在某个遥远国度看着窗外的雪花一片一片往下落着。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只是有时候清楚地知道自己是真实地存活着便已足够。
巧海一下一下踩着地面上的积雪,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有些孩子气的举动。巧海这样想,于是唇角不自觉地往上弯。
“鸨、羽、巧、海!”一抬头正对上咬牙切齿的晶。
“不要告诉我你在这样的天气里随便跑出病房就是为了看雪!”晶一边用满含怨念的双眼瞪着眼前的某个不会照顾自己的笨蛋一边碎碎念,“你才动完手术没多久……”
巧海静立着,眸中的笑意不减。
“……做什么?”晶悲哀地想尾久崎晶竟然会永远对某个人的微笑毫无办法。
“呐,晶君……下雪的话,以前我也见过许多次。”巧海抬眼,望着遥远的地方,一字一句说得认真,“可是这次不一样。和从前……完全不同的心情。”
幸福而满足的,想要好好地活着的心情。
晶君……会明白的吧。
巧海弯起眼睛干净而明朗地微笑。

鸨羽巧海正努力地遵守着与某人的约定,好好地活着,就像现在这样生活下去。
然后等待着自己也能够守护着那个“某人”的一天。

世界上悲伤的事已经够多,能单纯而平静地幸福着也是幸运。因此像现在这种在别人看来也许俗套的大团圆结局没什么不好。晶站在素白一片的雪地里,仰头望了望苍蓝色的天穹,然后这样想。
只是即使是现在依然有某个人需要她操心,从前也是一样,大概将来也不会改变。

“巧海,再不回去会着凉的。”晶叹气,转头看着身旁看似很愉快地赏着雪景的人。
无论多少次都无法用比较温柔的语气将这样的话说出口。这么想的时候,晶不由得开始沮丧。
“没关系……”
“什么叫没关系!”
巧海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晶拧着眉瞪他,摘下厚重的手套,伸手轻触他的脸颊。指尖微凉。
“你看这种天气怎么可能……”
声音戛然而止。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举动在旁人看来有多诡异多暧昧之后晶触电般缩回双手。下一秒站在雪地里的两人脸上同时泛起相同的红色。
又是半晌沉默。
“……总、总之先回去……”回过神的晶急急转身就要往回走。

手却被人拉住。

摘下手套的双手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从掌心传递来的温暖气息。
晶有些僵直地看着远处的茫茫白色。

巧海站在原地没有移动,拉着她的手。

“晶君……不……”男生突然顿了顿,然后缓慢却坚定地摇头,“晶。有很重要的话,一直没说过……虽然早就应该说的……”
像是意识到什么,晶缓缓转过身。红头发的男生直视着她的双眸,眼神澄澈真诚。
巧海脸庞微微泛红,然后干净的笑靥逐渐在唇边蔓延。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
“谢谢你。还有,我喜欢晶。真的……非常喜欢。”
清晰的发音落在雪地中,每一个音节都听得分明。
晶有片刻的失神。零星的雪花飘落。晶眨了眨眼,雪在眼前融化,将落下来的阳光折射成七彩。视线有些模糊,面前的男生认真而略带紧张的表情却看得清楚。于是晶站在冬日的阳光下第一次笑得毫无顾忌。积雪好像开始消融。
深吸一口气,晶握紧他的手。两人不约而同地红了脸。
“……走了……”晶匆忙扭头,拉着巧海急急向前迈步。两道脚印重叠在一起,拉长的身影在背后交结。

天空湛蓝如洗,明净的蓝色在遥远的地平线处与雪地的素白交融。明澈纯粹。就像日夜累积的简单的琐碎和幸福。
从此便没有悲伤的命运纠结眉间,没有阳光无法穿越的清冷角落,没有光与影间的独自起舞。
世界上还有我和你。
我们之间的幸福,永远有着最纯粹的颜色。

今年的冬天,也许不算太冷。

-END-
  1. 2008/02/03(日) 15:25:16|
  2. | 引用:0
  3. | 留言:0
<<秋言 | 主页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wretg0521.blog127.fc2blog.us/tb.php/1-c08d373a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